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寒天泽发怒
    下邳城郊外,一个破旧的茅草屋里……

    “这下是真的麻烦了啊!”杜彦航叹了口气,“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怕是我们的主线任务二只能放弃了。”

    卢青鸢点了点头:“毕竟那些从者又搞出了这样一套,现在黄巾军和东汉的军队倒是好说一些,可是那所谓的‘尾张’和‘罗马’就没那么好对付了啊!”

    “你说圣杯是在织田信长手里还是在不知道究竟是谁的罗马皇帝手里?”杜彦航有些疑惑地问道。

    “织田信长的可能性更大一些,毕竟那些百姓不是说,尾张的士兵手里都拿着会‘喷火的铁管’吗?”卢青鸢分析道,“也许是因为对方的从者很不凑巧正好有两个王者,才会出现有两个新势力的这种情况。”

    “很有道理。”杜彦航点了点头,“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先去找你的从者?”

    “其实如果可以的话,先去找assassin比先去找berserker要好一些,毕竟berserker不能用常理去考虑他们的想法,如果遇到什么麻烦的事情,也许会出现危险。”卢青鸢这样说道。

    杜彦航微微一笑:“其实从另一个方面讲,如果不先去找berserker的话,他如果搞出什么麻烦事来,很有可能让我们直接少了一位从者,这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而且……我刚才感觉到assassin的位置突然间有了很大的变化……”

    “有很大的变化?那岂不是说他就在附近?”卢青鸢皱了皱眉,“毕竟令咒给我们的指示只有方向,只有他跟我们的距离很近的情况下,才会出现这样突然间有大的变化的情况啊!如果说是远距离传送的话,那他就不是assassin了,那就是caster了……”说道这里,卢青鸢突然愣了一下,想到了一个可能。

    “没错,如果assassin和caster在一起呢?”杜彦航拍了拍她的肩膀,“先去找berserker吧!再说就算是assassin在附近,他想要找我们的话,怕是早就过来了,这样反而让我感觉他有很大的可能是故意不出来的。”

    卢青鸢感觉杜彦航的说法有些很奇怪的地方,但是仔细一想也是合情合理,只得同意下来:“好吧,先去找berserker。”

    这里是下邳城的北郊,而卢青鸢感觉到的berserker的方向,大致就是他们所在位置的西边了,不过西边这么大,谁知道究竟在什么地方呢?这次的圣杯战争又没有划定地点,如果要跑遍整个华夏,估计到时候黄花菜都要凉了。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杜彦航有些无奈,咽了口唾沫。

    “怎么了?”卢青鸢怔了一下,不过下一秒立即就明白杜彦航所说的想到的是什么问题了,“你是说……时间?”

    杜彦航点了点头:“虽然圣杯战场内的一天,在外边只是一个小时,但是这次的圣杯战争显然不是短短的七天就能够结束的……还记得校长说的吗?给一个星期的休息时间……估计不是一个星期的休息时间,而是这一个星期我们全部用完,也不一定能够结束这场圣杯战争吧!毕竟,这次我们的战场可是……整个华夏啊!”

    听到杜彦航的话,卢青鸢感觉自己额头上冷汗都快要下来了,瞬间发觉自己呼吸有些困难……

    “喂,你没事吧!”杜彦航一看卢青鸢情况不对,立即担心起来,毕竟跟别人不一样,卢青鸢身上还有一种说不清楚究竟是什么病的怪病,还是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有生命危险的怪病……

    “还……还好。”卢青鸢长出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我们现在也没有办法从这里出去,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的身体会受不了吧!没有进食的话还好说,如果没有饮水的话……”

    杜彦航突然想到了一个非常恐怖的可能性:“那我们只能将意识数据化,直接生活在圣杯战场中了。”

    卢青鸢的脸色一瞬间铁青起来,攥了攥拳:“虽然现实世界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虽然如果直接告诉我我又很大的可能会选择来到圣杯战场中生活。可是……我讨厌这种一切都被别人安排好的命运,我讨厌这种被别人掌控了一切的感觉……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一定会用我自己的行动让他们后悔的!”

    “稍安勿躁。”杜彦航知道这种时候想要安定她的情绪是不可能的,不过现在也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一切都还没有定论,有可能还有转机,我们不必要着急,有些事情我们还是要等真相全部明了之后才能决定。现在我们还是先把我们该做的做完吧!”

    卢青鸢也知道越是这种时候,越应该冷静,点了点头,强行将自己心中的愤怒给压了下去:“杜彦航,你是因为什么才会同意的?”

