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探查信息
    白天,在这种大军压境的情况下,很快就结束了,随着太阳的消失,淮阳城外迎来了一片黑暗,但是一处处的火焰却又将这里的黑暗给驱除掉了。

    杜彦航从一旁悄悄地看着尾张军营里面的情况,叹了口气,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自己这边也分出了从者archer去牵制那个archer了,不过这样自己这边就没有什么擅长收集情报的从者了,这样思考起来,反而是不怎么有优势的做法。

    “这下麻烦了,狂三现在还没有回来,我们又不知道尾张军营里面的布置,不知道哪个从者在哪个帐篷中,根本不方便出手。”杜彦航这下真的是有些愁闷了,“这下我们该怎么办才好?”

    徐婷婷摇了摇头:“除了等时崎狂三之外,我们没有任何办法。汉军和尾张军迟迟不肯交手,我们根本不能指望汉军帮忙牵制住尾张军,只能找机会直接暗杀掉对方的首领。”

    “不过这个方法也是非常危险的,只要我们没有成功,就绝对没有再重来一次的机会了。”贞德点了点头,这样说道,“所以在我们没有足够的情报的时候,千万不要出手。”

    杜彦航也明白这一点,虽然自己这边的从者实力普遍比较强,但是对方的从者数量比自己这边多很多,再加上那些被圣杯召唤出来的尾张士兵,杜彦航根本不敢贸然行动。

    “要不我们先派人帮助archer解决掉对方的那个archer?”凌晨提出了自己的想法,虽然她之前提出的一个个想法差不多都被否决了,但是她还是积极地为这个团队奉献着自己的力量。

    “如果可以这样做的话,这自然是一个很好的办法,不过现在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就是想要帮忙也做不到了。”杜彦航摇了摇头,有些自责地叹了口气,“对不起,各位,如果我没有做出留下狂三自己去对付俄里翁和阿尔忒弥斯,也许我们现在就已经拿到圣杯结束这场圣杯战争了。【】”

    “当时我们也是同意了的,不能只怪你一个人啊!”卢青鸢摇了摇头,“要不我去收集一下情报吧!虽然我不是从者,但我是记者啊!”

    “不行,你去太危险了!”杜彦航摇了摇头,“你去几乎就是直接去送死。”

    “可是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了啊!”卢青鸢微微一笑,“只要我找到尾张的从者位置,就全部告诉你们,我又办法,就是隔得很远都能够直接告诉你们的!”

    “你想干什么?”徐婷婷皱了皱眉,卢青鸢这句话怎么听都感觉有些怪怪的。

    “没什么的,只不过这基本上就是最终决战了,再有什么藏拙就有些太傻了。”卢青鸢微微一笑,看向了自己的两个从者,“berserker,lancer,你们两个听从他们的安排进行战斗就好了,我在那边如果再回来的话反而更加危险,所以你们收到我的第六个消息之后就一起出发吧!”

    “你究竟有什么办法让我们……”杜彦航皱了皱眉,还没有问完,就被卢青鸢打断了。

    “对面的军营分为九宫格样子的九个部分,从西南角的开始,往西数过去是一、二、三,之后是四、五、六。然后每一块小区域也都这样分成九个部分,如果我给的信号是11就代表是一号大区域里面的一号小区域,以此类推,明白了吗?”卢青鸢面色有些严肃地问道。

    杜彦航怔了一下,看了看她那张凝重的脸,稍微有些愣神,过了好几秒才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你一定要小心。”

    “放心吧!”卢青鸢微微一笑,伸出了一个大拇指,“我还要在里面等着接应我的同伴呢,可不会让你们失望哦!”说完,不等其他人再说什么,悄悄地但非常迅速地窜出了这片树林……

    “master!”美树沙耶加皱了皱眉,接着就要跟上去,不过被一只手给拉住了……

    “相信她。”美树沙耶加回头看了看那个一脸柔和和坚毅的法国圣女,微微低下了头,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

    “你确定不去帮他们了吗?”阿尔忒弥斯有些不解地转头看了看时崎狂三,“别忘了你还有令咒呢!”

    “我当然知道这一点咯,不过到时候你们拦住我就好了啊!”时崎狂三微微一笑,“这场战斗已经跟我们都没有关系了,毕竟他们从做出那个决定之后,便已经没有了一丝一毫的胜算了,就算我去帮忙也是一样。”

    “还真是一个狠心的女人啊!”俄里翁那只笨头笨脑的熊叹了口气,显然对于时崎狂三这样的做法有些不理解。

    “阿拉,多死上几次,对他们的成长总有好处的!”

