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archer登场
    “阁下是何人,为何阻拦我等?”刘备看到l先生轻轻松松地挡下了他们的攻击,心里有些发虚,如果这个人一起打过来的话,恐怕自己和关羽也根本挡不住他们的攻势,“尾张作乱,阁下有如此本事,为何不匡扶汉室,却是与贼人为伍?”

    l先生皱了皱眉,听着刘备那番话差点就忍不住直接一巴掌扇过去了:“我站在她这边,仅仅就是因为看不惯你,这可以了吧?”

    听到l先生的话,刘关张三人都是一愣,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回应好了,对方的这个理由找的是实在是太没有道理了,反而让他们不知道该去从哪个方向击破。

    “美杜莎,看在我的面子上,今天先算了如何?”l先生转头看向了美杜莎,丝毫不避讳地看向了她的那双紫色的眼睛。

    美杜莎见他的视线完全锁定在自己的眼睛上,皱了皱眉,撇开了头:“我知道了。”说完,驾驭着洁白的天马就向回飞去了。

    “哪里走!”张飞一见对方要逃,一个深蹲,直接拔地而起,手中的丈八蛇矛直接向那匹天马的腹部刺去。

    “麻烦……”l先生叹了口气,“寒玉,拦住他。”话音刚落,一个长相跟l先生颇像,但是个子偏矮小的少女突然出现在了张飞的上方,一把抓住了他的丈八蛇矛,同时一脚踢向了张飞的大脑门子,瞬间黝黑的大汉就跟流星一样向地面撞去了。

    “三弟!”刘备和关羽连忙赶上来,不过张飞跟他们之间的距离还是非常远的,两人根本来不及赶过去,于是张飞还是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大坑。

    “阁下为何出手伤人?”刘备抬起头来,看着l先生,语气中满是愤怒地说道。

    l先生撇了撇嘴,根本就不想去搭理他,倒是一旁那个叫“寒玉”的小姑娘双手一掐腰:“哥,这个人不讲理的啊!明明是他们先动的手!”

    “别跟他讲理,无论你怎么说他都能说成他占理。”l先生摆了摆手,“你先回来。”

    “哦。”少女应了一声,突然消失掉了,就好像她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你们三个,别的事情你们爱咋样咋样,我不管。”l先生看了看地上将张飞扶起来的刘备和关羽,淡淡地说道,“但是,在需要来到这里的人来之前,如果将这场战争弄得不好玩了,我可不会饶了你们。虽然我不知道他们需不需要你们也活着,没办法下死手,但是囚禁这点小事还是很轻松的。就凭你们三个的本事。”说完,l先生的身影直接消失了,跟刚才那个少女消失时的样子一样。而另一边美杜莎已经骑着天马飞出了好远,尾张军队也开始撤退了。

    “大哥,别管他,俺一矛就能给他戳出一个大窟窿来。”张飞瓷牙咧嘴地说道,“诶呦,俺的腰……”

    “那个人也是从者,从者都不可信之!”刘玄德沉吟了一会儿,狠狠地跺了跺脚,非常气恼地说道。

    另一边,l先生直接回到了美树沙耶加身边,别说伤势,就是气息紊乱也感觉不到一丁点。

    “为什么直接就过去了?也不跟我说说一声?”美树沙耶加对l先生问道,不过她也只是感觉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才有些尴尬地选择了这样一个问题的。

    “assassin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啊。”l先生微微一笑,“不是突然出动还能叫assassin?”

    美树沙耶加被他这句话弄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突然想到了什么,再次问道:“刚才那个少女是什么从者?”

    “她?她不是从者。”l先生微微一笑,“她是我的妹妹。”

    “妹妹?”美树沙耶加愣了一下,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意思。

    “她也是我的宝具。”

    “什么?”美树沙耶加吓了一跳,她确实从巴麻美还有佐仓杏子那里听说过,这个人的宝具有些奇怪,但是完全没有想到,他的宝具竟然是一个人,还是他的妹妹……

    “不要这样大惊小怪了,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宝具多的是了,我这还不算是最奇葩的。”l先生有些受不了美树沙耶加这个表情了,无奈地叹了口气,“好了,先离开这里吧,顺便去找一下其他的从者,如果从者都聚到一起的话,master找我们也会变得轻松一些。”

    美树沙耶加点了点头,算是从刚才那个奇怪的宝具那里缓过神来了。

    l先生微微一笑,刚想要转头,突然注意到了什么,连忙看了过去。

    “怎么了?”

    “那个少女。”l先生微微一笑,看到了一个一直站在一旁注视着这场战斗的银发少女,她的身上穿着金属制的铠甲,腰间还别着一把剑,“没想到她也来了啊!”

