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叶林异动,小雪来电
    “嗯?怎么少了个人?”这已经是端午节假期的最后一天的早上了,杜彦航看了看坐桌边的一个个同伴,有些奇怪,“韩叶林呢?”

    少女们一个个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摇了摇头,显然并不知道韩叶林究竟去了什么地方。

    “婷婷,你也不知道?”杜彦航看了看一直没有任何动作的徐婷婷,这样问道。

    “为什么单独问我?”徐婷婷还在吃着早餐,皱了皱眉问道。

    “因为前天只有你们两个是在门口停顿了一下之后再进去的。”杜彦航其实已经发现了当时出现的状况,只是当时他并没有将那些当成重要的问题,也就没有多做理会。这两天徐婷婷倒是一直去夜魂那边,而且前一天就完成了两场死亡游戏,将“灰夜”这个名号给打响了。

    “她是什么原因我不知道,我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徐婷婷淡淡地说道,“今天我去那边会注意一下她在不在的。”

    杜彦航点了点头:“那就好。韩叶林如果是有什么事出去,都会跟我们说一声的,今天实在是有些反常……”

    徐婷婷没有回应什么,吃完了自己的早餐,已经准备好的她直接就出门了……

    “我们要不要也去看一看?”卢青鸢提议道,“如果真的有什么危险,人多一些也能够照应一下。”

    “韩叶林是不是真的去了夜魂那边还说不准,我们还是先不要动了。”杜彦航摇了摇头,“我在想要不要去问一下王校长,他会不会知道一些关于韩叶林的事情。”

    “可以,还是你跟那个家伙比较熟,所以你自己去就好了。”卢青鸢点了点头,“我们就……”

    “我回来了!”卢青鸢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熟悉的活泼的声音在开门后直接传了进来,正是韩叶林,而她的手里拿着两盒药。

    “嗯?你去哪里了?”杜彦航愣了一下,“生病了?”

    “嘿嘿,凌晨四点多……晨晨我不是在说你了!”韩叶林刚刚准备解释,突然想到了这一点,连忙对凌晨说道。凌晨也是露出了一个有些尴尬的笑容。

    “就是那个时候,我突然肚子有些不舒服,又不想打扰大家休息,所以就自己一个人去了医务室了。”韩叶林继续解释完自己刚刚去了什么地方,然后看到了桌子上自己经常坐的那个位子上,还有一份丰盛的早餐,立即喜笑颜开,“太棒了,航,值得夸奖哦!”

    杜彦航白了她一眼,不过看那两个药盒子,总感觉有什么不太对劲的地方,但是又找不到是哪里比较奇怪,看着这个疯丫头跟平时一样地飞快地蹦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开始大吃特吃,也就坐回了自己的位子,继续吃着早餐。

    “对了,婷婷又去那边了?”韩叶林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立即问道。

    “嗯,那丫头现在打死亡游戏大爽了,毕竟现在圣杯战场的发展方向让她有些吃不消了,反而是死亡游戏中那种战斗风格更适合她一些。”杜彦航点了点头,“话说你们那天看完我跟凌晨打的那一场,对于死亡游戏有什么看法吗?”

    “非常丧心病狂。”卢青鸢淡淡地说道,显然对于那种是不是就要死人的战斗,她还是非常受不了的。尤其是那些血腥的死亡场面也全都投放了出来,卢青鸢当时都不敢看过去,好在自己戴着面具不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实力虽然依旧重要,但运气的成分更多一些。”许玫萩这样说道,“就像你们两个当时达到的配合,在参赛者都不团结的情况下,能够偶很快确定战局。”

    杜彦航点了点头,接着将自己的视线放在了韩叶林身上:“你呢?”

    “我?”韩叶林嘴里还在嚼着鸡蛋,有些疑惑地指了指自己,“我就觉得还是圣杯战场中好一些,然后就没了。”

    卢青鸢感觉她的这个答案有些奇怪:“没了?”

