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项圈
    光艳瞬间愣住了,本来她看到杜彦航选择的目标跟自己心中的第一目标这么吻合,还以为可以趁这个机会将rider直接一举干掉,没有想到杜彦航早就计划好了这种事情。

    杨彤叹了一口气,现在谏山黄泉和安兹·乌尔·恭与他们这里的距离比较远,恐怕稍微一动,杜彦航这边就会立即对光艳她们出手,即便是这段距离并不是特别远,安兹·乌尔·恭也可以通过远程的魔法攻击进行支援,但是瞬间的战斗力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虽然自己这边还是可以召唤出一些魔物来驻站,但是对方也有中津静流和此花露西娅两个战斗力,再加上之前杜彦航他们偷袭的时候,已经有很多的魔物被干掉了,剩下的魔物也很难牵制住那两个长时间跟魔物战斗的守护者少女了。

    “你们一开始就准备好做这种事情了对吧?”杨彤叹了口气,“不过这样接下来估计你们就要遭受我们双方真正联合之后的夹击了。”

    杜彦航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所以我们今天也没有准备做得那么绝。所以我们就问一下,你们究竟愿不愿意将圣杯交出来了。”

    “交不交圣杯,你们还是将你们的想法告诉我们再说吧!”光艳现在也没有什么好的主意,只能先跟杜彦航交涉,拖一拖时间。

    “很简单,如果你们不交出圣杯,那光艳你和杨彤就要戴上这个项圈。”杜彦航笑着说道,手中拿着一个跟帆刈叶和真中合欢脖子上完全一样的白色项圈,“然后我们将在墨海全员退场之前不再跟你们进行战斗,并且会作为主力跟你们一起先将墨海的人干掉。”

    光艳皱了皱眉,看了看帆刈叶和真中合欢脖子上戴着的项圈,不知道这东西究竟有什么用,但怎么说也会限制自己这边很多,如果可以,光艳倒是希望能够不被这个项圈限制,就算是圣杯给他们也好。

    “如果你们要将圣杯给我们,那你们四个参赛者中可以随意选择一个人,戴上这个项圈,其他的就跟上一条一样了。”杜彦航继续说完了自己的条件。

    “混蛋,这太狡猾了!”光艳一听这话,立即就炸毛了,“将圣杯给你们只能抵消一个项圈吗?”

    “主动权在我们手中,条件也是我们想要怎么提出就怎么提出吧?在你们那两个从者过来之前,我们完全有能力击杀你们的一个参赛者,希望你们能够正确的了解到这一点。”徐婷婷接着说道,“而且我们这一个项圈就能抵消掉圣杯,你们应该也能够猜到这项圈拥有怎样的力量吧?”

    光艳这下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了,的确,圣杯中只能抵消掉一个项圈,想必这个项圈肯定有非常强的效果,甚至有可能就能够控制一个人,如果真的那样的话……

    “光艳,无论圣杯交出去与否,我都同意戴上项圈。”杨彤闭上了眼睛,“不过要不要交出圣杯由你来决定,毕竟圣杯也是你的从者拿到的。”

    光艳叹了口气,这个重担还是放在了自己的身上,在这场比赛中,圣杯的得分可是高的离谱,如果最后能够得到圣杯,就能确定自己的胜利地位了。

    但是,就算现在能够保证圣杯在自己的手中,也不能代表最后圣杯能够保持在他们的手中。

    “那我选择将圣杯给你们。”光艳最后抉择了好久,才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如果带上项圈,那自己估计就只有失败了,但只是将圣杯交出去,那还会好一点。虽然就算是将圣杯交出去,还要戴上一个项圈,也会失去一定的反抗能力,但是这也要好一些。

    “项圈给我吧!”杨彤点了点头,不过并没有直接过去,而是先走到了严月的身边,“严月,左手伸出来。”

    杜彦航微微一笑,明白杨彤准备做什么了,不得不说她的这个决定非常的正确,如果她还将令咒保存在自己这里,并且项圈的效果真的是控制她们,那就相当于同时控制了一个从者。

    杨彤将自己的令咒给了严月,走到了杜彦航的面前:“你们说的其他的都要算数。”

    “当然。”杜彦航点了点头,“如果我们反悔,你们还是有四个从者在的,正面交手我们就算能获得胜利也会损失惨重,那种自伤八百的事情我们才不会做。”

    “那就好。”杨彤点了点头。

    杜彦航将项圈递给了帆刈叶,帆刈叶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项圈在她的手中直接消失掉了,杨彤只感觉自己的脖子一阵麻麻的感觉,接着自己的脖子上就多了这样的一个白色项圈。

    “圣杯在这里。”光艳对着lancer示意了一下,lancer上前将圣杯交给了杜彦航。

    “这就好,那祝我们接下来的合作愉快。”杜彦航接过了圣杯,点头笑了笑,“作为友好的象征,我可以告诉你们,我们的这两位从者是observer帆刈叶和savior真中合欢,那么也请你们说一下你们lancer的身份吧。”

