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孔严诚
    “不行,我不同意!”一个虽然有些年老,但是中气十足的军人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你知道这样会引起多大的连锁反应吗?”

    “孔司令,您不要着急。”一个军官立即笑着对他说道,“只要我们做的漂亮一点不就可以了吗?”

    “梁将军,你作为军人的职责是什么?不是杀人,而是保护我们的人民!”孔司令,也就是孔严诚非常愤怒地说道,“这件事你不用再说了,我是不会同意的。”

    那个梁将军明显早就猜到了这个结局,并没有丝毫的意外,看了看自己一旁的几个将军,心里暗暗盘算起来。

    孔严诚自然也是发现了这个人的小动作,也看了看周围的将军们:“如果让我知道了你们私自行动,不要怪我军法无情。”

    “孔司令,您放心,下属绝对不会在您不同意的时候行动的。”梁将军非常“恭敬”地说道,“不过还希望孔司令三思,这绝对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我自己心中有数。”孔严诚淡淡地回应道,走出了军营,同时还有两个将军,以及近卫兵跟了出去。

    “司令!”孔司令的近卫兵立即跑了过来,“司令不要生气,气坏了身子可就不值得了。”

    孔严诚点了点头:“小刘啊,你记住,有的人呢,总是想着给自己捞好处,让自己升官发财。虽然这种事情没错,但是建立在别人痛苦上的富贵,不仅仅是我们军人不能做,任何一个人都不应该去做这样的事情。”

    “是!”那个叫小刘的近卫兵点了点头。

    孔严诚微微一笑,对于这个跟了自己三年的近卫兵,他还是非常的信任的,接着转头看了看那两个跟过来的将军……

    “吴国飞,钟振雄!”

    “是!”两个将军同时应道,向自己的上司敬了一个军礼。

    “你们两个派人盯好那个家伙,如果有什么动作,立即像我报告!”

    “是!”

    两个将军立即向自己军队的驻扎地赶去了。这里毕竟是总军区,那些将军的军队都不在这边,而一直在总军区的两个将军,就能很容易地看住他们了。

    孔严诚松了口气,希望那些将军能够就此打消那个念头吧!

    ------

    十天之后……

    “他们的情况如何?”孔严诚对自己面前的两个将军问道。

    “报告司令,他们一直都很老实,没有什么异动。”吴国飞立即报告道。

    “那就好。”孔严诚点了点头,稍微松了口气,“将监视的战士们都撤回来吧!”

    “是!”两个将军都应了一声。

    孔严诚点了点头,不过突然想到了什么:“等等,你们不要将所有人都撤回来,先撤回一部分人,看看他们的行动。”

    “是!”

    两个将军如孔严诚所命令的那样,撤走了一半的人,剩下的一些士兵还是在监视着那些将军的举动。

    不过……

    “这位兄弟,站岗站累了吧!进来喝两杯!”“兄弟,休息时间就不要这么累了,来打两把扑克啊!”……少了一半的士兵,剩下的人数就不能那么好地去监视了,而且还总有一个憋得军区来的士兵,用各种各样的东西引诱他们……

    “行,不过就喝一杯!”只要是被馋虫战胜了,那就不是一杯酒的问题了。

    “好,正好三个人,来斗地主吧!”玩心一起,又怎么去好好站岗呢?

    很快,那些监视的士兵,跟那些来自其他军区的士兵,都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于是,那些将军们也渐渐地在暗中接触了。

    又是十天……孔严诚还是将当时的问题,问向了吴国飞和钟振雄两位将军。

    当然,答案也是完全一样的。毕竟那些士兵都是这样子,还能发现什么呢?

    “嗯,将士兵们都撤回来吧!不过你们自身还是要稍微注意一点,如果他们有什么异动,立即告诉我。”

    “是!”

    五天,五天之后,总军区迎来了一位大客人。

    “总司令!”孔严诚向来到这里的那个大人物敬了一个军礼。

    “嗯。”总司令毕竟官大一级,只是点了点头:“梁冬晨梁将军在吗?”

    “嗯?”孔严诚愣了一下,立即转头对自己的近卫兵下令道,“小刘,将梁将军叫来!”