    ------

    卢青鸢看了看面前的状况,紧紧地皱起了眉毛,本来以为会戒备森严的军营,跟自己预料的正好相反,感觉守卫非常松懈。

    “有诈?”卢青鸢皱了皱眉,悄悄地躲在了一个角落,拾起一块小石头来,以一个古怪的角度扔向了一顶帐篷。

    “噗!”

    “何者(什么人)?”帐篷里传来了一个有些愤怒的日语,接着一个尾张士兵掀开了帐篷,左看看右看看,没有发现什么便又回到了帐篷里面。

    “难道不是诈?而是这些由圣杯生成的士兵的弱点?”卢青鸢开始考虑到了这个可能性,但是她还是求稳,又将一块石头扔向了另一面帐篷试了一下,结果这次更是夸张,连人都没有出来……

    卢青鸢皱了皱眉,看了看周围的情况,悄悄地走到了刚刚没有一点动静的那顶帐篷,趴在地面上,轻轻地掀开了一个角,看向了帐篷里面。

    这顶帐篷里面没有任何一点光,而且还传来了打呼噜的声音,难不成那些士兵已经睡着了?

    卢青鸢决定冒险试一下,用自己的手敲了敲地面,然后……

    没有任何动静。

    卢青鸢叹了口气:“看来没有那么危险。”虽然这么说,但是她还是不敢有丝毫的放松,毕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一个士兵突然发现自己的存在。

    悄悄地摸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帐篷,卢青鸢终于找到了一顶看起来有些不同的帐篷,皱了皱眉之后,悄悄地靠近了那边。

    “这里面应该就会有从者了吧?”卢青鸢心中这样想道,小心翼翼地打开帐篷的一个小角,看到了里面的一个少女,一个两只耳朵尖尖的拿法杖的少女……

    卢青鸢一看清楚里面的人,立即退开了这里,毕竟如果自己待的时间太长的话,就容易被对方发现,既然知道了这里的这个从者的身份,卢青鸢还是快一点通知自己的同伴才是……

    悄悄地躲在了一边,卢青鸢微微松了一口气,嘴里吐出了两个字:“令咒……”

    ------

    杜彦航还在焦急地等待着结果,这个时候,津边爱香突然过来拍了他一下。

    “lancer?究竟怎……”杜彦航还没有问出这句话,就看到津边爱香两只手放在了自己的耳朵边,做出了一个尖尖的手势,然后右手好像是拿着一把匕首一样,左手在那虚无的匕首上面划出一条看起来像是闪电的条纹,接着她的左手在空中摇摆了一次,最后右手又在空中摇摆了五次……

    “lancer,你在做什么?”美树沙耶加现在无时无刻不在担心着自己的master,看到津边爱香这样的动作,不禁有些不爽。

    “我也没有办法,是master用了令咒啊!”津边爱香动作停了下来,一脸无奈地对美树沙耶加说道,“谁知道master为什么让我做这种动作!”

    杜彦航叹了口气,看了看津边爱香,点了点头:“卢青鸢说,对方的caster美狄亚是在一号区域的五号区域。”

    “什么?”听到杜彦航的这句话,包括徐婷婷在内,所有人都震惊了。

    “原来如此,用令咒来传送信息吗?”徐婷婷点了点头,“很奢侈地的做法。不过我倒是明白她那句‘只不过这基本上就是最终决战了,再有什么藏拙就有些太傻了’的意思了。”

    “在这种时候将令咒用出来吗?”圣女贞德点了点头,“她是一个很有想法的master啊,她不会被过去的经验束缚自己的思维,这真的很难得了。”

    杜彦航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不过她告诉我们美狄亚的位置,我感觉没有那么必要。不过想到她毕竟不是从者,能够探查到一个从者的位置已经很不容易了。”

    “没错,如果到了十二点左右,就算她没有将六个信息都告诉我们,我们也要动手了。”徐婷婷点了点头,“毕竟明天尾张军队会不会改变位置还是未知数,我们不能让她的努力白费。”

    杜彦航点了点头,转头看向了徐婷婷,总感觉她好像在这次圣杯战争中改变了很多的样子,如果是以前的她,才不会说这么多的。不过就是在这个时候……

    “支线任务三开启:确保至少有两个女性master在十个小时之后存活。”

    杜彦航怔了一下,紧紧地皱了皱眉,看了看身边的徐婷婷和凌晨……不过这个消息现在还是不告诉她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