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乐园的继承者
    关键时刻,西九条灯花立即将一颗石子用自己的能力发射过来,弹开了红发少女的刀,中津静流也趁这个时间连忙后退。

    “灯花!”中津静流转头看了看西九条灯花,眼神中少有的出现了一丝愤怒。

    “抱歉,静流酱,车上现在也没有武器。”西九条灯花皱了皱眉,现在这种情况,少了中津静流这样一个大战斗力,会非常的麻烦。眼前这个红发少女绝对不是一般人,她的实力凭借刚才那两手也能看的出来,而且很有可能她还没有用处自己的真正本领。

    “没有武器吗?”红发少女嘴角露出一个笑容,从自己的腰间解下了两把匕首,扔到了中津静流面前,“这样总可以了吧?”

    中津静流愣了一下,完全没有想到对方会直接这样做,捡起了那两把形状有些不同的匕首,略微试了一下,点了点头。

    “既然可以,那就一起来跳舞吧!”红发少女说完,又是直接消失在了原地,突然出现在了中津静流的身后,一刀向她劈了过去。

    中津静流转身就是一刀,挡住了对方的攻击,有刀和没有刀的时候,她的战斗力可是完全不一样的,毕竟如果作为从者出现,中津静流的职阶也是assassin才对。

    两个人一开始交锋,便停止不下来了,两个手持双刀的少女打得不亦乐乎,不过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来,中津静流明显处于下风。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对方毕竟是从者,中津静流在这个世界还没有从者的能力,能够跟面前这个少女抗衡这么久,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天王寺瑚太郎看着面前的情景,脑海中不断地闪现出一些画面,那些画面那么熟悉又那么的陌生,同时自己的右手上,一股股绿色的能量汇集起来,他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恢复着……

    一旁的西九条灯花看到天王寺瑚太郎这个样子,心中就没有那么平静了,可以说她对天王寺瑚太郎的了解,比现在的他自己还要清楚得多,看到他的身体那么快地恢复,各种各样的思绪从她的脑海中翻腾,仿佛又回到了刚刚进入守护者没有多久,四个人被分到了“垫底小组”的时候。

    “嗡……”一阵非常响亮的汽车轰鸣响起,这时候,一辆红色的汽车正以非常快的速度向这边驶来。西九条灯花回头一看,略微愣了一下,不过接下来就明白来的人是谁了。毕竟那辆车是西九条灯花的座驾。

    “observer!”徐婷婷刚刚停下车,立即就打开了车门,同时帆刈叶带着一个笑容从汽车里走了出来,显然她准备出手了。

    在车上,徐婷婷也稍微了解到帆刈叶的能力了,也是从这一刻才最终明白过来当时凌霄寒夜为什么要向她们推荐这个从者。

    红发少女转头一看,看到这个带着一个古怪笑容的少女之后,立即后退了好多步,跟中津静流拉开了距离。

    “没想到你也来到这里了啊!”红发少女微微一笑,倒是有一种见到老朋友的感觉。

    “偶尔也是想要出来玩玩啊!总是别在研究室里可是烦死了。”帆刈叶回答道,“怎么样,是继续打一架,还是束手就擒呢,不祥之刃?”

    “不祥之刃?”徐婷婷听到帆刈叶对对方的称呼,略微皱了皱眉,总感觉有些熟悉,可还是想不到这个assassin从者少女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你觉得,我会束手就擒吗?”assassin微微一笑,“如果你能,就抓住我吧。”

    “也是,如果这样就束手就擒,你就不是你了。”帆刈叶微微一笑,右手直接伸出,虽然其他的事情什么都没做,但那只伸出来的手,同时也给周围带了了非常恐怖的压力。【】

    assassin根本不受帆刈叶这奇怪的招式影响,直接持刀冲了过去,不过她刚刚接近了几步之后,身影便突然消失了,出现在了帆刈叶的身后……

    帆刈叶不慌不忙,也根本没有回头,伸出去的手往下一翻,接着……

    “嗤啦!”assassin的刀一下子劈在了帆刈叶的脖子上,一颗人头直接就这样落地……

    “又是这一招,你还真是无聊啊!”还没等周围其他人惊讶什么,assassin直接转头对着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说道。

    “既然我自己是杀不死的存在,那我自然要好好利用这个优势啊!”虚无的空气中,帆刈叶突然出现,显然她没有受到任何一点伤害。而刚刚被斩首的那个帆刈叶,已经如同全息影像一样,渐渐地消失掉了。

    assassin皱了皱眉,她能够看得到,一旁的车子里面还是有两个人的,如果那个从者也加入进这场战斗中来,无疑是对她非常不利的,那现在就不如直接跑路了……

    assassin看了看周围的情况,直接已将腰间的一把匕首抽了出来,向一旁的天王寺瑚太郎扔去。

    “想跑?”帆刈叶微微一笑,二话不说,直接发动了自己的宝具,“发明乐园的继承者(heir to the euphoria)!”

    assassin扔出去的匕首以一个奇怪的方向来回地飞来飞去,但是一直都是在这个范围之中,一直突破不出去。

    “切,遇到拥有结界类宝具的对手还真是麻烦。”assassin冷哼一声,“不过你的这一招是困不住我卡特琳娜的。死亡连华(death beijing)!”

