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焱灵曲失踪
    “清泉,找到了吗?”距离村里里发生了那样的惨案,已经有两个月了,三个孩子一直靠着自己对山上的熟悉而生活着,同时焱灵文也经常去山下的城市里打听消息,不过一直都没有什么明确的信息,好不容易这一天,他在一个街角听到了几个不良少年打扮的人在讨论了一个“独眼***”的事情,正兴冲冲地赶回来,却发现……

    焱灵曲不见了!

    “没有!”谢清泉已经要哭出来了,她刚才去外边找食物,就让焱灵曲一个人待在他们暂时生活的地方了,只不过回来之后却是不见了焱灵曲的踪影,“对不起,灵文……都是因为我……”

    “清泉,不要哭了。”焱灵文立即安慰道,“要说是我的过失,如果我待在你们身边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了。我们再分头找一找,看看是不是还有什么地方漏下了。”

    “嗯。”谢清泉抹了一把眼泪,点了点头,“我去南边再找一下。”

    “好的。”焱灵文点了点头,接着就向北边跑去了,现在他一刻也没有办法静下来,本来在前不久发生了那么恐怖的事情,现在仅存的两个亲人又失踪了一个,焱灵文怎么能忍得住自己内心的焦急?

    只不过,无论再怎么焦急,也是无用的,最终还是没能将那个仅仅只有四岁的小女孩找回来。只留下来两个垂头丧气的孩子,两个人都是一脸自责地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清泉,你不要自责了。我们绝对不能放弃寻找灵曲的机会!”焱灵文看到谢清泉脸上那股悲伤,自己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了,焱灵曲现在在什么地方根本不知道,那谢清泉就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了,自己又怎么能让她这样伤心下去呢?

    谢清泉点了点头:“嗯,不会放弃的!灵文……谢谢你。【】”

    焱灵文没有再说话,毕竟他的心里现在也非常的痛苦,可是现在他们已经在周围找了整整一天,两个孩子也都累了,根本没有力气继续去寻找。

    ------

    山下的某个峡谷中,一辆被改装的车辆就停在这里,两个成年人从驾驶室中抽着烟,等待着自己最后一个同伴。这辆车应该是由货车改装的,驾驶室后面就是一个巨大的车厢,至于车厢里面装的是什么,就不知道了。

    不过,如果将耳朵贴在车厢壁上,就能够听得到,在车厢里面不断传出来的哭声,而且那哭声还不是一个人的哭声,听起来是一群人的哭声。

    “到底该怎么办……”在漆黑一片的车厢里面,一个五岁的少女包头痛哭着,自己被一些奇怪的人抓到了这里,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办法,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离开这里,根本不知道自己将来会遇到怎样的命运。

    “没事的,没事的,大家放心好了,我们不会有危险的。”与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她身边的一个小女孩,那个小女孩比她还要小一岁,但却是非常的镇定,丝毫看不出她脸上有一丁点的悲伤。

    “你骗人!怎么可能会没事?”另一边,一个小男孩带着哭腔对那个四岁的小女孩喊道,“他们肯定是想要杀了我们!”

    “哼!要杀我们,之前就将我们杀了,又怎么会留我们到现在?”整个车厢里年纪最大的孩子,一个看起来有七八岁的女孩说道,“整天就知道哭,你们看那个小妹妹,她就一点都不怕。”

    “嗯,我不怕的!我相信我哥哥一定会将我们救出去!”那个四岁的小女孩说道,“我们现在是要保持住我们的笑容,不然我们的家人就爱那个我们救出去后一定会担心的。”

    那个七八岁的女孩有些惊讶,完全没有想到一个四岁的小女孩竟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焱灵曲。”

    “叶静函。”那个年纪最大的女孩儿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接着就没有再说话了。

    “那个……焱灵曲?”这时候,一开始坐在焱灵曲身边那个一直哭哭啼啼的五岁小女孩忍住了自己的眼泪,有些怯怯地问道,“你的哥哥真的会来救我们吗?”

