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以一敌二
    尘土飞扬,相互卷在了一起,伴随着马蹄声而飞舞,不过它们的舞蹈可不会被谁欣赏,不美是一个外在的硬件原因,更多的是因为在这种战场上,不会有谁有心情去欣赏什么美……

    额,好像还真的有人会这样做,比如说那个造成了这尘土飞扬的景象的,那个金发巨ru的红衣少女。

    “尼禄?”杜彦航愣了一下,“淮阳城被曹操攻下了?”

    “算是也不算是。”l先生微微一笑,“准确的说是尼禄收下了不该收下的人。”

    “谁?”

    “刘玄德。”l先生说出了这样的一个名字,“那个只能自己当领袖,绝对不会委身在别人帐下的家伙。”

    杜彦航听到这个名字,点了点头:“确实,关张二人在他们三个的关系还不是特别好的时候,还是挺容易拉拢的,但是这个刘备可不是什么会辅佐别人的人。”

    l先生笑了笑:“没错啊,尤其是对于我们这种本身就拥有一些权力**的人来说,那个家伙是个非常令人讨厌的存在呢!尤其是自己的方针又跟他不一样。”

    两个人并没有再多交谈什么,毕竟尼禄的军队来了,库丘林一见此情此景,立即加大了攻击力度,想要将这个少女留下来。其实库丘林也早就想要使用“刺穿死棘之枪”了,不过贞德的攻势一直都不弱,让他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凝聚力量发动宝具。按道理讲,一般看到对手要使用宝具,处于从者对自己的自尊和自信,也会使用宝具来跟对方对刚,但是就不知道这个少女是吃错了什么药,每次自己刚想使用,她就打断了自己的蓄力,让库丘林恼火不已。

    当然,这是l先生的站前布置罢了。

    “saber,后撤!”杜彦航立即下令道,同时他的位置也暴露了出来。不过这并不重要,因为这本来就是l先生一开始决定下的。

    “master吗?”库丘林看了看这边的杜彦航,皱了皱眉,粘了上去,不想让贞德就这样逃走,毕竟现在是自己这边的人比较多了。

    “你也‘撤退’。”l先生对杜彦航说道。

    “好一个诱敌深入。”杜彦航立即明白l先生的意思了,库丘林不会这样就放走贞德,再加上他们又有援军在,这种时候库丘林是最容易大意上当的时候,只要将库丘林引到比较深入的地方,在对方的从者志愿到之前将他干掉,一切就都好说了。

    一瞬间想明白这些之后,杜彦航露出一个“愁苦”的表情看了一眼尼禄那支军队出现的方向,连忙向远方后撤去。贞德也是如此,见杜彦航撤退也立即撤退。

    “想跑?”库丘林对于对方这种撒腿就跑的举措嗤之以鼻,立即追了上去,反正自己身后有队友,有什么好怕的?就算对方有埋伏又如何,自己还撑不到自己的队友前来支援吗?毕竟距离已经这么近了。

    其实,还真的可能撑不到,如果他的对手是比他强很多或者多很多的从者的话……

    “卢青鸢,你带着你的两个从者堵住库丘林的退路,神裂你需要做什么就不用我多说了吧!毕竟我们合作过这么多次了。”

    卢青鸢点了点头同意了下来,对身旁的津边爱香以及美树沙耶加使了一个眼色。

    两个蓝色的少女立即明白了一个拿出了细剑,一个拿出了长枪,直接从后边堵住了库丘林的路。

    “嗯?”库丘林愣了一下,转头看了看两个少女,接着看到了停止后退的贞德和杜彦航,嘴角露出了一个不屑地笑容,“果然要埋伏我吗?你们也太小看我了吧!”

    “确实,我们想要短时间之内解决掉你没有那么简单,不过这也不是我们的目的。”就在库丘林刚刚说完的时候,一个少女的声音从他的身后突然响了起来。

    库丘林连忙回头一枪刺了过去,不过那一枪直接被一刀挡了下来。

    “她们只是为了保证我们的战斗不会被打扰罢了,你的对手只有我一个。”神裂火织也知道库丘林的宝具拥有怎么样的力量,其余的三人都不能保证能够在那一招之下活下来,神裂火织只能自己上场与这个家伙交战。

    l先生看了看这边,微微一笑:“开始了啊,那我也要开始了!”说完,l先生的身影突然间消失了,再一次出现的时候……

    “吞噬·虚无壁障!”

