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看似无绪的道理
    没过多长时间,嬴钰和徐婷婷也到了楼下,最后是许玫萩和卢青鸢,看卢青鸢的脸上,还有一丝的泪痕,想必她刚才应该哭得很凶吧……

    杜彦航虽然知道会使这样了,但实际看到祁暮雪不再这里了,还是心中有些惆怅……

    晚饭非常简单,只是一些比较好消化的食物,虽然人数一点都没有少,但是气氛却是完全不同了,离开这里的祁暮雪和梁若兰都是跟大家相处的非常融洽,可是现在这里的两个少女倒是没有那么好相处,尤其是那个黑色齐肩短发的少女,还总是对每个人冷嘲热讽。至于莫君离,虽然不怎么说话,但是他的沉闷程度比起谷凌言还要强好几分,更是让人感觉有些不舒服。

    “我吃饱了。”徐婷婷站起身来,想要离开。

    “稍等。”这时候,那个黑色齐肩短发的少女开口了,脸上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看了看周围的其他人,“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说。”

    徐婷婷皱了皱眉,显然这个人那对周围的冷嘲热讽让徐婷婷对她的印象特别不好,不过徐婷婷还是坐了下来。

    “我还一直没有跟你们说过我的名字,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了。”少女露出一个有些古怪的笑容,“我的名字叫帆刈叶,是一个从者。”

    “什么?”“怎么会……”“这……”七个人的反应各不相同,也都有形似的一点,那就是充满了惊讶。只不过杜彦航四人是因为这个名字而惊讶,其他三人是因为她说自己是一个从者而惊讶。

    “帆刈……叶?”徐婷婷皱了皱眉,看了看这个少女,l先生前不久可是刚给她推荐了这个从者,可是现在……

    “帆刈叶,你是来自圣杯战场中的那个帆刈叶?”杜彦航立即问道。

    “没错。”

    杜彦航点了点头,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对各种领域的脑力活动都非常擅长的天才少女,对大部分人都非常非常非常地恶劣,而且还非常善于伪装,尽管外表是这样但并不是一个坏家伙。一个有多么聪明就有多么危险的少女,只有数不多的两三个人才能够得到她的认同。”现在杜彦航终于明白当时l先生那三个“非常”是什么意思了。

    “哦?你知道我的身份?看来你也是一个很鬼畜的人啊!”帆刈叶听到杜彦航这样说,露出了一个若有所思的笑容。

    “不,这是l先生,也就是凌霄寒夜对你的评价。”杜彦航摇了摇头,“我是丝毫不知道你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从者的,而且我身边的同伴也不知道。”

    “原来如此,他这个评价我还算是满意了。”帆刈叶笑着点了点头,“因为将我描述出来的那部作品,可是获得过‘十二神器’中‘虚拟终点’的称号哦!”

    十二神器!

    听到这个词,不仅仅是这边的七个人,就是项月琴和莫君离的表情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十二神器与十二魔器是很久之前,一个贴吧中某个前辈评价出的二十四“部丧心病”狂的游戏,因为其中有很多让人感觉非常难以接受的内容而闻名。有一句话说得好:十二神器颠覆伦理,十二魔器颠覆种族。这些作品只有那些心理承受能力十分十分强大的老绅士才能尝试下去。虽然有很多人都表示这些作品中不乏有几部剧情等方面非常不错甚至说非常棒的作品,但是因为其中的各种各样的重口味内容,而让这些作品渐渐地消失掉了,只流传下了一个个传说……比如说被称为“妹控的灾难”的《mtjrj》,“百合控的灾难”的《ssslzgn》,“以一个bad end而闻名”的《mrzx》等等。

    杜彦航艰难地咽下了一口唾沫,连忙岔开话题:“那个帆刈小姐,你又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呢?”

    帆刈叶的笑容收敛起来了:“这也是我要说的重点。【】这是圣杯战场中的各个科研人员研究出来的,能够让数字信号重新进入**成为生物电信号的技术,因此我也可以来到这个世界了。”

    听到这种令人匪夷所思的技术,少年和少女们又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因为这项技术非常昂贵,如果就这样放弃了**重新回到圣杯战场,对我们来说是不能忽略掉的损失。”帆刈叶继续说道,“所以我需要暂时居住在你们这里,同时执行上边交给我的任务。至于是什么任务,我就不能告诉你们了。”

    所有人都沉默了,没有想到这里面竟然还有这么多的事情,没想到来到自己这边的还有一个从者,一个来自圣杯战场中的从者……

    ------

    “欢迎第一次来到你的个人空间。”徐婷婷还是第一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而且她没有做别的事情,现实利用圣杯战场的连接装置,进入了l先生承诺给自己的“个人空间”中。而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人,也不是别人,正是l先生了。

    “assassin,帆刈叶究竟是怎么回事?”徐婷婷紧紧地盯着这个少年,眼神中透露出一丝非常明显的不满。

    l先生微微一笑:“是不是非常非常非常的恶劣?”