    “她?”

    “回头让她自己跟你介绍吧!”l先生微微一笑,身影直接消失在美树沙耶加的身边,出现在了那个银发少女的身旁。

    ------

    一条小路的旁边,一个树丛中,两个少女窝在里面小心翼翼地看着外边的情况。

    “应该走了吧?”嬴钰有些担心地对祁暮雪问道。

    “再等一会儿,等他们走远了我们再出来。”祁暮雪叹了口气,“真是的,尾张的军队居然追得这么快!”

    嬴钰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毕竟自己惹出来的麻烦连累到了祁暮雪,自己根本没有资格去说什么。

    “saber的方向就在北边对吧?”祁暮雪转头对嬴钰问道,“我们现在还是快一点找到从者比较好,我们的力量也就能对付一些士兵和特别弱的那些将领,那些厉害的家伙我们完全不是对手。”

    “没错的,就在北边。虽然方向略微小幅度变过几次,但是大致还是那边的。”嬴钰点了点头。

    “看来是不远了。”祁暮雪微微松了口气,至于祁暮雪为什么决定先跟嬴钰去找saber,原因很简单,因为archer的位置她根本没有办法确定,她根据令咒感觉到的是四面八方都有那个archer的存在……

    “地图。”祁暮雪转头对嬴钰说道。

    “给。”嬴钰立即从自己背着的一个包裹里面拿出了一张地图,祁暮雪将地图展开后,仔细地判断了一下位置,“淮阳城吗?”

    “淮阳城?怎么了?”嬴钰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意思,连忙问道。

    祁暮雪将地图交给了她:“saber大概率在淮阳城。不过那个城市现在可是四方交战的总前线啊!”

    “那怎么办?”嬴钰一听这句话,立即有些害怕了,如果到了前线就会遇到那种大型的战争,在那种场景下自己一个人就是渺小的,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金戈铁马将一切都吞噬掉。

    “就算再危险我们也要去。”祁暮雪叹了口气,“不要忘了,我们这次的任务就是修复这个特异点,我们早晚有一天也需要去参加那场战争。”

    嬴钰怔了一下,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无奈地点了点头。

    “先别说话。”祁暮雪立即压低了声音,一动也不动,嬴钰也明白祁暮雪为什么这样做,连忙秉住了呼吸。祁暮雪虽然在思考着各种各样的问题,但她的注意力还是一直在外边的,时刻注意着有没有人经过。

    “啊啦,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呢?”这时候,突然一个声音从两个少女的身后响起,将她们两个吓得差一点直接就扑了出去……

    “狂三!”祁暮雪愣了一下,不过立即反应过来了,“你是archer?”

    时崎狂三笑着点了点头:“当然咯,master,这次也要给我很多好吃的猎物呢!”

    “自然的哦!”祁暮雪感觉自己的心情一瞬间变得异常好,有这个跟自己很是熟悉,配合起来也很默契的archer在的话,这次的圣杯战争要简单很多了。

    “什么人(何者)?”另一边,一个个尾张士兵也发现了这边的动静,立即举起火枪对准了这边。

    “哎呀,这就先遇到很好的猎物了呢!”时崎狂三从树丛后走了出来,直接展开了灵装,“master,我开动了哟!”

    “嗯?好像有从者的味道啊!”时崎狂三刚想要开枪,立即感觉有些不对劲,这周围好像还有其他的从者,而且如果没错的话,就是尾张的那些从者了。

    “你们几个还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去巡逻?”一个少女的声音突然从道路的拐角处传了过来,接着就走出了一个身穿绿色与白色为主色的和服的少女。这个少女手中还拿着一把折扇,绿色的长发旁边还带着两个白色的角,虽然她的行为举止都是大家小姐的样子,显得端庄无比,但是从她的表情中,却是看出了一丝跟时崎狂三很像的神情……

    “清姬大人,她……”一个尾张士兵立即行礼,看了看另一边的时崎狂三。

    “原来是来客人了呢!”清姬微微一笑,用折扇挡住了自己鼻子以下的部位,“你们先去巡逻吧,这里我来招待。”

    听到清姬的话,那几个士兵如获重负,赶忙离开了这个地方,原因很简单,那个刚刚从树丛中走出来的那个还会突然变装的少女,脸上带着一种根清姬一样的危险感。

    “竟然是清姬……”祁暮雪叹了口气,饶有兴致地看着外边,“这下有意思了。”

    不过与祁暮雪不同,嬴钰则是害怕起来,如果这两个人打起来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