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被遗弃的“公主”
    “这是什么?”一段时间之前,某网吧内,扫地大妈刚一走进厕所,立即看到一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堵在了厕所的便池内,看起来像是用布包着的一团,具体是什么也不清楚。”

    栾校长点了点头:“好好,如果是,希望你能帮我带一句话给她。就说栾志成问她,知不知道孩子被卢霆威丢到哪里去了。这件事关系到孩子的生死,希望护士小姐帮帮忙啊!”

    这个护士有些奇怪:“你是孩子的亲生父亲?”

    “不是,孩子是卢霆威的绝对没错,那家伙神经病,将孩子扔了。”栾校长摇了摇头,“我和清雨是老乡,一起来北京闯荡的,不想看到她这样被对待……”

    这个护士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一定帮你把话带到,在这里等我一会儿。”说完,护士小姐直接就向何清雨所在的病房走去了。

    二十分钟之后……

    “护士小姐,怎么样?”栾校长看到这个护士走出来之后,立即激动地抓住了她的手,上前问道。

    “啊?”

    “抱歉。”栾校长立即松开了手,“到底情况怎么样?”

    这个护士也理解栾校长的心情,摇了摇头:“何女士说她也不知道,还说要让你无论如何都要救救孩子。”

    栾校长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谢谢您,护士小姐。回头帮我告诉她,我就是拼上这条命也要将她的女儿找到。”

    “等等,稍微留个联系方式。”这个护士小姐说道,“如果之后还有情况我会直接联系你。”

    栾校长不禁有些愣神,接着笑了笑:“那样会连累你的。”

    “不,我比谁都要痛恨遗弃孩子的人,因为我自己就是一个弃儿。”这个护士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栾校长愣了一下,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故事展开,点了点头,将手机拿了出来:“好吧,请问您贵姓。”

    “季一橙。”护士小姐淡淡地说着,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

    半个小时之后,有些心灰意冷的栾校长突然听到了电话的响铃。

    “嗯?”看到那个号码之后,心中升起了一丝希望:“喂,季小姐?”

    “栾先生,我有个朋友是开慈善之家的,她说今天有一个被遗弃的女婴被送到她那里了,而且特征跟那个女婴一模一样。”电话里,季一橙的声音传了出来,“我当时也见过那个女婴,我知道她的心脏非常不好,现在已经被我那个朋友送到了hlh大学附属医院了,你现在去那里吧!我已经把你的名字告诉她了,你过去报上你的名字她就知道了。”

    “好的,谢谢了季小姐。”栾校长心中的石头终于是放了下来,“这份恩情以后一定会报的。”

    没有多废话什么,栾校长直接挂断了电话,以最快的速度向hlh大学附属医院赶去了。

    走进医院,栾校长立即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刚想要询问一下医生的,这时候,一个看起来非常亲切的四十多岁的女性走了过来:“是栾志成先生?”

    栾校长点了点头:“是我,孩子怎么样了?”

    “还在治疗中,她的先天性心脏病实在是太厉害了,很有可能保不住了。”这个中年妇女说道,“主要是她心脏究竟是什么地方出的问题,医生也检查不出来,只能确定是心脏的问题罢了。”

    栾校长皱了皱眉:“我知道了,谢谢你了。”

    “不用,我们本来就是为了这些孩子才创建的这个慈善之家。”这个中年妇女摇了摇头,“这个孩子的情况我也听小橙说过了,如果可以还是将她留在我们这里,由我们照顾吧!您现在已经被他们盯上了,如果不离开首都,怕是会有危险。”

    栾校长也点了点头:“我知道,我知道孩子在您这里就好了。我现在需要赶紧回去处理一些事情。也许我今后就没有办法再来见她了,还希望你们过一段时间能够联系一下她的母亲,至少她是绝对不会放弃孩子的。”

    “我知道了,你也要小心。”

    时间一下子就过去了三个月,栾校长早就离开了首都,到了bh省,来到了ls市的墨海学院,成为了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师。至于何清雨,在前一段时间跟卢霆威离婚之后,去那个慈善之家看了一下孩子,知道自己如果带着孩子离开,会被卢霆威注意到,说不定还会影响到孩子的成长,就没有提出将孩子要回来的要求,因为她知道,在那里,自己的女儿至少比在自己身边更安全。当然,何清雨给自己的女儿留了一个名字——卢青鸢,这个名字里面寄宿着对自己那段**无知的婚姻的祭奠,也寄宿了自己希望女儿将来能够得到幸福的生活的期望……

    栾校长叹了口气:“清雨,今天吃点什么?”

    “志成哥,一切都随你了。”何清雨无奈地笑了笑,“现在也就只有自己小时候的玩伴还能靠得住啊!”

    栾校长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时候突然响了。

    “嗯?”栾校长怔了一下,将电话接听了,“季小姐?”

    “我现在刚到ls市火车站,能来接我一下吗?”梁校长是不会想到的,这个以为本来就是一面之缘的护士小姐,在那两年后成为了他的妻子……

    “所以,你现在跟我说这些究竟是为了什么?”卢青鸢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栾校长,淡淡地问道。

    “有时间去看看你的母亲吧,她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栾校长叹了口气,“至少她并不想要抛弃你。”

    卢青鸢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看了看已经上场了的自己的同伴,还有替自己出场的许玫萩:“等我足够证明了自己存在的意义再说。现在的我去见她也没有用,等我能将那个混蛋彻底打倒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