    “是!”小刘应了一声,立即以最快的速度向另一边跑去了。毕竟有一个大人物在这里,自己能表现得好一些,也许会对自己的升迁有帮助。

    很快,小刘就带着梁冬晨一起回到了这里。

    “总司令!”梁冬晨立即对他敬了个军礼,同时总司令也回了一个军礼。

    “梁将军……不,现在应该叫梁司令了。”总司令笑着说道。

    孔严诚在一旁听到这句话,心里一慌,好像明白了什么事情……

    “梁冬晨将军,前几天的事情有功,军部特意将你提拔为东岭军区司令。”

    ------

    “果然是这样吗?”孔严诚叹了口气,看着自己手上的资料,心里有些难受。吴国飞和钟振雄都被调走了,虽然没有去东岭军区,但也不再是孔严诚的手下,新来的两个将军,是两个让孔严诚非常讨厌的家伙。

    也许是因为梁冬晨得到升迁了吧,孔严诚越来越感觉到军部的人在针对自己了。梁冬晨做的那件事虽然没有完美解决,但也为军部提供了非常大的收益,毕竟“旋舞”是到手了。

    “父亲。”这时候,一个年轻的军人走了进来,“稍微发生了一些事情。”

    “怎么了?”孔严诚皱了皱眉,不明白自己的儿子为什么露出这样的表情,有些高兴又有些无奈的表情。

    孔严诚的儿子靠了过来,悄悄地在孔严诚耳边将刚刚得到的消息讲了出来……

    听完这个消息,孔严诚整个人沉默了,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直到……

    “哈哈哈哈哈哈!”孔严诚毫无征兆地笑了出来,“梁冬晨,这下可吃到苦头了吧!好一个焱家,好一个焱家,果然不是盖的!干得漂亮!”

    这个消息不是别的,正是梁冬晨的儿子梁绍辉出事的消息,因为军车的驾驶员被打伤,直接撞在了一旁的电线杆上,而且还好死不死地给梁绍辉撞出一个终身残疾来!这可真是大快人心!

    “报!”一个传令兵突然跑了过来,他并不是孔严诚手下的兵,而是他儿子手下的传令兵了。

    “怎么了?”孔严诚的儿子立即赶了过去,那个传令兵也趴在他的耳朵上悄悄地说出了得到的消息。

    “嗯?”孔严诚见自己的儿子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心中忍不住有些不好的猜测。

    果不其然,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消息……

    只能说,上级想要对付你,你根本没有办法活下来。

    好在孔严诚年轻的时候立过很多次一等功,才勉强保住了他现在的司令位子,只不过他这个司令越做越空,手下的人越来越少,权力也越来越小。同样,孔家其他的人,也都受到了各种各样的针对,本来是军事大家的孔家,迅速地缩小,缩小到几乎没有任何话语权。

    ------

    某个夜里,一个看起来官职不是很大,但也不小的军官,看着自己受到的命令,沉默了。

    “营长,我们该怎么办?”一个士兵看得出,自己的长官还在思考着。

    “你们两个,装备四人份的武器装备。”这个营长终于是做出了自己的决定,向自己信任的两个士兵下令道。

    “报告,我们装备四个人的武器后根本无法进行正常的战斗。”其中一个士兵立即说道,“还请营长明确告诉我们应该执行的任务!”

    这个营长点了点头:“你们故意被打昏,将武器装备给那些少年少女送过去就好了。当然,找好逃跑时机。”

    听到自己营长布置的任务,两个士兵都愣住了,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意思。

    “当年,孔司令没有监视好梁司令,导致出了那一档子事,孔司令一直都对焱家的人有愧。”这个营长叹了口气,“虽然现在我已经不是孔司令的近卫兵了,但我还是想要帮孔司令还一下债”

    听到自己长官的命令,两个士兵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向着体育馆的门口赶去……

    看着两个士兵离开的脚步,这个营长松了口气,拿起了一旁的电话,打给了一个除了孔司令之外,另一个对自己有恩的人:“喂,竹叶姐姐……”

    ------

    “来了吗?”孔严诚看了看下面的情况,眼神中透露出了一丝伤感,“这也算是我的赎罪了。”

    说完这句话,孔严诚从自己的抽屉里拿出了一把手枪,又在一旁柜子底下的秘密格子里面拿出了一个小匣子,将它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仔细一看,小匣子上面还写着一行字……

    致,焱家后人。

    做完这一切,将一些子弹装进了自己的手枪中,等待着最后的时刻。

    “明莉,孔家就靠你了。”孔严诚微微一笑,想到了自己的孙女,虽然将这一切都丢给她,有些太残忍了……

    “咚!”一声巨响,门被直接砸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