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没有出现?”祁慕雪看了看周围的情况,并没有发现那个本来会在浓雾中突然出现的小女孩。至于开膛手杰克,现在应该被caster拖住了才对。”

    “已经叫了。”祁慕雪点了点头,“现在还是先对付这个rider吧!”

    杜彦航没有再回应,直接提剑冲了过去,一剑刺向了阿斯托尔福那平平坦坦的胸部。

    “跟少女战斗的时候不要攻击胸部啊!”阿斯托尔福皱了皱眉,大喊道,不过接下来他就发现了有些不对劲,“诶?我好像说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杜彦航可不会抽出时间来陪他卖萌,那一剑的轨迹丝毫没有变化。

    这么简单的一剑你还想击中我?阿斯托尔福心中这样想道,一剑回了过去,直接向杜彦航持剑的右手手腕刺去。

    不过……

    “咦?”阿斯托尔福愣了一下,完全没有想到杜彦航会以一个看起来完全没有办法变化过去的轨迹运剑,直接一剑在另一个角度刺向了阿斯托尔福的脖子。

    阿斯托尔福怎么说也是一个从者,立即后退躲过了杜彦航的这一剑,本来他见对方是一个master并不是一个从者,还以为对付起来会很轻松,但是对方的剑法非常奇特,弥补了很大的实力差距。

    “嗖!”就在阿斯托尔福刚刚躲开了杜彦航的攻击的时候,祁慕雪的一箭也射了过来,而且那还不是一般的箭矢,是一支淡紫色的魔法剑。怪不得祁慕雪会说在圣杯战场里面能跟杜彦航和徐婷婷打个差不多,但是在现实中就没有办法跟他们抗衡,因为她有很多的实力都在“圣杯魔法”上面。

    阿斯托尔福立即举剑防御。就算是在他们从者看来这两个master也都有很不错的技巧与能力,但是他们单纯的力量方面距离从者还有很大的距离。当时杜彦航自己一个人只弱了毒岛冴子一筹,还拖住过川神一子,不过那都是在她们只使用出人类的力量的情况下,怎么说从者也要比人类强大太多了,并且并不只是在宝具方面。不然像是王校长那样参加过无数次圣杯战争的家伙,岂不是比从者还要强很多了?

    “轰!”魔法箭矢跟剑碰撞在一起,并没有发出金属碰撞的那种声音,那支魔法箭直接就爆裂开来,发出了巨大的爆炸声。

    “航,这是烟雾弹,趁机攻击。”祁慕雪连忙对杜彦航说道。

    杜彦航点了点头,直接就冲进了那团爆炸形成的烟雾里面,再次一剑刺出。杜彦航经过这一段时间在圣杯战场中的各种特训,自己的实力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就算是看不见,他也能感觉到阿斯托尔福的位置。

    不过,并不是只有他能感觉到对方的位置。

    “叮!”一声轻响,杜彦航直接被这一下两把剑的交锋给冲了出来,倒飞向祁慕雪现在所在的位置。

    紧接着,一个绯色的身影也从那团烟雾中冲了出来。

    “嗖嗖!”祁慕雪见势不妙,也来不及说话了,直接两支魔法箭射了出去,掩护一下杜彦航。

    “没用的!”阿斯托尔福嘴角露出一个微笑,将两支魔法箭弹飞了出去,继续想着杜彦航攻击去,而且那一剑直至杜彦航的胸口,显然没有任何留情。

    杜彦航皱了皱眉,看着眼前那逐渐放大的剑尖,连忙用自己手中的剑迎了过去,不过现在冲势在阿斯托尔福那里,再加上从者的力量本来就比人类要强很多,杜彦航自己根本不知道能不能挡住这一剑。

    “叮!”一声轻响,阿斯托尔福被一剑掀飞出去,而掀飞她的……

    那是一柄明显梗厚重一点的,带有浓浓的西洋风的宝剑……

    “宝剑杜兰德尔……”阿斯托尔福皱了皱眉,看到了那个突然将剑挡在了自己面前的银发少女。

    “城主大人来了!”也不知道是谁喊了这么一声,周围的士兵们顿时时期高涨,一个个就跟吃了spring药了一样。

    “来了一个从者啊!”阿斯托尔福微微一笑,“看来那孩子没有成功啊!”

