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Dangerous Night
    “好久不见了啊!”杜彦航看着自己个人空间中的那栋大房子,轻轻地叹了口气。房子里面的从者都不见了,这也很正常,毕竟那些从者也都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做的,不可能一直都待在这里。而且现在出了这样一档子事情,还说不准多长时间之后,第十三试炼才能重新开始呢。

    “没有失望吗?”帆刈叶也来到了杜彦航的个人空间,带着一个古怪的微笑对他问道。

    “那些事理所当然的事情,又怎么会失望呢?”杜彦航以为帆刈叶说的是关于那些从者们的事情,无奈地笑了笑。

    “我说的不是这个。”帆刈叶一听杜彦航这回答,立即就乐了,他完全理解错了自己的用意。

    听到帆刈叶这样说,杜彦航差不多也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了:“你是说婷婷和青鸢啊……现在也到了放假的时候了,见不到她们这种事情也挺正常吧!”

    帆刈叶点了点头,杜彦航现在还能非常理性的去分析事情,这一点让帆刈叶很是满意。

    “我现在能去见一下你们寒统领吗?”杜彦航突然问出了这样一句话。

    “为什么现在要去?”帆刈叶虽然这样问,但她是明白杜彦航心中想的是什么的。

    “我是一个没有足够能力的家伙。”杜彦航淡淡地说道,两手不自觉地攥紧了,“但你们不是。”

    “那你想要做什么?”帆刈叶的表情严肃了起来,“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让我满意的理由,我是不会同意你去见寒统领的。”

    杜彦航沉默了,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想要做什么,只是单纯的感到不甘心,想要拥有更多的力量。而这两天帆刈叶和晓美焰表现出来的力量,让他看到了获得力量的希望。“寒统领当时也就说过,要我去做圣杯战场和我们世界之间的练习者,负责两边的交涉。不过要完成这个目标,我必须要有足够的力量才能做到,毕竟交涉是要双方拥有对等的实力才能进行下去的。”

    “没错,不过你要交涉什么呢?”

    “自然是寒统领所交代的,关于从者的权力问题。”杜彦航这样回答道。

    帆刈叶的表情有些不好,看向杜彦航的眼神中稍微出现了一些失望:“你敢保证,你心中的确是这样想的吗?”

    其实杜彦航自己也知道,这绝对不是自己心中真正的目的,不过这个真正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将那个世界颠覆?自己并没有那么大的野心。为自己争取到生存在那个世界权力?如果去用武力,只会让自己的处境越来越危险。为自己的家人报仇?这更是会让整个社会都乱起来的做法。

    “在你想明白这一点之前,我是不会让你去见寒统领的。”帆刈叶也知道杜彦航应该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心中的想法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让他想明白,自己究竟想要做什么。

    “没错,我现在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去做什么。”杜彦航叹了口气,这样回答道,“如果说起来,我想要去争取从者的权力,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士织和苏菲,也许就是有她们在,我才会这么重视这一点。除此之外,我还有很多很多想要做的事情。我在那个世界上看到了太多太多的不公平的事情,我想要改变那些,但我也知道那是根本做不到的事情。只要还有两个甚至更多的人在,就没有绝对的公平可言。我也想要复仇,为了自己重要的人而做出自己的决定,可那样总会让那个时间陷入混乱,会连累到很多的人,会让无数的人承受痛苦……”

    帆刈叶没有说话,静静地听着杜彦航表述自己的内心,等他渐渐的停了下来,才缓缓地叹了口气。

    “圣杯战场的首领是寒统领,圣杯战场中负责防患于未然的是三位检查者,但是圣杯战场中负责安定维持工作的,你知道是什么人吗?”帆刈叶稍微沉吟了好长时间,准备将圣杯战场中这个最大的秘密告诉他了。【】

    “什么?”杜彦航愣了一下,“负责维持安定的,不应该是每一个在这里的从者吗?”

