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小时候的焱灵文
    “你……你是从什么地方听来的这个故事?”此花露西娅看着杜彦航,脸上带出了一丝凝重的表情。

    “偶然从来信中看到的。”杜彦航这样回答道。其实这样说也没有什么错误,因为如果自己不去做太多的改变,过不了多长时间,天王寺瑚太郎也确实会通过超自研的留言信箱,得到这个“旭春花”的故事了,“怎么了?此花小姐听过吗?”

    “嗯,听过。”此花露西娅犹豫了一下,这样回答道。

    “原来是这样啊,确实如果是听过一遍的故事,也许听起来就没有那种感觉了。”杜彦航点了点头,“那我换一个故事吧,讲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呢?对了,焱灵文的故事听过没有?”

    此花露西娅摇了摇头,同时也松了口气,看来杜彦航真的只是偶然听说过了那个“故事”而已:“这是一个怎样的故事呢?”

    “你如果感兴趣的话,那我在路上跟你讲啊!”杜彦航微微一笑,这样说道。

    ------

    “已经确定了吗?程将军,我希望我们不会空跑一趟。”一辆看起来就非常先进的军车里面,一个二三十岁的男子对自己面前的中年男子问道。

    “梁少尉,大可放心。”程秉舜虽然是一个将军,但是对于自己面前这个无论是年纪还是军衔都比自己小不少的男子,一点都不敢轻慢。因为梁绍辉,这个军衔少尉的年轻军人,他的父亲便是程秉舜的上司,是自己绝对不能招惹的存在。虽然程秉舜也是将军,但只不过是一个少将而已,但是梁绍辉的父亲可是上将。

    “那就好,没想到除了‘寒’竟然还有一个‘焱’,这两个家族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呢?”梁绍辉带着一丝邪魅的笑容,对程秉舜问道。

    “不清楚,但是有关系的可能性很大。”程秉舜立即回答道,“而且之前寒穹歆在圣杯战场内驰骋的时候,不就说过吗?她的武学只有一半而已,没有了另外半套的‘旋舞’还算不上是最巅峰的武学。”

    “这也就是父亲他们的猜测对吧?”梁绍辉点了点头,“如果这个‘焱家’真的拥有‘旋舞’的另外半套,那我们的力量,可会成倍的增长啊!”

    两个军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什么,一点都不担心自己会遇到什么危险的情况,毕竟这里是自己的国家,是自己的地盘,难道那个所谓的家族还能将自己杀掉?开什么玩笑,现在可早就是科技时代了,哪里还有这种可能?现在这个时代国家的统治力就是完全的,就是无可匹敌的,没有任何人可以与国家相抗衡。

    很快,一辆辆军车就驶入了一个还没怎么有科技的痕迹的小山村里,现在这个时代,还能像这个村子一样,保持着原始的生活习惯实在是太困难了,全世界到处都是科技的痕迹,甚至想要找一片自然的风光都几乎成为了不可能的事情。

    军车的车门打开了,一个个身穿军装的军人从车里冲了出来,气势汹汹地向村子里冲去。

    “长官,你们这是干什么?我们村里,可没有什么逃犯啊,全都是世世代代都生活在村子里的村民啊!”一个坐在村口晒太阳的老者,见到这么多的士兵冲了进去,连忙踉踉跄跄地走到了刚刚从车上走下来的程秉舜问道。

    “这位老先生,我们是奉命前来执行公务的,焱家有些事情摆脱不了干系,我们现在也只是想要跟他们协商一二。”程秉舜还是知道的,一般的老百姓还是忽悠过去比较好,不然有些事传大了,对于政府来说也有些麻烦。

    听到焱家两个字,老者心里一惊,不过表面上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反应,点了点头露出了笑容:“那好,那好,我这把老骨头也不出来凑热闹了。这位军官啊,焱家的人都挺不错的,对我们也很好,我也相信他们能够摆脱嫌疑的,就不妨碍长官了。”

    程秉舜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这个老者也慢悠悠地向村口不远处一个看起来并不是怎么好的房子里走去。

    一旁的梁绍辉皱了皱眉,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叫过来两个在自己身边的士兵:“你们两个,不用在这里保护我们了,送那个老伯回去。老伯年纪大了,我们做军人的怎么能就这样干看着呢?”

