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解决措施
    “你们这是……一共瞒了我多少东西啊!”我有些虚脱地靠在了椅子上,“我相信你们的能力,我也相信你们不会做出出格的事情。你们没有必要跟我禀报每一件事情,但是也不要瞒着我好吗?”

    我抬头看了看他们,一个个都低着头,他们也知道我是为什么生气,毕竟我是这里名义上的首领,就算我平时不去管理什么事务,只有在有大事的时候我才会出面,但是这不能是他们将这么多事情都对我隐瞒的理由,尤其是那些重要的事情,那些会在很多地方带来很大影响的事情。

    “算了,我也没有资格说你们,毕竟我平时也就是一个甩手掌柜,几乎什么事也不管,只有在英灵殿区域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才会跟我说,在你们心中也许都成为一种定律了。”我无奈地仰面朝天,闭上了眼睛,“从今天开始,我会做出改变,我希望大家也能配合我好吗?”

    没人说话……

    我无奈地笑了笑,我这个最高统治者,竟然沦落到了这种地步。

    “会的。”这个声音我很熟悉,我知道这是谁回答的,是我的女儿寒穹歆,现在也就只有她和雅丽丝还会这样对我,我知道其实在那些从者们的眼里,我根本就是一个不合格的统治者……

    不过……也有一些事情是挺让我意外的。

    “统领,如果你真的准备这样的话,我们定会全力协助你。”那是一个拥有淡紫色长发,带着深紫色手套的少女,她平时不会再中央宫殿,因为我一直都让她去做一些其他的工作。

    “谢谢你,雾切。”我微微一笑,至少她的话,是发自真心的,这一点我还是能够听得出来的。

    “天泽不要这样消沉了啊!姐姐我也会全力协助你的。”这个少女的声音我也很熟悉了,她是主要负责各种各样的器械研发的篠之之束,也是我比较熟悉的一个从者。

    接着,一个个从者也表示愿意相信我,愿意帮助我去完成接下来需要做的事情,不过有一些人是真心的,也有一些人只不过是跟着去说而已……

    “统领……”一个拥有一头金黄色秀发,和一双浅蓝色瞳孔双眸的少女走了进来,“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先坐吧。”我露出一个我自己都知道会有些难看的笑容,让宫园薰先坐在了一边,然后才开始问道,“那个风华学院的校长就是当年你跟我申请的那个竞技选手吗?”既然宫园薰还不知道这些,想必是雅丽丝还没有跟她说明,而是让她直接来这里了。

    “是的。”宫园薰点了点头,“我当时是向统领申请亲自参加那场圣杯战争的,然后那个人感觉还不错,我也就提交了让他拥有圣杯战场内的个人空间的申请……难道是他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他应该很快就到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叹了口气,“他……太偏激了。”

    “偏激?”宫园薰愣了一下,但是碍于她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一脸的疑惑。

    “本来他做的事情,已经够永久消除资格的了……”我稍微顿了一下,看了看另一边站着的其他的从者,“但是没想到他们瞒了我很多很多重要的东西。‘夜魂’和‘尘语’你知道吗?”

    宫园薰点了点头。我看到这一切,无奈地笑了笑,看了看一旁将头低得更加离谱的从者们:“我是今天才知道还有这两个组织的存在,明明是这么重要的事情。”

    宫园薰听到我这样说,也是吃了一惊,毕竟这两个组织已经成立很长时间了,完全代表了现实世界的科技最巅峰。“夜魂”就是管理死亡游戏的组织的总称,而各国的死亡游戏也是他们和各国政府合作之后进行的;至于“尘语”则更是恐怖,据说他们掌握了让死人复生的技术,而且他们也一直派那些被“复活”的人参加圣杯战争,一直在窃取着圣杯战场的资料……当然,虽然从者们都没有告诉我这两个组织的存在,但是他们对这两个组织的处理还是不错的,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损失。

    没过多长时间,那个风华学院的王校长就赶到了,跟他一起来的还有我的孙女寒竹叶以及重孙女寒月晨。

    “王忠将是吧?这名字不错。”我也是第一次见这个校长,我能看得出来,他至少不是一个什么坏家伙,也许正如我之前所说的,他有些过于偏激了。

    “是的,寒统领叫我来究竟有什么事情?”王校长躬了躬身,非常敬重地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够快一点,因为‘夜魂’的人找到我的学校里去了。”

    “跟寒统领说话还敢提要求?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一旁的一个银发少女立即语气非常不好地说道。

    “提亚拉,无妨。倒不如说他这句话在我这里倒是加分了。”我微微一笑,对着那个少女摆了摆手,“的确,对于一个上位者来说,被问话的人这样说,会感觉很不爽,但是你能够为了学校里的学生去做出可能得罪我的举动,这一点我很满意。”

    王校长都没有说话,不过能够看出来他稍微放松了一些。

    “不过,王校长。”我的语气有些严肃了,“那,现在正在进行‘修复模式’测试的十个人,是不是你的学生呢?”