    “这么多人,又怎么可能完全不起冲突呢?”帆刈叶摇了摇头,“总会有出现问题的时候,所以就需要专门负责这方面工作的人。于是,圣杯战场中,某一个从者就召集了其他的八十八个从者,组成了一个由八十九个人组成的组织,而圣杯战场中真正维护安定的人,就是他们了。”

    “是这样吗?”杜彦航皱了皱眉,完全没有想到还有这回事。

    “那个人才是圣杯战场中真正的最强实力的人。”说道那个人的时候,帆刈叶的脸上带起了浓浓的凝重和恐惧,“而另外的八十八个从者,分别是来自八十八个不同的世界的从者,当然里面有一些你还比较熟悉。”

    “你是那八十九个人之一吗?”杜彦航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个将这一切告诉自己的帆刈叶。

    “我不是。”帆刈叶摇了摇头,“不过晓美焰是。而且晓美焰还是那个人的秘书,即便是在那个组织里面,也是非常特别的一个存在。”

    杜彦航听到这一点,也没有太过惊讶,晓美焰表现出来的能力,足够让很多人去仰望她了,不过杜彦航现在又多了另一个疑惑:“你为什么现在跟我说这个?”

    “我现在并不想让你去见寒统领,但我现在特别想让你去见这个人。”帆刈叶回答了杜彦航的问题,“那个被称为‘音’的男人。”

    ------

    dn,也就是那个被称为“音”的男人,跟另外八十八个来自不同世界的从者所建立的组织danrous night的缩写,就像杜彦航在圣杯战场中有一个独特的个人空间一样,这个组织也有一个独立的基地,一个只是从外界看,就风光得不得了的基地。

    “那个人,是一个怎样的人呢?”杜彦航忍不住对帆刈叶问道。

    “一个不会承认自己是英雄的英雄,一个不会承认自己善良的救世者,一个不会承认自己无私的奉献者。”帆刈叶这样回答道,“不过他说话会非常的不客气了。”

    听到帆刈叶的形容,杜彦航心里倒是轻松了一些,感觉这个人好像并没有那么不好相处了,也许自己来这里见他真的是一件好事。

    “做好了准备就去吧!说出你的名字和来意,不会有人阻拦你的。”

    杜彦航点了点头,他早就知道帆刈叶不会跟自己一起进去的,稍微松了口气,就向那个秘密基地的正门走了过去。

    “叮,请验证身份。”刚刚走到基地不远处,大门上面就亮起了红光,不知道是什么人发出的声音突然这样出现了。

    “杜彦航,前来求见‘音’先生。”杜彦航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身份分析,来人为非dn成员,正在联络dn第零部指挥部,dn第二部侦察部,dn第五部研究部,dn第八部近卫部,dn总署处,当得到四方以上的同意后,将开放通行。”

    听到那严格的审核,杜彦航心中不自觉地对那个为从谋面的“音”先生,心中抱有了一丝敬畏。

    “dn第零部指挥部第三席三日月夜空同意同行。dn第二部指挥部首席雾切响子同意同行,dn第五部研究部第二席风音日和同意同行,dn第八部近卫部首席此花露西娅同意同行,dn总署处秘书长晓美焰同意同行。通行认定完毕,通行人数,一人,正在开启基地大门。”

    杜彦航直接被这一连串的语音给吓到了,不仅仅是这个组织里面的严密性,还有那些报出来的名字。这几个从者,除了风音日和之外,自己全都见过,尤其是此花露西娅更是刚刚在圣杯战场中并肩作战,这实在是让他有些意外。

    过了几秒后,基地的大门终于是打开了,杜彦航渐渐地走了进去,视野中立即被充满科技感觉的机械吓到了,这里面的科技水平,绝对是碾压外界好几十条街啊!

    “好久不见了,杜先生。”杜彦航还没有来得及继续感叹,立即听到了一个还算是比较熟悉的声音。

    “白夜凛音?”杜彦航愣住了,合着帆刈叶不属于dn是这个原因啊!在她们的那个世界里,已经有白夜凛音被选入了这个组织啊!

    “在这里请称呼我为‘咒’,杜先生。”白夜凛音这样说道,“不过您如果不习惯,直接称呼我名字也可以。dn第二部侦察部第二席白夜凛音特地来迎接杜先生。”

    “额……还是叫你名字吧,我还真的习惯不过来。”杜彦航挠了挠额头,“你们每个人在这里都有单独的一个名号吗?”

    “是的,因为曾经的dn需要隐藏身份行动,那个时候的代号都被保留了下来。”白夜凛音点了点头,“杜先生还请这边走,总长还在等您。”

    “总长……就是‘音’先生吗?”

    白夜凛音点了点头。杜彦航也没有再说什么,就这样跟在了她的身后,一直向深处走去。

    很快,一间明显不太一样的房间就出现在了杜彦航的面前,在白夜凛音敲了敲门之后,就跟着走了进去。

    房间里很黑……

    “欢迎来到我的房间,吉普赛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