    “是,梁少尉!”两个士兵立即应道,向那个老人走去。

    老人皱了皱眉,不过现在他只能露出一个笑容:“诶哟,麻烦你们了,我就在这里先说声谢谢了。”

    “灵心、灵文、灵曲。”焱家大厅,一个看起来比较瘦弱,但是眸子中放着精光的三十多岁的男子,对院子里的三个孩子喊道。

    “父亲。”一个**岁的小女孩立即跑了过去,不过完全没有这个年纪的孩子应该有的那种调皮,倒是有一种小大人的感觉。这个小女孩叫焱灵心,是焱灵文和焱灵曲的堂姐,也就是那个男子的女儿了。

    “大伯。”七岁的焱灵文也带着自己四岁的妹妹跑了过去,“有什么要我们做的吗?”

    “你们三个先去后山去,一会儿焱家有客人,你们最好不要先出面。带上干粮和铺盖,也许要在后山住两天了。”男子淡淡地说道,“另外,等客人走了,我会去叫你们回来的。”

    “我知道了。”焱灵心点了点头,“我会照顾好灵文和灵曲的。”

    中年男子见自己的女儿这么懂事,也就松了口气:“嗯,这才是我焱家的好孩子,东西我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现在就出发吧!”

    三个孩子找到了正房里,给自己三人准备的行李,焱灵心和焱灵文都背上了自己的物件,焱灵曲现在还太小,根本没有办法去背东西,于是两个孩子就将东西分成了两份,由他们带着了。本来焱灵心说自己是最大的,应该由她来拿,但是焱灵文无论如何都不同意,毕竟他是唯一的男孩子,他应该去帮自己的姐姐妹妹分担这一份压力才对。

    “大哥,你这是为什么?”这时候,偏房中走出了一个看起来跟刚才那个男子长相差不多的男子,只不过他的身材要偏健壮一些,没有那么瘦弱。

    “我有预感,焱家要出事了。”

    “恍啷恍啷……”这句话话音刚刚落下,一阵阵脚步声就传了过来,听起来这些脚步声非常的整齐,根本就不是什么普通人,绝对是一些训练有素的军人……

    ------

    “灵心姐,我们就在这里吧!”两个小时之后,三个孩子来到了一个看起来很是平整的区域,这里不仅适合练武,而且也非常适合居住。他们毕竟还是孩子,还是希望能够住的稍微舒服一些的。

    “好吧。”焱灵心看了看还是一脸懵懂地看着自己的焱灵曲,点了点头。毕竟焱灵曲现在还小,如果只有她和焱灵文,她会选择往更远更深的山里去居住,毕竟他们两个都算是有些自保的能力了。

    “是灵心姐姐和灵文吗?”这时候,突然从不远处传来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接着一个看起来跟焱灵文年纪差不多的小女孩从一旁的树林里走了出来。

    “清泉!你怎么在这里?”焱灵文愣了一下,没有想到这个女孩子会在这里。这个女孩子叫谢清泉,原本是被焱灵心的父亲无意中捡到的孤儿,一直收养在焱家的。后来,焱家的邻居一对姓谢的夫妻,他们的孩子不幸生病去世了,在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机缘巧合之下,谢清泉就被过继到了谢家。当然,谢清泉在五岁之前一直都是住在焱家的,再加上跟焱灵文焱灵心年纪差不多,三个孩子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好。

    “嘿嘿,本来是跑出来找‘木蟹’的,这部就遇到了你们。”谢清泉露出了一个非常好看的微笑,“我这里还有两个‘木蟹’,你们要吗?”所谓的“木蟹”,是这座山上独有的一种植物,吃起来的味道特别好。本来这种东西一直都没有名字,后来有一个村民到大城市里去了一趟,说是吃到了螃蟹,让他形容味道他说跟这个东西差不多,于是这个植物也就被叫做“木蟹”了。

    “不了不了,我们是出来练武的,不是玩的。”焱灵心立即摇头拒绝了,“对不起了清泉,我们今天不能陪你们玩了。”

    “没事没事,我就在这里看着就好。”谢清泉也是习惯了,自己还住在焱家的时候,焱灵文和焱灵心就经常要练武,渐渐地她也将看这两个人练武当成了一种娱乐。尤其是焱灵文,他虽然脑子很聪明,但是身子却笨的可以,经常一个不小心就摔倒。当然每次焱灵文摔倒,谢清泉都会去扶他起来,但每次焱灵心都特别严厉的训斥焱灵文,还说不要谢清泉管,让焱灵文自己爬起来。

    “好吧,又来看我出丑了。”焱灵文朝谢清泉做出了一个鬼脸,接着站定了身子,准备开始练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