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死亡游戏的继承者
    第三天白天,杜彦航和其他的三个少女都没有进行任何行动,四个人就好像周围的事情、圣杯的事情跟他们没有关系一样,一直待在守护者的基地,说说笑笑,睡睡觉觉。

    当然,杜彦航晚上的计划,徐婷婷是知道的,同样知道的还有帆刈叶和真中合欢,其余的四个少女则是一概不知了。倒不是说杜彦航不信任她们才不将计划告诉她们,而是因为怕有人露馅而出现问题。卢青鸢虽然也是一个挺聪明的女孩儿,但是“演技”其实并不过关。

    “她是我的从者诶!”卢青鸢象征性地抱怨了一句,没有再说别的什么东西,一脸无聊地吃着桌子上的小点心。

    “青鸢,有一件事情,我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杜彦航突然转头对卢青鸢说道。

    “怎么了?”卢青鸢眨了眨眼,不明白杜彦航为什么突然这么反常,还说要征求自己意见什么的。

    “虽然我们四个都对彼此有一定的了解了,但是了解并没有那么深。”杜彦航将自己天亮之前的想法说了出来,“我希望我们四个能够更坦诚一些。”

    卢青鸢点了点头:“如果是这事的话,我赞同。”

    “我还没有说完呢!”杜彦航无奈地叹了口气,“我是在想,我们将自己过去的一些事情详细地说一下吧!不然对于我们这些跟平常的人完全不同家伙,其实是很难了解对方的吧。”

    听到杜彦航的这句话,卢青鸢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徐婷婷会说吗?我不这样认为。”

    “我晚上的时候已经征求过她的意见了。”

    “那我也没有什么问题。”卢青鸢点了点头,“虽然那些都是一些让人很不舒服的经历,但是现在说出来也不会怎么样了,毕竟已经过去了那么长的时间。”

    杜彦航点了点头:“那就好。其实,不会将一切都讲出来的,应该是墨薇啊!”

    “嗯?为什么?”卢青鸢有些没明白过来。

    “因为她说过,她有一些事情还在瞒着我们,暂时不能跟我们说说吧?”杜彦航微微一笑,“虽然不知道她究竟隐瞒了些什么,但是她应该还是会将某一部分的事情隐瞒下来吧!”

    “她……的确这样说过。”卢青鸢点了点头,“那怎么办?”

    “直接告诉她,那一部分的不用说出来,将能够说的一切都告诉我们就好。我相信她不会做对我们不利的事情的。”

    说到这里,徐婷婷和桂言叶也回来了,而且很明显的看到桂言叶的脸色好了很多,比起平时一直都保持着一丝淡淡忧伤的她,现在露出了一个笑容。

    “你究竟做了什么啊,难不成是出去搞百合了?”卢青鸢看到桂言叶这个样子,语气中有些古怪地对徐婷婷问道。

    桂言叶的表情立即就僵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好。倒是徐婷婷非常自然地走到了卢青鸢的身边坐了下来,将右手放在了她的大腿上:“我还是比较喜欢身材娇小的女孩子。”

    “啊!”卢青鸢立即蹦了起来,跑远了一段距离,“你这个家伙好可怕。”

    其实在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的时候,时间流逝得也是挺快的,很快就到了放学的时间,凌晨也回来了。至于真中合欢,她还是去了超自研,毕竟前一天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杜彦航还是非常想要知道超自研的那些家伙今天会出现怎样的情况的。

    “墨薇,过来一下。”杜彦航见凌晨回来,立即招手道。

    “怎么了?”凌晨有些疑惑地走了过来,不明白杜彦航究竟在买什么关子。

    “墨薇,今天趁这个时间,我和她们两个商量了一下,准备将我们过去的事情详细地说出来。”杜彦航紧紧地盯着凌晨的眼睛,想看看她究竟会有怎样的反应,“墨薇你呢?”

    凌晨听到前半句话,就明白杜彦航是什么意思了,稍微犹豫了一会儿:“灵文哥哥,我说过有一些事情我现在还不能跟你们说的,对吧?”

    “没错,你可以略过那些事情。”杜彦航点了点头,“我相信你不会做出对我们不利的事情。”

    “如果那样,那我其实就没有什么可以说的东西了,因为最主要的事情,都是跟那个有关的。”凌晨摇了摇头,“灵文哥哥,我现在不想跟你们说谎,去随便编造一个身世。”

    “凌晨,那你为什么不能说那些事情呢?原因能够告诉我们吗?”徐婷婷问道。

    “怎么说呢……”凌晨皱了皱眉,看了看一旁的帆刈叶和桂言叶,“只能说,如果我说出来那些东西,可能会引来非常大的麻烦。现在我们已经有非常多的麻烦了,现在如果再将那些事情惹上身……”

    “我知道了。”杜彦航点了点头,“那,等什么时候你能将那些告诉我们呢?”

    凌晨沉默了好长时间:“等我达成了跟那个人的约定之后吧……或者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我要做的事情如果跟大家的利益发生冲突了,我也会将那些说出来的。其实我是一个很贪心的人呢,无论是哪一边都舍弃不了,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我说一句自私的话,我非常希望大家能够帮我一把……”

    “没问题。”

    凌晨怔了一下,因为回答她的并不是杜彦航,而是徐婷婷。

    “我能看得出来,你说的都是真心话。”徐婷婷闭上了眼睛,“现在就让我先将我的过去告诉大家吧,只是希望你们不要嘲笑我就好。”说完这句话,徐婷婷竟然露出了一个看起来很是天真的笑容,直接将周围的三个人全都看呆了。

    “不会的。”卢青鸢看到徐婷婷这个表情,心里有些放松了,看这个样子,徐婷婷是真的想要跟大家坦白一切的,一直以来她的心思是最难猜测的,她也是大家感觉最难相处的,如果她真的能够敞开心扉,那对这个团队来说将是一件非常值得庆幸的事情。

    徐婷婷点了点头:“其实,我的过去,跟桂言叶和帆刈叶的过去,都又一些的共通之处吧!还有晓美焰,如果说小时候的我,真的非常像还扎着麻花辫时的她呢!”

    听到徐婷婷的话,桂言叶脸上露出一个意外的表情,而另一边的帆刈叶则是露出一个莫名其妙的笑容。也许她其实早就已经知道了徐婷婷以前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了吧!

    “对了,我先要问你们一个问题。”突然,徐婷婷表情严肃起来,“死亡游戏的发明者是谁?”

    “万林生和徐新城……”凌晨条件反射一般地回答了出来,不过生活玩的那一瞬间,她好像也发现了什么,“等等,难不成……”

    “徐新城是我的祖父。”徐婷婷露出一个有些牵强的笑容,“我跟你们有些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我从小都是在圣杯战场和死亡游戏这一类的知识的浸泡下长大的。只是我对于死亡游戏的东西,根本理解不了,很多东西父母教了我很长时间我都是一头雾水,我也被家里人认为是一个‘败类’,明明脑子不笨,却是根本继承不了家业。”

    “难怪你前一段时间一直去那里锻炼自己。”杜彦航叹了口气。

    “确实是有我出身上的原因,但是更多的是因为在那里我看到了一个人,一个我痛恨的人。”

    “嗯?”这句话倒是让其他人很意外。

    “其实我跟凌晨一样,是为了复仇,才去的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