    杜彦航自然是明白她说的是什么:“为了那些跟我之间产生了不能分割的羁绊的从者。尤其是……那个傻得在那个地方等了我两年多的傻瓜。”

    听到杜彦航的话,卢青鸢点了点头:“不过你要小心一点,圣杯战场的当局很有可能以他们作为威胁,去让你做你不愿意去做的事情,如果他们真的连这种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

    “所以你们就答应了?你们脑子里都浆糊了?”在圣杯战场中,感觉被欺骗了的杜彦航他们很是愤怒,但是从另外一边,圣杯战场英灵殿区域的中央宫殿,却有一个人更加生气……没错,那个人就是我。

    “主人,消消气,她们也是为了能够争取到更多的资源……”

    “雅丽丝,你不用替她们说话。”我感觉我的心里就行被堵了一层又一层厚厚的城墙一样,感觉自己的呼吸和血液流动全被阻拦住了,“风华学院的那个校长,把他给我叫来,就说我寒天泽要跟他理论理论!”

    没有一个人动,不过我知道她们并不是不停我的命令,而是因为谁也不知道我想让谁去做这件事,也不敢随意地离开这里……

    “铃香,你去。”

    “是。”粉色长发的少女点了点头,走出了这间房间,去联系那个让我气愤不已的校长了。我知道我现在的情绪很不稳定,甚至很有可能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但是这件事关系到圣杯战场以后还能不能继续存在,关系到以后还能不能让大家继续生活在这里……

    我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快要虚脱了,连忙坐在了椅子上,突然想到了好多好多年前的那个元首,也许我刚才就跟他一样,开始咆哮了吧!不过他是因为陷入了穷途末路,而我这里还有转机。

    “那十个人,能够留下的,估计就只有三个了。”我叹了口气,“其他人就算不会敌视我们,也不会答应我们的要求了。对了,夜空,那个校长是为什么有这么大的权力的?他的权力快要跟英灵一样了。”

    “宫园薰。”三日月夜空淡淡地说道,“他是因为宫园薰才有的进入这里的权力。当然你曾孙女也在那个学校这件事你知道吧?”

    “就是那个被劝退了的竞技选手对吧?我知道了。不过你们也就任凭他这样做?连这么大的事都不跟我说一下的?”我突然想起了,现实中的几年前确实有过这样一件事,“雅丽丝,先跟宫园薰说一下现在发生的事情,那个丫头善良得要命,如果我们直接对那个校长做出处罚的话,她心里也许会不好受。”

    “我知道了,主人。”雅丽丝点了点头,立即去忙了。

    “浅葱,你跟现在正在进行那场圣杯战争的所有的从者说名这件事,至于他们那边改怎么处理,全部交给‘l’去解决。”我继续布置命令,对蓝羽浅葱说道。

    “是的。”

    “穹歆,让竹叶和月晨回来一趟。”

    “我知道了,父亲。”

    “食蜂,你去跟那个城市的医院交涉一下,如果l不准备暂停这次的圣杯战争的话,那就先确保他们能够回到那个世界吧。”

    食蜂操祈点了点头,也离开了这个房间。看到她们出去之后,我也稍微缓了口气,倚在了椅子背上,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将是一场灾难的开端。”

    ------

    王校长正在优哉游哉地玩着手机,突然间手机屏幕一卡,整个游戏界面都顿住了……

    “我……这辣鸡手机!”王校长刚刚说完,横屏的画面突然竖了过来,显示了一个号码……原来是有人打电话……

    “谁啊!真是的,打扰我打游戏,这些肯定死了。”王校长有些不爽地接通了电话,“喂,风华学院校长办公室……哦!寒女士,怎么了?”

    王校长就这样听着对面的话,额头上的冷汗一滴滴地流淌下来,就好像要大难临头了一样……

    “好的,我马上就去,谢谢您。”王校长非常谦虚礼貌地对电话的另一边说道,对面的人不是其他人,正是寒月晨的母亲寒竹叶,寒竹叶的那一句“爷爷说要跟你商讨一下”更是让王校长心头一颤……

    “寒天泽……那个传奇人物我还真的从来没有见过……”王校长无奈地叹了口气,“不是说这十个学生的问题就交给我了吗?为什么还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校长,校长在不在?”这时候,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那个声音王校长也很熟悉了,正是寒月晨。

    “我在,出什么事情了?”王校长打开了门,他现在多么希望,寒月晨也是来跟自己说刚刚接到电话听到的那件事的啊,如果寒月晨再说出什么其他的不好的消息,那可就真的麻烦了。

    寒月晨喘了两口粗气:“校长,‘夜魂’的人来了。”

    “什么?”王校长睁大了眼睛,嘴巴也合拢不了了,这下是真的要出事了……

    “嗡……”突然传来了手机震动的声音,寒月晨立即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一看上面的显示,二话没说直接就接通了:“喂,妈妈。”

    “什么?现在吗?可是……好吧,我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