    “嗯,我当时也没有注意多少东西。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出实话,其实我当时大部分时间都在走神……”卢青鸢嘿嘿笑道,但是总觉得她这个理由有些牵强。走神?那不太可能吧!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大家也都有了初步的了解,自然也是知道韩叶林大概是一个怎样性格的少女了。她是非常重视自己的同伴的,在之前的几次圣杯战争中,杜彦航能够清楚地感觉到这一切,当时自己和凌晨明明就是处于有生命威胁的时候,她说她走神了……这一点杜彦航是不会相信的。

    ------

    祁暮雪呆呆地趴在自己的床上,自己回来之后,几乎一直都是这样的生活了,虽然自己之前也是帮助家人摆脱了很多麻烦,但是现在父亲为了自己的安全,还是选择让自己就这样待在房间里,哪里都不能去,甚至连电话和网络都不能碰……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祁暮雪的表情瞬间变得满是期待,因为这个声音的敲门,她知道是谁,在这个家里只有一个人会这样子敲门的。

    “薛阿姨,怎么了?”祁暮雪轻轻地打开房间门,出现在她面前的就是她们家里的保姆。虽然她在自己家工作已经很长时间了,但是祁暮雪还是只知道她姓薛,不知道她究竟叫什么名字。这个女人看起来还是非常年轻,感觉就像是二十岁出头的样子,但具她自己所说,她已经快要四十岁了。她的丈夫和孩子都在外省,一个在工作一个在上学,只有她一个人在家里,于是便干起了保姆这一行,至于是怎么被祁暮雪的父亲雇来,这件事情祁暮雪一点也不知道,也无所谓,因为她自己能够看得出来,薛阿姨就像她表面上所表现出来的一样,是一个温柔会照顾人的女性。

    “小姐,现在家里只有我们两个了。”薛保姆露出一个和蔼的笑容,将祁暮雪的手机交给了她。

    “谢谢你了,薛阿姨!”祁暮雪立即将自己的手机拿了过来,平时自己的父母在家的时候,自己根本没有办法跟杜彦航通电话,只有在他们出去之后,才能有这么短暂的通话时间。尽管是这样,祁暮雪还是不想将自己现在的遭遇告诉杜彦航让他担心,只是说自己比较忙,所以才没有时间跟他通电话……

    “嘟……您好,您拨打的拥护正在通话中。”祁暮雪兴高采烈地拨通了杜彦航的电话,却是得到了这样一个结果,不禁有些伤心,脸上的表情也瞬间变得悲伤了起来。

    “小姐,没打通吗?”薛阿姨立即问道。

    “嗯,说正在通话中……”祁暮雪咬了咬自己的下嘴唇说道。

    薛阿姨微微一笑:“不要紧,他有可能也有什么事情吧,老爷他们出去还要很长时间才能回来,小姐你不需要担心的。”

    祁暮雪点了点头,坐回到自己的床上,开始等待着时间过去,等五分钟之后再打一个电话看看……

    薛阿姨也知道自己呆在这里有些不合时宜,将祁暮雪房间的门关上了,悄悄退了出去。

    五分钟时间刚刚过去,祁暮雪再一次拨通了电话,甚至可以说是一秒都不少地就拨通了电话。这次,讨厌的系统提示没有再次出现,很快就听到了一个自己朝思暮想的声音。

    “小雪,有时间了?”

    祁暮雪听到这个声音之后,感觉自己心中全部都是温暖,微微露出一个笑容,但又要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能让他听出什么……

    “嗯,你刚才在跟谁通电话啊?是不是要做对不起我的事情?”祁暮雪故意流露出非常不爽的声音问道。

    “哈……是王校长了!”杜彦航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几天发生了不少事情呢,我正好有个疑惑想要问他,结果他就给我打过电话来了,还说过一段时间让我们四个去代表学校参加那场省内的比赛……”

    “一开始王校长找我们四个,不就有这个意思吗?让我们四个去参加比赛,可是我离开了,若兰应该也没有回去,我们两个的空缺是谁填补的?”祁暮雪想到了一开始的时候,她那时猜测到王校长对他们进行特训的原因就是这所谓的省内比赛了,只不过后来王校长其他的用意被他们知道之后,渐渐地也就将这个“本来的目的”给忘掉了。

    “墨薇还有青鸢。”杜彦航回答道。只不过这个回答,让祁暮雪的脸色一瞬间变了又变,说不出心中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虽然一开始四个人中就只有杜彦航一个男生,但是那个时候,自己并不担心杜彦航会变心之类的,直到岳墨薇也就是凌晨的出现,让祁暮雪有了一丝担忧,她总感觉这个女孩子对自己来说有很大的威胁……

    “哦……是……她们两个啊……”祁暮雪的语气也有些变化了,不过她也知道自己不能这样去怀疑自己喜欢的人,毕竟自己每一次打电话,他都是在第一时间接听的,无论是什么时间……

    “怎么了吗?”

    “没……你们加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