    听到我的话,王校长整个人彻底的放松下来:“没错,他们是这一批里面非常优秀的十个学生,现在让他们也加入我们这边,这样我们的力量就会越来越大,我们总有一天能够争取到从者应该拥有的利益。”

    我点了点头:“没错,如果他们能够加入我们,确实是一件好事,不过……就因为这样就去剥夺他们选择的权力吗?”

    “曾祖父大人,到底怎么了?”寒月晨听到我的话,立即问道,显然不明白我究竟是为什么这样说。

    我叹了口气,开始说起这件事来,毕竟这里不止有她一个人不知道……

    “校长,你为什么做这种事情!”寒月晨再还没有听完我的话的时候,就已经露出了惊讶地神情,等我说完一切之后,直接抓住了王校长的领子,质问道。看王校长那种表情,显然寒月晨的力气一点都不小,反而大得惊人。

    “如果让他们自己选择,徐婷婷和谷凌言会带着所有人都不同意的。祁暮雪本来就两边犹豫,如果徐婷婷从中做些什么,很容易让祁暮雪选择那边,那样的话杜彦航也有很大的可能不跟我们走,他不同意的话,凌晨和梁若兰更不可能同意了。”

    “可是你……你……”宫园薰一脸担心地看着王校长,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去说比较好。

    “王校长,你很了解他们。”我淡淡地说道,给寒竹叶示意,让她拉开寒月晨,“那你应该知道,那个卢青鸢是一个反抗精神很强的丫头。”

    王校长点了点头。

    “那你这样强迫他们,她会怎样做?她会真心地帮助我们吗?”我直接将这个问题抛了出来,“祁暮雪还有她的父母,梁若兰除了她的父母之外还有她的哥哥,韩叶林还有自己的妹妹。你这样做,直接让她们跟自己的家人永别了,她们会怎么想?岳墨薇还有她姐姐的仇没有报,许玫萩还有自己的执念没有完成,你直接断绝了她们许多年生存变强的动力,她们会怎么想?更别说徐婷婷从来都没有相信过我们,更别说嬴钰一直担心自己会受到欺骗,你这样做不是直接让她们恨你吗?两个男生也许不会反应的那么强烈,但是他们身边的女孩子们都对你充满了敌意的时候,他们两个会怎么做?谷凌言我先不说,至少焱灵文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就因为他姓焱!”

    我那个校长本来还准备了各种各样的说辞,但是听完我说的这一切之后,他直接就哑火了,犹豫了好久之后……

    “但是已经这样了,还能怎么做?”

    “我已经让食蜂通知过医院了,他们会提供护士和营养液。结束之后就说,这是测试他们能不能在各种各样不利的环境下保持冷静,保持理智,继续战斗下去。”我淡淡地说道,不过这也只是被迫的补救方法了,“至于他们有几个人会相信,我就不知道了,另外他们这个团队肯定会解散,甚至会有人直接选择退学,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王校长咬了咬牙,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接下来,你的一些行动,都需要直接向我请示,除了我之外的任何人签字都不管用,就是雅丽丝和穹歆也不行。”我继续说道,“记住,就算是时机再危急,所谓的为了大多数去牺牲少数人,这种做法我也不允许。就算他们是少数人,那他们为什么要被牺牲?不要用什么大义去试图说服我,因为我曾经就是这种少数,我知道对于那些人来说,这是多么残酷的一件事。”

    “是,寒统领。”王校长点了点头,不过他的表情满是痛苦,也许是真的认识到了自己做法的不对之处,也许是对自己良苦用心最后却做错了事的痛苦,也许两者都有……

    “王校长,既然你是被宫园薰改变的,那么你至少不要做让她伤心的事。”我叹了口气,“以后想清楚之后再行动,如果因为自己的行为让自己身边的人痛苦,那还不如什么都不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