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个人空间见面
    “唉……”徐婷婷挂断了电话,长长地叹了口气,她能够听得出来,祁暮雪是开的免提,也就是说周围应该有人在听着,鉴于祁暮雪所问出的话,徐婷婷也能猜到在旁边的人是谁了。

    “有什么问题吗?”夏海这时候刚好路过,看到徐婷婷叹气,立即问道。

    “没什么。”徐婷婷看了看夏海,即便是跟他在圣杯战场中有一些了解了,徐婷婷也是没有办法去信任他。其实不仅仅是夏海,就算是更加熟悉一些的光艳他们,徐婷婷也不会这么容易地信任他们。

    无论怎么说,徐婷婷还是那个很难去相信别人的徐婷婷,就算她已经开始融入那个属于他们的集体了,也还是不能改变这么长时间周围的一切对她的影响。

    夏海看着徐婷婷那直接了当拒绝自己的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稍微看了一下徐婷婷的表情,没有继续说什么。

    徐婷婷没有再理会夏海什么,立即离开了这里,回到了栾校长给她和卢青鸢安排的住处。至于为什么还在墨海学院而没有去找卢青鸢的母亲,原因也很简单,卢青鸢现在的情况实在是不好,如果让她这个样子去见她母亲,肯定会让阿姨伤心的。

    回到了住处,徐婷婷看了一眼一言不发呆呆愣愣地坐在床上的卢青鸢,无奈地叹了口气:“青鸢,我先去圣杯战场一趟,如果航在,我会出来叫你的。”

    听到徐婷婷的话,卢青鸢的眼神算是出现了一丝神采,点了点头,不过接着就又变成了那种呆呆傻傻的样子。

    徐婷婷早就知道会是这种反应了,将自己身上的外衣脱了下来,换上了睡衣,躺在了柔软的床上。这么长时间各种各样的事情也让她很是疲惫了,躺下的一瞬间忍不住地发出了舒服的叫声。

    徐婷婷立即捂住了自己的嘴,将后半声给憋了回去,将自己床边的圣杯战场连接装置拿了过来,闭上了眼睛……

    ------

    “好久不见了啊,我的个人空间!”看着玻璃墙壁之外的海底景色,徐婷婷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完全不属于她的感叹,“也不知道他们在不在。”

    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也就没有再去梳理自己心中的情绪,直接就去了“地铁”。

    不得不说,这地铁的速度还是挺快的,没过多长时间,徐婷婷就到了自己想要去的地方,杜彦航的个人空间,那个建造在树林里面的别墅。

    从地下赶到地面,徐婷婷看了看空旷的别墅内部,心里稍微有些不开心,毕竟没有看到自己想要见到的人,总觉得心中少了什么。

    “婷婷!”

    徐婷婷怔了一下,立即回头,发现那个自己想要找的人就在自己的背后……

    “你……”徐婷婷抿了抿嘴,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心中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在驱使着自己,没等杜彦航再说什么,直接冲了过去,扑进了他的怀里,抱住了他的腰……

    “喂!婷婷你怎么了?”杜彦航完全没有想到这样的展开,整个人都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现在的感受。不过他的话,徐婷婷根本没有听到,她现在脑海中正不断地回响着一句话……

    “有一种事物,能够让一切都黯然失色,能够让一切的合理变得不合理,让一切的不合理变为合理,这种东西就叫做感情。这也是我认为,作为一个拥有智慧的生命,最宝贵的,值得去放弃生命守护的东西。”徐婷婷喃喃地将这句话讲了出来。

    “什么?”也许是因为徐婷婷的声音太小了,杜彦航根本没有挺清楚她所讲的话。

    “有一种事物,能够让一切都黯然失色,能够让一切的合理变得不合理,让一切的不合理变为合理,这种东西就叫做感情。这也是我认为,作为一个拥有智慧的生命,最宝贵的,值得去放弃生命守护的东西。”徐婷婷声音扩大了一些,重复了一遍,突然露出一个十分可爱的笑容,“这句话我一直都不能理解,但是现在我理解了!我明白了,凌霄寒夜所说的感情是什么,为什么这种东西有那种奇怪又强大的力量,还有我究竟做了多少傻得要命的事情。”

    杜彦航看着眼前的这个徐婷婷,不知道什么原因,心中突然感觉一痛,至于是为什么,他根本不清楚,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航,小雪都不要你了,不如你跟我吧!”徐婷婷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轻轻地在杜彦航耳边说道。

    这样的徐婷婷,杜彦航已经好久没有见过了……上一次,还是在他们第一次进行圣杯战争的时候,还是他们两个是敌人的时候……

    “你怎么突然想起来耍我了?”杜彦航无奈地笑道,“如果是别的女孩子,我还有可能会当真,但你这样做的可信度实在是太低了。”

    徐婷婷听到这句话,眉毛紧紧地皱了起来:“你很失礼诶!”