    一片片黑色漩涡凝聚在了同一面墙壁中,直接挡在了那行进中的军马面前,让他们被迫勒马停了下来。

    “是你!”尼禄愣了一下,看到l先生之后,眼神中明显有一丝的后悔,“如果我当时听从你和奉孝的意见就好了。”

    l先生将所有的黑色漩涡都收了回去,看了看尼禄那张明显多了一份憔悴的脸,叹了口气:“刘备是一个怎样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尼禄没有再说话,点了点头。

    l先生看到尼禄身边的人只剩下了一个少女,皱了皱眉:“郭嘉呢?”

    “走散了。”尼禄非常苦恼地说道,接着她的神情一抹刚才的颓丧,严肃起来,“所以就算你是我的敌人,我也会救下那个lancer的,毕竟是现在他还是我的臣子。”

    “果然要发展成这样了吗?”l先生早就猜道会这样了,尼禄并不傻,只是平时的表现让人感觉她并不是一个脑子特别灵光的少女。其实她从l先生的出现以及刚才看到库丘林与其他从者交手的情况就差不多猜到发生了什么了。

    “我知道了。”l先生点了点头,“你们两个一起来吧,我也会用出我的全力。”

    “你确定要一起?”这时候,一个一身紧身装扮的紫发女人突然间出现在了l先生面前,正是斯卡哈。

    “没错。”l先生微微一笑,“有时候我也想全力全出地打上一场,好久没有过那种拼尽全力的感觉了。”

    “好吧。”斯卡哈点了点头,将自己的两把红枪拿了出来。另一边,尼禄也从马车上走了下来,手中拿着的是形状有些奇怪的红色长剑——原初之火。

    “寒玉,炽阳,霜月,这次可是生死之战哦!”l先生微微一笑,三个少女同时出现在了他的身边,“重刃·炽(heave ed elaming)!轻刃·霜(light ed frost)!”

    炽阳和霜月各自变成了一把短刃,出现在了l先生的双手中。

    “吞噬·虚无之手!”l先生的背后,一个黑色漩涡突然出现,接着一只黑色的胳膊从里面伸了出,抓住了那个叫寒玉的少女的手,接着寒玉直接就变成了一把明显比较厚重的武士刀。

    “好久没有见过了,你的最终形态。”斯卡哈叹了口气,有些感叹地说道。

    “既然这样说了,我不好好表示一下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了。”l先生再次一笑,“噬魂领域,展开!七星星魂阵,运转!”并不只是单纯的去喊出了这两个名字,l先生的身体上,一道道黑色的花纹出现,看起来有些像是安哥拉·曼纽那种花纹,却又有很大的不同,同时他的眼神顿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其中含有了七中完全不同的感情——平淡、哀伤、愤怒、遗憾、怨恨、无助以及张狂……

    “果然很不一般。”尼禄淡淡地说道,丝毫没有因为对方身上露出的气势而有任何变化。

    “小心一点,他可以引动你的心神发生变化。”斯卡哈对尼禄说道,“我来主攻。”

    “好!”尼禄点了点头,立即将自己手中的剑提了起来,同一时间,斯卡哈也直接冲了出去。

    “炽霜舞!”l先生轻声地吐出这样三个字,接着以一个奇怪的轨迹向对面的两个从者冲了过去,甚至他的速度还要更甚一筹。

    不过,为什么总感觉他的这一招,那么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一样……

    没错,他的步伐跟当时杜彦航与薛洪涛交手时那种步伐非常相似,不过仔细看起来,又有很大的不同,虽然看起来有那么多相同的地方,但是l先生的这个步法明显多了更多的东西,看起来更加精妙一分。就好像原版与残卷的区别一样。

    斯卡哈见l先生直接展开了这种步法,微微皱了皱眉,她跟l先生切磋不只是一次两次了,对于他所会的东西,所擅长的,可以说是一清二楚,她知道这套步法最厉害的地方是什么,知道自己最好采取什么样的方法跟他交手。

    “尼禄,不要硬攻,招式不要用太死,必须要留有后手。”斯卡哈对一旁的尼禄提示道,因为在这套步伐面前,技巧不足的招式会全部被l先生利用过来对付她们。

    “我知道了。”尼禄点了点头,手中的原初之火以及蓄势待发了。斯卡哈知道想让牛短时间之内熟悉跟l先生的战斗太过于困难了,只好自己先攻击过去,一枪刺向了l先生的心脏位置……

    果然,被躲开了!

    而且,还有一把短刀向着自己的脖子划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