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损失大将
    杜彦航看着面前那个守卫严密的军事基地,心里有些拿不准。对方的士兵实在是太多了,自己根本没有办法潜进这座基地里面,很难完成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当然,很难的前提是在两个从者不帮自己的情况下。同样的,两个从者也的确说了,这次不会帮助杜彦航他们做任何事情。

    “晓美焰,就算你们不帮忙,将我们收缴的武器给我们总行了吧?”杜彦航转头对晓美焰问道。

    晓美焰点了点头,从自己的盾牌里面,掏出了一把又一把各式各样的枪械。虽然没有说话,但她的意思也很明确了。不仅仅是你们收缴的武器,就是这些,你们也可以随意使用。其实两个从者说不帮助杜彦航他们,还是不想在这个时候暴露她们是从者的事实。毕竟在这个世界,还是有能够威胁到从者的存在的,现在这个世界里的从者数量并不多,她们也不敢做的太过火。

    虽然晓美焰在体育馆就已经帮过杜彦航他们了,但那个时候在人多的地方,那些军人根本没有办法直接确定晓美焰的位置,也不知道她究竟是用了什么样的能力。可是在这里就完全不一样了,首先不可能将整个军营的所有人全部都杀掉,在这个前提下,只要有人看到了晓美焰或者帆刈叶使用从者的能力,就会暴露身份,那接下来不仅仅是她们两个,连同杜彦航他们也要经受更强大的敌人的追捕。

    “走吧!”杜彦航转头看了看一旁的两个少女,“不过一定要量力而行,千万不能乱来。”

    凌晨和项月琴都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不过说是这样说,但做起来就没有那么容易了,谁知道接下来会遇到什么问题呢!

    杜彦航带着两个少女向军营的方向赶去了,而两个从者却是留在了这里。

    “你觉得他们能成功吗?”晓美焰转头对帆刈叶问道。

    “真稀奇,你竟然会主动问我问题。”帆刈叶笑着说,“在我看来,绝对不可能。当然‘绝对不可能’这种说法在那个家伙那里,就是成功率很低了。”

    晓美焰点了点头:“他不认为有任何事情是绝对不可能的。”这一句话刚刚说完,立即感觉到了什么,转头一看,什么都没有。

    同时,帆刈叶也是感觉到了,或者说帆刈叶还比晓美焰更早地感觉到了,那团渐渐靠近这边的影子。

    “没想到被你们发现了呢!”扎着一长一短双马尾的黑发少女从影子中钻了出来,她的右瞳是酒红色的,而左瞳是一块金色的钟表。

    “没想到来的是你。”晓美焰闭上了眼睛,“他是怎么想的?”

    “他说有一件事情,可能需要我们协作。”时崎狂三一直都带着一个笑容,“不过我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晓美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不过现在我们还是将跟在身后的尾巴给干掉吧!”时崎狂三转头看向了一片阴影,同时一个两人高的金色钟表出现在了她的身后,同时一长一短两把古式枪械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晓美焰和帆刈叶都愣了一下,显然她们两个都没有发现这里还有其他人的存在,如果不是知道时崎狂三不会在这种时候开玩笑,她们都不会相信时崎狂三的话。

    “没想到还有人能够发现我啊!”一个少女的声音凭空出现,接着一个黑色的人影从那片阴影中钻了出来。并不是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而是一个真真正正的黑影,完全由黑色组成,没有任何一丝其他颜色的奇怪生物。

    “如果不是我的能力有一些跟你有些像,我也发现不了你呢!”时崎狂三将右手中的步枪对准了对面的那个古怪的生物,“你的隐藏能力确实不错,但是如果是战斗,还能不能胜过我们呢?”

    “你也不要太小看这个世界了!”那个黑影中再次传来了那个少女的声音,接着又是一个接一个的黑影从地面上的阴影中钻了出来。

    晓美焰皱了皱眉,直接从自己的盾牌里面掏出了一发火箭筒……

    “你这样不是在告诉别人,我们这里打起来了吗?”帆刈叶有些无奈地对晓美焰说道,“用声音小一点的武器吧!”