    这下杜彦航更傻眼了,这还是徐婷婷?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徐婷婷?

    看到杜彦航那一个古怪的表情,徐婷婷“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双手也松开了杜彦航的腰,往后退了两步,嗤嗤地笑了起来。

    “耍我就很有意思吗?”杜彦航真是被这个少女给打败了,“现在可不是说笑的时候,我这边还非常危险呢!”

    “有两个从者在,你们不会有事的。”徐婷婷一点都不担心杜彦航的安全,不过说完这句话之后,整个表情直接就变得严肃了,“不过,现在青鸢的情况有些糟糕。”

    “青鸢怎么了?”杜彦航怔了一下,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青鸢自从你走后,就一直做噩梦,总是梦到各种各样的奇怪的事情。”徐婷婷非常严肃地说着,已经看不出任何一点刚才开玩笑的样子了,“她梦到过很多次重复的场景,而且那些场景里面,已经有好多变成现实了。”

    “什么事情变成现实了?”杜彦航皱了皱眉,听到徐婷婷的话,脑海中突然想到了好多个从者。

    “我们去墨海学院,迎接我们的人叫田乐,这是最近的一件被她‘预言’的事情。”徐婷婷淡淡地说道,“她还视线准确地说出了我们乘坐的火车车次,晚点的时间,还有我们两个车票的座位号。如果说这些事情都是小事,那她还语言了一件大事,我希望你听完之后,能够保持住冷静。”

    杜彦航皱了皱眉,点了点头,心中却是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青鸢的梦境‘预言’了韩叶林的死亡。”

    “什么?”杜彦航怔住了,艰难地咽下了一口唾沫,“叶林……死了?”

    “是的。”徐婷婷点了点头,“死在了死亡游戏中。”

    听到这句话,杜彦航脑海中好多的疑问,瞬间全部解开了。原来是因为韩叶林死了,他和凌晨的身份才会暴露的,dn的人才会来帮助自己的……可是既然如此,他们为什么不将韩叶林救下来呢?

    “还有这是叶林的遗书。”徐婷婷虽然不能直接将那封遗书拿到圣杯战场里来,但是可以通过相机用图片的方式在圣杯战场中交给杜彦航。

    杜彦航接过了徐婷婷递给他的遗书,仔仔细细地了起来……

    要说起来,杜彦航能够在这封遗书里面解读出来的东西,徐婷婷也能够解读出来才对,不过杜彦航却是比徐婷婷多知道一些东西,比如说和韩叶林在夜魂中的那次碰面什么的……

    “又一个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的傻丫头。”杜彦航叹了口气,旋即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不过,我也没有资格说别人啊。”

    “你好像多知道些什么。”徐婷婷皱了皱眉,“而且总感觉你并没有那么惊讶。”

    “我在夜魂见过她。”杜彦航将那次跟韩叶林在夜魂见面的事情跟徐婷婷说了一遍,“我早就猜到可能会有这样的一天了。”

    徐婷婷点了点头:“不过,现在我们该怎么让青鸢恢复以前的那种状态呢?”

    “将她叫过来吧!我来解决。”杜彦航微微一笑,摸了摸徐婷婷的脑袋,“婷婷现在也知道关心同伴了啊!”

    徐婷婷微微一愣,微微一笑:“这种事情,是必须的啊!”

    说完,徐婷婷的身影就在圣杯战场中渐渐地消失掉了,只留下了杜彦航一个人。

    杜彦航看了看外边的景色,本来还保留着一丝笑容的表情瞬间凝固了,渐渐地变得带有很强的冷意。

    “夜魂啊……你们还真是,非常让人讨厌啊!”

    这句话中好像蕴含了那么多的寒冰元素在里面,本来是温带树林的个人空间中,突然袭来了一股强烈的寒风,让整片森林都开始颤抖了。

    也许,只有这些树木能够感觉到,杜彦航那好像没有任何表现的脸上,隐藏着的那颗怒火中烧的心,正好与外界的寒冷形成了最鲜明的对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