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刑孔来访
    “咚咚咚……”刚刚吃完晚饭,敲门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只不过现在除了徐婷婷已经回房间了之外,许玫萩也进厨房收拾了,凌晨和卢青鸢也都回去休息了,只剩下了其余六个人还在场。【】

    “这个时间会是谁啊?”韩叶林皱了皱眉,“别告诉我是校长。”

    “看看再说。”杜彦航叹了口气,接着转头看向项月琴,“你们三个先到楼上躲一下吧,如果有危险的话,会第一时间引起骚乱提示你们。”

    项月琴听到杜彦航这么说,也同意了,毕竟自己三个人的身份还是非常敏感的,这时候还是躲一下比较好。站起身来便向二楼走去,莫君离自然也是跟在了她的身后,而帆刈叶在用一个看不出究竟蕴含着什么样的意味的眼神看了杜彦航一眼之后,便也去了二楼。

    杜彦航算了一下时间,快不走向了门口,从猫眼里往外看去……

    “怎么是他们两个?”杜彦航愣了一下,将房间门打开了,“你们两个……来这里是?”

    “有段时间不见了啊!”邢楚焱咧嘴一笑,跟平时那个因为各种原因被开除的“风纪委员”一样,只不过这一局简简单单的问候之后,邢楚焱的表情就瞬间冷了下来,“稍微有些重要的事情跟你们谈一谈。”

    杜彦航还是第一次看到邢楚焱这个样子,虽然知道这个少年肯定也不简单,但是也没有想到他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杜彦航看了看邢楚焱,又看了看跟在他身后的孔明莉,点了点头:“请进吧!”

    一男一女两人走了进来,对着房间里的人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了,在杜彦航的指引下坐在了沙发上。不过如果是商量事情的话,杜彦航已经习惯了自己身边时刻有一个祁暮雪了,现在身边少了一个重要的人,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韩叶林看了看这边,戳了戳嬴钰:“你去跟小萩说,让她出来一下,然后你先替她收拾一下餐具怎么样?”

    “好的。”嬴钰点了点头,她本来就没有什么太多的主意,自己身边的同伴能够让自己帮忙,自己心中也是很开心的,走进了厨房,将许玫萩换了出来……

    许玫萩还系着一个围裙,从厨房里走出之后看到了这两个人之后,盯着他们看了好一会儿,也走到这边来找了一个位置坐下了。当然韩叶林也不会悬在闲着,也坐到了这边。

    邢楚焱看了看这边的许玫萩和韩叶林,韩叶林他不认得,不知道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许玫萩也是跟他们同时经历了上一次圣杯战争的,彼此之间也会了解一些。

    “都是可以信任的同伴,有什么事情,你们直说就好。”杜彦航微笑着说道,邢楚焱的表情一开始就告诉杜彦航了,这次来这里要说的事情绝对不简单,也许会选择规避一些人。不过对于这两个少女,虽然她们都在一半的时候放弃了最后的这次圣杯战争,但还是愿意去信任的。

    邢楚焱点了点头:“那我就说了,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们,希望你们不要有所隐瞒,因为这件事有非常重要的点。我要问的就是,你们是怎么跟夜魂产生联系的?”

    夜魂!杜彦航听到邢楚焱说出这样一个词,杜彦航完全紧张起来。当然如果是之前的话,杜彦航就算有些迟疑也不会特别的紧张,关键是自己这里还住下了三个夜魂的“通缉犯”,难免紧张起来。

    “既然这样问,你们应该就不是夜魂的人对吧?”杜彦航反问一句,还是先探明他们的底细比较好。

    “我跟明莉是青梅竹马,我们两个的家族都是被夜魂所害的。”邢楚焱淡淡地说道,“你应该知道,在四年前有几个国家高层,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被革职的事情吧!这样说我们两个的身份,你就知道了吧!”

    杜彦航的身子猛然一震,眉头紧锁起来,强行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刑外交部长和孔司令吗?”

    “没错。”邢楚焱点了点头,“而且当时我们的长辈,就是因为不同意夜魂的一些事情,而被革职的。因此,我们想要知道,你们跟夜魂究竟有什么关系。”

    杜彦航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个让人看起来很恐怖的笑容,不仅仅是邢楚焱和孔明莉看着这个笑容有些害怕,就是许玫萩和韩叶林也都被这个笑容吓了一跳:“岳墨菡,这个名字你们知道吗?”