    卡特琳娜将腰间的所有匕首全部拔了出来,接着自身旋转向周围一把把地扔了出去,不过在帆刈叶的宝具覆盖范围之下,所有的匕首全都按照奇怪的路线在一定范围内来回飞行着,看起来好像是一颗颗卫星一样……

    帆刈叶皱了皱眉,她明白卡特琳娜究竟想要干什么了,但是她也没有办法阻止,只能依靠着自己的宝具不让这些匕首伤到人而已,虽然说在她的宝具结界里面,其他人就算是受伤,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嗖!”

    突然间这样一个声音,被飞刀环绕着的卡特琳娜不见了身影,只剩下了一把把飞刀还在回旋着……

    “我没有办法将她留下来了。”帆刈叶转头对徐婷婷说玩,也撤掉了自己的宝具,一把把飞刀失去了那个结界的支撑,全部向着不同的方向飞射了出去,不过在帆刈叶撤掉宝具之前,她已经进行了精确的计算,没有任何一个人被飞刀伤到。

    “辛苦了,observer。”徐婷婷点了点头,现在也不是直接将对方给干掉的时候,毕竟现在无论哪一方先减员,都会打破现在的这份平衡,那之前杜彦航所布置下来的计划就很难去完成了。虽然只要圣杯出现,冲突还是会出现,会被直接摆在台面上,但能多拖一会儿时间就拖一会儿时间,有可能就是这一段时间,能够发生什么对他们非常有利的事情。

    “徐小姐。”西九条灯花走到了徐婷婷身边说道,“那个从者说她并不是盖亚的人。”

    “我知道了。”徐婷婷点了点头,看向了天王寺瑚太郎,“她是主动攻击的你,还是误伤了你?”

    “算是……误伤吧……”天王寺瑚太郎挠了挠后脑勺说道,“有什么区别吗?”

    徐婷婷点了点头:“看对方的主要目标是谁。”

    ------

    晚上,四个风华学院的参赛者聚到了一起,同样还在这里的,还有四个从者,中津静流、此花露西娅和西九条灯花。

    “也就是说,你还是怀疑第三方是德鲁伊那边的?”杜彦航对徐婷婷问道。

    “没错,因为那个从者是误伤到了天王寺瑚太郎。”徐婷婷点了点头。

    “那也不能确定。”杜彦航摇了摇头,“虽然德鲁伊是绝对不会对天王寺瑚太郎主动出手的,但是也不能排除是其他势力的可能性。毕竟当时那种情况,无论是谁都能看得出来,静流酱是有最大威胁的那个人,既然如此她也有可能会选择暂时不去动天王寺瑚太郎。”

    “为什么你一致认为不会是德鲁伊呢?”徐婷婷皱了皱眉,不明白杜彦航究竟是怎么想的。

    “其实我也很难解释出来,更多的像是直觉吧!”杜彦航无奈地耸了耸肩,“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根据的。”

    “master,其实我赞同他的想法。”这时候,一旁的帆刈叶开口了,“卡特琳娜那个从者是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的,毕竟她的性格就是那样古怪。嘛,我也没有资格说别人的性格古怪就是了。”

    徐婷婷皱了皱眉,虽然她现在决定许信任自己的同伴,但还是感觉杜彦航的说法太牵强了。

    “零点之后就是第三天了。”这时候,杜彦航突然转变了话题,“圣杯会在什么地方根本不清楚,我们干脆就先放弃这一次抢夺圣杯的机会了。毕竟并不是第一个看到圣杯的人,就是最后的胜利者。”

    “可以。”徐婷婷点了点头,对于这个决定,她还是同意的。一旁的卢青鸢和凌晨也都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了。

    “还有另外一点,我想要暗中观察一下另外两边的情况。”杜彦航继续说道,“至于第三方是不是德鲁伊,今天晚上也可以见分晓了。”

    徐婷婷有些不爽,但还是点头同意了,毕竟杜彦航所说的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