    光艳点了点头:“lancer,豹子头林冲。”

    ------

    有帆刈叶在,杜彦航是丝毫不用担心墨海的人跑远的,即便是刚才在跟青燕学院对峙的时候,她也一直在通过自己的结界来观察着墨海学院的动向。

    墨海学院自然不会直接离开,毕竟他们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损失,两划令咒对于他们来说,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并不怎么影响正面的战斗。于是,海沐阳带着自己的同伴跟夏海汇合之后就没有再有所动作,不过周围的陷阱倒是又增加了很多,而且陷阱的质量比起刚才慌乱之中做的那些,也要好不少。虽然说有帆刈叶在,陷阱并没有太好的作用,但如果追上去的是青燕学院的参赛者,也许这些陷阱就能起到很好的作用。而且,就算是风华学院的参赛者,在战斗的时候,帆刈叶也没有办法直接解除掉那么多的陷阱,在战斗的时候难免会触发一些。

    “那个家伙布置了很多的陷阱。”帆刈叶在察觉到那些陷阱之后,嘴角翘起一个蔑视的弧度,“虽然比之前那些好了不少,但还是太幼稚了。”

    “那些陷阱我也可以发现。”岛田半藏也点了点头,“应该是参赛者布置的陷阱了,如果是从者,布置这样的陷阱也太弱了。”

    “archer也可以发现那些陷阱,那就简单很多了。”杜彦航笑了笑,“如果只有observer能够发现那些陷阱,我们在战斗的时候难免会触发到,就算那些陷阱的威力并不大,也会受到一些影响。光艳,如果可以,我希望caster能够跟observer配合一下,先解决掉对方的一些陷阱,接下来我们的主力才能更好地去战斗。”

    “这你要问严月。”光艳还在因为项圈的事情不爽,不过这也怪不了谁,毕竟两边是对手,杜彦航他们取得了优势,会趁机得到更多的益处也是当然的。

    “没问题。”严月虽然在圣杯战场内和在现实中的差距比较大,但是毕竟是同一个人,本来就对杜彦航印象比较好的她,自然是直接同意了杜彦航的提议。

    另一边的杨彤看了看这边的严月,微微皱了皱眉。她将令咒给严月的原因很简单,第一她在某些方面跟光艳有些不合,而古光岳虽然是这支队伍的队长,但是在这支队伍的队员之间没有什么特殊关系的情况下,唯一的男生就显得有些尴尬了。结果看到现在,将令咒给严月好像是一个非常不好的选择,这个小丫头好像有一点胳膊肘往外拐的倾向。

    也许是猜到了杨彤心里的想法,光艳用一个无奈地笑容看了看杨彤,当然两人的眼神对撞的那一刻,都是闪烁出了一丝敌意,然后瞬间消散掉了。

    另一边的徐婷婷一直都在观察着青燕学院的这支队伍,看到这一幕之后,她心中有些窃喜,照这个样子,就算是没有项圈束缚着他们,他们也不能对杜彦航他们产生特别大的威胁。如果说一支队伍没有默契,那还好一些,至少能够通过语言交流来互相配合。但如果一支队伍里面的队员之间出现了矛盾,那就有些麻烦了,毕竟很难有两个人出现了矛盾又两个人都为集体考虑的事情发生,难免会有一些为了彼此之间的竞争而做的事情。

    也许杨彤同意带上项圈,也有这样的原因吧!

    不过,如果这支队伍内没有分歧,那最合适的去戴上项圈的人,肯定是古光岳这个队长了,毕竟他在这支队伍中能够起到的作用最小了。

    “他们就在前面了。”帆刈叶的脚步停了下来,当然她还是走在最前边的,毕竟她的侦查能力是所有人中最强的一个了。虽然岛田半藏也有很强的侦查能力,但是他在侦查到对方的时候,对方也能够发现自己这边的动静。

    “那好,准备战斗。”杜彦航点了点头,“青鸢。”

    “我知道了。”卢青鸢点了点头,她自然是知道杜彦航在说什么的,直接发动了自己的圣杯魔术,而且是直接将青燕学院的所有人也都包括了进来。不过这样她的魔术作用范围就会小很多,毕竟这次可是一共有十八个人进入了她的魔术作用范围。

    “这……”杨彤在感觉到这个魔术之后,立即皱了皱眉,这个魔术能够起到的效果,对于他们来说可以说是非常有用。对于杜彦航他们,虽然他们之间都有默契了,不怎么需要语言交流,但是跟从者之间还没有这样的关系,这个魔术可以说是帮了他们很多东西。

    “在知道你们有这样一个魔术之后,都都想要直接认输了。”光艳无奈地叹了口气,通过卢青鸢的魔术直接对所有人传音道,“本来我还信心满满地要拿个冠军,现在我明白了,输给你们真的是一点都不冤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