    晓美焰整个人定在了那里,过了好几秒才缓过神来,将火箭筒放回了自己的盾牌里面,拿出了一把冲锋枪,当然上面是有消音器的。

    “其实你就算直接用那些也无所谓的。”时崎狂三对晓美焰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自己的一个又一个的分身也从自己的影子中钻了出来,纷纷将自己手中的枪对准了面前的黑影。

    比人海战术吗?时崎狂三还会怕人海战术?

    “现在就用?”晓美焰倒是有些犹豫,总感觉现在用有些太早了,那些东西暴露出来就没有那么好了。【】

    “帆刈叶你就不用动手了,如果你开启结界,外界也会很快发现。”时崎狂三点头回应了晓美焰,接着又对帆刈叶说道,“就算自己的力量不能全部都用出来,我们两个也能对付得了她。”

    “好,那我就在这里看戏了。”帆刈叶点头答应下来,她也想要看看,这些加入了dn的从者们,究竟比起其他从者有什么厉害之处。虽然白夜凛音也是dn的成员,但她从来没有跟帆刈叶说过她在dn里学到了什么,就是连圣杯战争的时候,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也没有见她用过那些力量。想必,这两个从者也是吧,那些东西从来都没有用过。

    这时候,晓美焰已经将手里枪械的弹夹拆了下来,换上了另外的一个弹夹,一个看起来颜色有些奇怪的弹夹。

    对面的那个少女的声音没有再响起,可能她都懒得再去说什么了,一个个黑色身影冲着这边就杀了过来。

    “七之弹·改!”时崎狂三也已经想好了,要使用那些被自己隐藏起来的能力了,一发影子一样的子弹直接向着那些黑色的家伙打了过去。

    “咔!”钟表停止的声音,跟大家所熟知的七之弹不同,并不是将某个小范围内的时间停止了,而是……

    只见那个黑影还是在一步一步地向这边赶来,但是它的位置却一点都没有变化。

    “这是!”帆刈叶看到这一幕,直接愣住了。这是什么能力?这已经不是实践范畴了吧?这明明是空间类的能力啊!

    “七之弹·改是将对方的时间与周围的时间轴剥离开,两者同时流动但互相之间不能影响。”时崎狂三明白帆刈叶现在心中充满了疑惑,也是自信不会让对手跑掉,直接就讲出了自己能力的原理。

    “你是笨蛋吗?这时候在敌人面前将自己的招式讲解出来。”帆刈叶虽然明白了,但在另一方面又布满了,非常不善地对时崎狂三说道。

    “我既然讲解出来,自然是因为还有其他的招式等着呢!”时崎狂三倒是一点都不以为意,“就算能够想明白我的一招又能怎么样呢?”

    帆刈叶还想说什么,但突然感觉有些奇怪,还没有等问出来,一阵空气流动就出现在了这个地方,而且还是一阵非常锋利的空气流动……

    “噗噗噗噗噗……”接连的声音传进了她们的耳朵中,那个刚才被隔离时间的黑影身上直接被穿了五个洞,同时五个洞上都开始冒出火焰来……

    “这……”帆刈叶更是疑惑了,难不成刚才晓美焰使用了自己的能力?而这攻击就是晓美焰那个古怪弹夹里面的古怪子弹?为什么这些子弹是看不到的?