    徐婷婷点了点头。

    “以后就不要叫我assassin了,我的名字叫凌霄寒夜,你应该也知道了。”l先生淡定地说完这句话,才开始说下边的事情,“她是这项技术的树妖研发者,然后她自己也是这项技术的实验者。”

    “将数字信号转化为生物电信号吗?”徐婷婷皱了皱眉。

    凌霄寒夜点了点头:“没错,至于研发这项技术的原因,以及里面的内幕什么的,我还不能告诉你们,我只能说一点简单的东西。”

    “那就将你能说的东西全部告诉我。”

    凌霄寒夜歪了歪头,露出一个有些尴尬的表情:“好吧……我只能告诉你,这项技术将会是整个世界改变的契机,同时也会是一场灾难降临的前兆。”

    “战争吗?”

    “很有可能是战争。”凌霄寒夜给出了这个答案,“你也是经历过事情的人,你也知道你们所在的那个世界里的一些黑暗的东西吧?”

    徐婷婷点了点头。

    “如果让你发动战争去换取你想要的生活,你会不会同意?”

    “我没有想要的生活。”徐婷婷非常干脆地回答道。

    “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力,有时候周围的一切都会成为追求幸福的阻力,有的人选择了继续去追求,有的人则选择了安于现状。”凌霄寒夜开始讲解起大道理来,“选择安于现状的人,渐渐地被时间抹去,失去了他们的一切,而选择了继续追求的人,有的失败了,成为了罪人;有的人成功了,开创了新的时代。”

    “所以你们想要发动战争?”

    “如果能够用和平的方式去解决,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去战争,毕竟战争就意味着死亡,谁也不能保证自己在战争中可以安然无恙。虽然战争会让很多人死去,可是这是人类进步的必须要经历的事情。”

    徐婷婷听着这番话,脑海中突然想到了一个粉色的“萌物”:“丘比?”

    凌霄寒夜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整个人怔了一下,露出了一个苦笑:“是啊,如果是为了时代发展去发动战争,那那根丘比为了稳定宇宙而牺牲人类的方式有什么区别呢?时代发展什么的,只是一个谎言而已,只是我们再也不愿意看到了,看到自己在意的人痛苦。不过这一点跟你说的话,你应该理解不了吧!”

    “没错。”

    “有一种事物,能够让一切都黯然失色,能够让一切的合理变得不合理,让一切的不合理变为合理,这种东西就叫做感情。”凌霄寒夜微微一笑,“这也是我认为,作为一个拥有智慧的生命,最宝贵的,值得去放弃生命守护的东西。”

    徐婷婷没有说话,只不过看她那有些古怪的表情,显然不认同凌霄寒夜的话。

    “其实你不愿意接受‘感情’,不愿意相信别人,不正是因为你心中那被背叛了无数次之后而诞生出的一种感情吗?所以说,本来合理的事情,在你那里,已经不合理了。”

    “你究竟想要说什么?”

    凌霄寒夜笑得更加灿烂了:“单单这样去说,一点说服力都没有,所以还需要你自己去体会。”

    “人类的发展会耗费掉资源,有可能毁掉我们生存的地方,不过即便是将资源全部用光,人类还是要发展下去,因为这是不能去停止的事情。人类的感情会让一个人跟周围产生冲突,有可能会在维护自己身边的人的时候伤害到更多的人,不过即便是将那些无关的人都伤害,我们也还是要守护身边的那份温暖的,因为只有那一个或者几个最重要的人,才会是你生命的意义所在。”凌霄寒夜说完这句话,身影渐渐地消失了,“谁都会犯错,只要能够在最后找到一个能够完全信任的人,那就是值得的,试着打开你的心吧。”

    徐婷婷皱了皱眉,凌霄寒夜前后的话根本穿不起来,自己还是不明白,他究竟要说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