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终幕蔷薇
    “杀啊!”

    黑夜中,本来的宁静已经不复存在,在黄巾军的号角下,即便是没有装备没有武器的黄巾士兵,也依靠着他们的数量和士气,将一股浓浓的威压压向了淮阳城。

    “放箭!”城墙上的将领立即喊道,一个个士兵将手中的箭矢射了出去,收割着那一个个重载最前边的生命。

    淮阳城城主府,董卓的脸色有些难看:“这些黄巾反贼是怎么放过来的?那些城主的守卫都是噶烦恼什么吃的!”

    “中郎将大人息怒,黄巾军的数量并不是很多,再加上他们的装备一直都很落后,我们不用担心。”一旁,一个将领立即说道,“而且大人也不用担心尾张的军队会趁火打劫,因为他们军营内已经自己乱起来了……”

    “报!”这时候一个传令兵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南城门外发现尾张军队!”

    听到这一声报令,刚才那个将领的表情瞬间变得非常难看,连忙低着头退了回去。

    “咚!”董卓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你不是说尾张不会打过来吗?”

    那个将领抬起头来刚要解释,董卓又发话了:“不用解释了,你给我把尾张的军队挡住,那我可以什么都不追究!”

    “是,末将遵命!”那个将领立即应道,连忙抛出了城主府,以最快的速度向南城门赶去了。

    “我可是一点都不擅长带兵的,你自己想办法吧!”俄里翁非常没有干劲地说道。

    “达令,这样怠惰可是不行的!”阿尔忒弥斯皱了皱眉,将这个熊玩偶紧紧地压在了自己胸前的那一道沟壑当中,“所以我们一起努力吧!”

    “哈……我……我知道了……快……快要窒息……”俄里翁几乎被那高耸的双峰淹没了,整个人……额,整个熊都开始挣扎起来。

    关羽和张飞都已经到了筋疲力尽的时候了,可是站在他们对面的那个少女却是没有任何疲倦的感觉。至于袁绍,孙策等人已经负了不同程度的伤势,至于一些没有受到阿斯托尔福宝具太大影响的将领,则都跟这个女装少年交战起来。虽然汉军的人数多,但是他们凭借人类拥有的力量,还是打不过对面这两个从者,无论是那个红色的saber,还是那个粉色的女装大佬。

    “你们两人的实力还算不错,不过既然作为敌人,余还是给你们一个华丽的退场吧,就在余的黄金剧场之内!”尼禄看了看地上的两人,将自己的原初之火举了起来,晕笨赤红色的剑刃竟然是一瞬间变成了纯洁的白色,连她身上的服装也在一瞬间变成了一套纯白色的婚礼礼服,“春之暖阳,花之乱舞,五月的风拂过脸颊,祝福直到星辰的彼岸!开幕吧!黄金宫殿的婚礼!讴歌吧!星驰终幕的蔷薇(fax caelestis)!”

    “青龙偃月斩!”关羽强行地再次用出了自己的攻击,想要挡下尼禄的这一个招式,只不她的这一剑明显带有一股比破之势,关羽没有任何自信能够挡下这一击……

    “哈!”张飞怒喝一声,也是手持丈八蛇矛向尼禄攻击过去,与关羽相互之间形成了一个照应。

    “轰!”巨大的爆炸声突然响起,灼目的光芒瞬间散射开来,将整片空间弥漫。

    曹操转头一看,果然像郭嘉所给的锦囊里说的一样,连忙离开了这个地方……

    “曹公次行若是遇到罗马君主尼禄,定会被她用‘黄金剧场’围困,当她改变剑的颜色发动‘终幕蔷薇’的攻击时,黄金剧场就会暂时出现缺口,曹公可以在此刻赶紧离开。待曹公到达较为安全处,请立即打开第二个锦囊。”

    曹操暗自窃喜,没想到郭嘉竟然能够猜到自己会遇到怎样的敌人,还知道对方会怎样战斗,帮自己确定了这样一个逃脱方案,虽然其他的将领都死在了里面,但是对于曹操来说,只要自己跑出来就行了,之后的一切自己还能依靠别的方法挽回。

    大概跑了十多分钟,曹操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看了看周围没有人,不禁松了口气,响起郭嘉所说的话,立即打开了第二个锦囊。

    “现在淮阳城应该正在接受黄巾军和尾张军的联合进攻,请曹公先前往临城进行整备,再从长计议。淮阳城东侧有一处树林,没有敌军的封锁,曹公可从此处脱离。请曹公在脱离淮阳城范围之后,再使用第三个锦囊。”

    “此子真乃神人也!”曹操看到这个锦囊上的内容之后,忍不住感叹道,虽然距离淮阳城还有一段距离,但是他已经能够听到一些嘈杂的声音了,想必淮阳城现在应该是正在遭受攻击。至于郭嘉为什么没有直接将这个东侧的缺口告诉曹操,然后让袁绍等人改变方向,曹操是知道这个道理的,因为战场送信本来就要快,在不敢乘马的情况下,只能多人同时出行,并且选择最近的路径。洛阳的方向在西北方,而那个缺口在东方,即便是告诉袁绍他们,他们还是会选择冒险吧!

    曹操强行压下自己心中的喜意,辨认了一下方向,立即向国家所说的那个缺口行去。

    ------

    “可恶,可恶!”美树沙耶加接连不断的攻击向织田信长扔去,只不过自己的攻击要么被躲开了,要么就被她用枪给打偏了,没有任何一次攻击是真正的奏效的。

    另一边,安藤寿来和贞德已经开始对付诸葛孔明了,只不过在对方的底盘内,诸葛孔明早就已经布置好了八门遁甲和八卦阵,让两个从者根本难以找到突破口。而神裂火织和冲田总司,两个人虽然一直在对峙,但是谁都没有拔刀。虽然从某些方面来讲,两个人的战斗方式差距还是很大的,但都是剑道好手,而且还是剑法远超一般人水平的那种,这两个少女的手都放在自己的武士刀刀柄,却是没有任何一个人率先动手。

    徐婷婷看着周围的状况,有些头痛了,这样的话,自己这边根本不可能直接击败织田信长夺取圣杯,冲田总司一个人就已经非常强了,好在自己这边有一个神裂火织能够钳制住她,可是又多了一个诸葛孔明。这样下去,不仅蛮力起不到任何作用,就是用计策也是没有任何用处。或者说用计策的话反而会跟惨,毕竟对方可是诸葛孔明,徐婷婷可不认为自己能够跟这个老谋深算的军师斗智,就算是祁暮雪也没有跟他斗智获胜的可能啊!

    “你别跑!”美树沙耶加现在几乎是已经进入了一个真正应该属于“berserker”的状态,无论是战斗方式还是战斗的力度,都显得那么疯狂,连她的灵魂宝石都开始一点一点地浑浊了,只不过她现在自身已经全部沉浸在战斗中了,已经完全注意不到那边了。虽然说保留着全部记忆的她,就算是灵魂宝石污浊掉,也不会因为陷入绝望而让灵魂宝石完全转变为悲叹之种,更不会变为“魔女”,但这些对她的实力发挥以及她自身的身体承受能力还是有很大的影响的。

    织田信长其实现在也不好受,毕竟被一个如同疯子一样的家伙追着砍了这么久,心里肯定难受的要命……

    “看来赶回来的时候还不晚啊!”一个少女的声音传来,让徐婷婷立即瞪大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