    “切!”对面的那个少女的声音终于又出现了,而且还带着非常不屑的语气。

    “现在你可以自己出来了吧?还是说让我们将你给打出来呢?”时崎狂三可以通过自己对影子的掌控,察觉到对方的存在,根本不怕会有什么意外的情况发生,显得非常轻松。另一边,晓美焰也只是在警惕着那些黑影而已。虽然有狂三的分身看着那些黑影,但分身毕竟是分身,论实力是比不上狂三自身的,还是稍微小心一些比较好。

    “我先要跑,你们还真的抓不住我!”那个少女的声音说完这么一句话,一个个黑影直接自爆了。不过,这些黑影的自爆,并没有将任何冲击波释放出来,只有一片片的黑色迷雾扩散开,将三个从者的视线全部挡住了。

    “发明乐园的继承者(heir to the euphoria)!”帆刈叶一看这种情况,立即就明白了,对方想要逃跑,立即开启了自己的结界宝具。虽然说开启结界很容易让别人发现自己从者的身份,但也比被敌人跑了的好,毕竟敌人如果逃离了这里,那就代表,她们的身份彻底地暴露了。可能和一定,无论是谁都知道怎么选择是最好的了。

    不仅仅是帆刈叶做出了反应,时崎狂三和晓美焰也立即动用了自己能够使用的所有的侦查手段,但是……

    这些黑雾不仅仅是能够遮挡视野,它们还能阻碍侦查,就算帆刈叶使用宝具,就算时崎狂三用影子进行感知,所得到的信息还是漆黑一片的。

    “这下糟了!”时崎狂三心中这样想道,本来就是因为她的自大才让敌人跑了的,这下不仅仅是上边会批评它的事情了,更重要的是,接下来的事情也许会非常非常的麻烦,甚至有可能影响到上面那些人的计划。

    时崎狂三虽然是dn的一个干部,但并不是负责策划行动方案的人,她一直都是根据上级的指示行动的,现在突然出现的情况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原本的时崎狂三也许不会在乎这些东西,会根据自己的想法去做,但是在dn的这些时间里,让她也有了很大的变化,不敢随便地就动身了。

    “狂三,跟我来!”晓美焰直接一把拉住了时崎狂三的手,开动了自己时间暂停的能力,向着自己感觉到的敌人逃跑路线追去……

    不过,另一边的帆刈叶就有些愁了。这两个从者全都离开了,自己这边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如果出现什么变故的话……

    “不许动!”一把刀子直接抵在了帆刈叶的脖子上,锋利的刀刃已经刺破了皮肤,一丝丝血迹顺着刀锋流了下来。

    帆刈叶没有动作。虽然她知道就算这个解惑杀了自己,自己也不会真正的死亡,毕竟这只是一个身体而已,随便处理就好了,自己的意识还是能够回到圣杯战场中的。但是,问题就在于,如果自己回去了,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再来这个世界了。毕竟自己下来的时候是作为“小白鼠”的,现在技术差不多已经成熟了,又是在关键时候,想必上面那些家伙一定不会再让自己这么一个没有什么战斗力的从者来这边了,毕竟她的结界在这个世界是真的没有什么用处。

    另一边,晓美焰和时崎狂三追了一会儿,发现有些不对劲,这时候两个少女才想起来,自己还有另一个战斗力比她们要低的同伴……

    黑雾消散了,但是……站在黑雾中的那个少女也不见了。

    两个从者都愣住了,对视一眼之后,都在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后悔和愧疚。

    “现在怎么办?”时崎狂三这时候还是选择问晓美焰了,从某种方面来讲,晓美焰的职位是比她高的,她这样问,也没有什么问题。

    “先去挨骂吧。”晓美焰淡淡地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从自己的盾牌里面,拿出了一个奇怪的联络装置,同时用自己的力量调节了一下外界和圣杯战场的时间。

    “怎么了?”“音”先生的脸,出现在了这块虚拟的屏幕上。

    “总长,帆刈叶被敌人抓走了,我们需要援助。”晓美焰已经做好了准备,自己办出这种事情来,总长肯定会很生气的。

    “你们啊……让你们小心一些,不要小看对手,最后还是这样了。”“音”先生叹了口气,说出了他在骂自己下属之前,经常说的一句话,不过接下来就不一样了,“你们保护好焱家的人就好,这次可不要再出意外了。帆刈叶那边交给响子和爱尔奎特就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