    听到岳墨菡的名字,邢楚焱的表情猛然一震,点了点头:“当然知道,两年前在死亡游戏中的不败女神啊!当时我还向她告白过,不过据说她已经有男朋友了……只不过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她突然自杀了,那个消息我也是在她死后很长一段时间知道,才知道的。”

    杜彦航皱了皱眉,没有想到邢楚焱和岳墨菡之间还有这样一段,点了点头:“那我问你,你就没有利用你家族的人脉去探查过岳墨菡的人际关系吗?”

    邢楚焱摇了摇头:“我虽然是个官二代,但我还是有一些原则的,对于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我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做出那种事情来的。而且我当初跟她告白这件事,也就只有我们两个,还有明莉知道了。”

    杜彦航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确实啊,墨菡当时也没有跟我说过这件事。”

    听到这句话,邢楚焱已经明白什么意思了,看了看杜彦航:“难不成……你就是……”

    “墨菡曾经是我的恋人,只不过她一切都瞒着我,一切都是她自己去承担的……就是到最后她也选择了欺骗我之后自己离开了,直到最近我才知道一切的真相。”杜彦航嘴角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直到她的妹妹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样的。”

    “她的妹妹?难道是祁暮雪?”邢楚焱愣了一下,立即联想到了祁暮雪,不过接着摇了摇头,“不对,祁暮雪是没有兄弟姐妹的,这一点我是知道的,毕竟她的家里也不简单。”

    “你没有见过墨菡的相貌?”杜彦航有些疑惑了,按说凌晨和岳墨菡还是非常相似的,没有道理会认不出来。

    “因为参加死亡游戏的参赛者都会戴上一个面具的。”这时候,项月琴从楼上走了下来,解答了这一点,看了看一旁的孔明莉,露出一个别有深意的笑容,“嗨,又见面了。”

    “啊?”孔明莉愣了一下,也露出了一个笑容,“是啊,又见面了。”

    “你是?”邢楚焱看了看项月琴,有些疑惑地问道。

    “她就是昨天跟我一起在这里跟夜魂的人交战的那个少女。”孔明莉对邢楚焱说道,“不过之后她就不见了,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没想到她也是这里的住户。”

    杜彦航倒是非常惊奇,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不过现在也不用着急,回头再问她们就好,现在还是先弄清楚邢楚焱的来意比较好。

    邢楚焱点了点头:“那好,也就是说在你们这边,是有因为岳墨菡的原因,而跟夜魂产生的交集对吧?那这位姑娘,你跟夜魂又是怎样的关系呢?你昨天应该不是单纯的出手相助吧!”

    “没错。”项月琴点了点头,“我是一个孤儿,从小就是在夜魂中长大的,我曾经就是夜魂的成员。当然现在是夜魂的叛徒。至于我跟夜魂作对的原因,因为之前的待遇,因为我想要做的事情,还因为这里有一个我想要报答的人。”

    邢楚焱没有细追究项月琴的话,毕竟她如果想要说出来的话,自然会直接说出来。

    邢楚焱和孔明莉在这里呆了没有太长时间就离开了,而他们的目的也很简单,他们都是一个家族的新一代,背负着家族的重任。而夜魂又是他们的敌人,自然而然的来寻找能够信任的人了。

    两个人走后,杜彦航直接低下了头,看他的表情,显然他的心情并不怎么好。

    “杜彦航,你还在因为岳墨菡的事情自责吗?”韩叶林有些担心地问道。

    “不,他是在想另一件事情。”项月琴摇了摇头,直接又返回了二楼。

    韩叶林皱了皱眉,另一件事情的话,那杜彦航究竟在想些什么呢?

    “项月琴,站住。”杜彦航的声音中明显透露出来一些不容置疑的威压,这股威压让一旁的两个少女都有些难以承受。刚刚从厨房里走出来的嬴钰也是被这一股威压吓了一跳,差一点直接坐在了地上。

    “怎么了?”项月琴淡淡地问道,显然她并没有被这一股威压影响到。

    “你是知道的对吧?”杜彦航的眼神中竟然透露出一丝非常恐怖的杀意。

    项月琴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我是知道的,孔司令孔严诚,他是整个焱家的仇人,是他杀了你的家人,让你流离失所的。”

    听到项月琴的话,一旁的三个少女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毕竟知道杜彦航原名的,严格来说还是只有凌晨和祁暮雪才对,卢青鸢和徐婷婷也只知道“灵文”这个称呼而已。

    “你是怎么知道的?”杜彦航的眼神中杀意更胜了。

    项月琴微微一笑,露出了一个满是悲伤却还依然笑着的表情,缓缓地做出了几个口型,转身上楼了,只留下了杜彦航愣在了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