    “谁知道呢!”贞德回应一句,直接提剑而上。

    为什么来的从者是贞德?那时崎狂三去哪里了?

    “阿拉阿拉,你的宝具好像对我没有什么用处呢!”城外,一个小山丘之上,一个身穿黑色与血色混合而成的哥特服装的少女微微一笑,将枪口对准了自己面前的那个蓝色的lancer。

    “切,明明lancer对archer有加成的,为什么我的宝具被她克制得那么死?”库丘林看着面前的那个少女,感到一阵无力,无论自己杀死她多少次,都会有一个新的她出现,就算是自己使用出了“刺穿死棘之枪”,刺穿了那个少女的心脏,她还是能够在不久之后完好无损地出现在自己面前……

    “因为自古枪兵幸运e啊!”

    “你妹的幸运e!(この野郎、ラッキーeじゃない!)”库丘林听到这句话就来气,不就是某个无良的作者让自己在所谓的嘉年华里面各种奇葩死法吗?至于这么黑我?

    “你可真是狠心啊,竟然会连续杀死我这种美少女这么多次……”时崎狂三立即露出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你难道不会心痛吗?”

    “可恶,看起来就是一个跟梅芙那个贱人一样危险的女人……”库丘林喃喃道。

    “你好像说了什么很失礼的话哟!”时崎狂三微微一笑,既然如此就让我送你退场吧……

    库丘林皱了皱眉,没有说话,只是一直警惕着眼前这个少女,“师傅那家伙怎么还没来?算了,一开始就没打算指望她。”

    那么问题来了,斯卡哈又在什么地方呢?

    “所以你准备怎么办呢,斯卡哈姐姐?”l先生微微一笑,其实在他的心里,是非常想跟斯卡哈交手的。

    “如你的意,并且也如我的意了。”斯卡哈微微一笑,“如果我的那个徒弟自己连一个archer都对付不了的话,那还是别说我是他师傅了。”

    “这话有些苛刻了吧?”l先生送了耸肩,毕竟他的对手是那个人啊!

    “至少时崎狂三是杀不了我的。”斯卡哈微微一笑,“所以我那个傻徒弟如果赢不了的话,又怎么能杀的了我呢?”

    “说得也是。”l先生点了点头,“那就开始吧!寒玉,炽阳,霜月!”

    这次l先生直接喊出了三个名字,同时三个少女出现在了l先生的身边,除了寒玉之外,另外两个是长相一模一样,只有衣服颜色,头发颜色和瞳色不同的少女,一红一蓝,如果还要找她们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她们一个在左手戴了一个蓝色玉镯,另一个在右手戴了一个红色玉镯。

    “果然还是你所擅长的四打一啊!”斯卡哈每一次都要拿这一点嘲笑l先生一下。

    “喂,我的宝具拥有人形态我也很绝望的好不好?”l先生白了她一样,右手牵着炽阳的左手,左手牵着霜月的右手,猛然往中间一拉,两个少女瞬间消失,变成了两把短刀,一把红色一把蓝色,至于刀的形状,正好就是杜彦航令咒两侧的匕首的形状……

    “重刃·炽(heave ed elaming)!轻刃·霜(light ed frost)!”l先生拿出了自己到这个世界以来第一次用出的宝具,因为他知道,如果不使出全力,他也有很大的可能死在斯卡哈手下。

    “另一个呢?不上了吗?”斯卡哈看了看一旁的寒玉,皱了皱眉。

    “总用一种套路不太好吧,于是我今天准备来点花样。”l先生说完,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