    “一定会的。”焱灵曲点了点头,“我的哥哥可是一个英雄。”

    听到焱灵曲的话,一旁的叶静函倒是有些不满,总感觉她的话有些太梦想化了。可是那个五岁的女孩,还有其他的孩子,听到这句话后倒是心里放松了很多,虽然不至于露出笑容,但还是稳定住了自己的情绪。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焱灵曲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一旁的那个五岁的小女孩问道。

    “项月琴。”

    焱灵曲和车上的孩子们,最后还是没有等到有人来救他们,只不过在那之后不久,他们就被运到了一个设施之内,有两三个老师天天教他们一些他们现在还很难理解的东西。不过那些老师对他们还都不错,在这个设施内的一年,孩子们渐渐地也都不怎么想念自己的亲人了……只不过这些人中有一个例外,她一直心里念着自己的哥哥。

    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焱灵曲总感觉自己心里非常慌张,可是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慌张什么。

    ------

    “就是那里了。”焱灵文和谢清泉看着眼前那个守卫森严的军营,根本没有办法潜进去,更不用说去对付那个已经被焱灵心射瞎了一只眼睛的军官了。

    “灵文,我们怎么办?”谢清泉咽了一口唾沫,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们两个这段时间虽然一直练习旋舞,但是毕竟是两个孩子,对方又是荷枪实弹的士兵,根本没有办法接近那个家伙。

    焱灵文想了想:“要么等那个家伙出来,要么我们只能等晚上潜进去了。我们现在还是不要冒险了,还是看看能不能得到那个人出来的机会,如果不行我们再想办法潜进去。”

    谢清泉点了点头,同意了焱灵文的话。虽然已经过去了一年,但他们又怎么会忘记那血海深仇呢?就算他们两个的能力那么薄弱,他们也绝对不会放弃报仇的念头。

    两个人就这样像小流浪汉一样露宿在这个城市的街头,一直悄悄地观察着这个军营里的一举一动,而且还不时从一些人那里听到一些对他们来说有用的消息。至于他们两个的武器,虽然很有限,但也是一把手枪和一把狙击枪了。

    没过多久,两个人就看到了一辆军车缓缓地驶了出来,而那辆车的副驾驶上,正坐着一个焱灵文无论如何也忘不掉的身影。

    “灵文……”谢清泉转头看了看焱灵文,眼神中透露出一丝坚毅。

    “不要着急。”焱灵文摇了摇头,“他们现在出去肯定会回来的,我们先去拿枪,试试能不能完成狙击。”

    “嗯。”谢清泉点了点头,跟在焱灵文身后,两个人悄悄地来到了一个位于这个城市非常不起眼的一个阴暗处,这里就是两个孩子暂时的家,同时他们最重要的武器也是在这里。

    两个孩子手忙脚乱地将狙击枪拿了出来,同时还拿出了三发子弹。焱灵文也非常清楚,自己应该只有打出三发子弹的机会,如果三发子弹都没有命中,那他们必须立即离开那里,绝对不能多做停留。

    “清泉,将手枪也拿上,以防万一。”焱灵文将狙击枪接了过来,仔细地擦拭了一下,做好了出击准备。两个孩子虽然没有专业的枪械保养知识,但也通过在网络上学习到一些,虽然两把枪都有一些破损的痕迹了,但是依旧是可以使用的。

    两个孩子用破布将自己的武器包起来了,悄悄地赶到了远处的一个巷子,从那个巷子里,有一个比较矮的墙,通过这面墙,两个孩子接着一些防盗网什么的,很快就爬到了一个比较高的地方。

    焱灵文很快就架好了狙击枪,已经做好了狙击的准备,现在只等那个家伙回来,就一切大功告成了。

    至于事成之后的逃脱,两个孩子也都有办法,毕竟他们的年纪在这里,那些军人就算是发现了他们,也不会将他们误认为是凶手。他们只要将枪一丢,随便编几个理由就能够蒙混过去。之后他们只要离开这个城市,换回原来的装扮,找一个地方生活就可以了,就算是被什么监控看到也不怕……

    两个孩子就这样躲在房顶上,一动不动地等待着敌人的到来,而且他们过来之前就已经带了一些食物,根本不怕出现那个家伙很长时间都没有回来的状况。

    就像现在,已经到了正午,两个孩子一边吃着一些简单的食物,一边注视着那条路。等待着,等待着……

    “灵文,来了!”谢清泉率先发现了那辆军车,好在那辆军车距离军营还有一段的距离,根本不怕它会回到安全的位置。

    “我知道了。”焱灵文立即趴了下来,在瞄准镜里死死地盯着一个必经之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