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杜彦航的心思
    杜彦航皱了皱眉,他也是能够感觉的出来,徐婷婷的过去有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的,可是送命……总感觉有些夸张了。

    ls小姐微微一笑:“关于她的过去,我也不知道太多,只是她现在表现出来的样子,跟我的一个同伴当年很像……对于她来说,有一个对她很重要的人,能让她的心境发生改变,不过对于徐婷婷来说,她现在的处境要更加孤独一些。”

    杜彦航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我们会努力解开她的心结的。”

    “不是你们,而是你。”ls小姐摇了摇头,“而且只有你能够做到。多的我也不说了,我带你出去,如果是你自己的话,在外边走动肯定会被抓起来的。”说完,ls小姐便站了起来。

    杜彦航也跟着站了起来,就这样又走下了楼,在两仪式和赤瞳将门打开之后,走出了这里。

    “果然,算上所有的从者的话,还真的是人才辈出,连你们两个也沦落到看门的地步了。”杜彦航对两仪式笑道。

    “这个工作室我们自己要求的。”两仪式摇了摇头,“而且又不是只有我们,所有的从者都会在轮到自己的时候来这里进行一段时间的工作,这是我们生存在这里的义务。”

    “至于要做什么样的工作,就由自己决定了。”ls小姐接着回答道,“其实有很多人不想去做脑力活动的工作会选择看门或者打扫卫生的工作。”

    杜彦航点了点头,大致明白了,就像在现实中的某些国家,成年男子必须要服兵役一样,这里的从者也必须要付出自己的劳动才能获得自己在这里生活的资格。说起来,还是非常合理的,不然什么都不用做那也太舒服了!当然,参加圣杯战争应该也是一项他们的义务了,不过是在自己触发,让圣杯战场升级之后,毕竟升级之前按照ls小姐的说法,一直都是用npc来代替出战的。不过那既然是自己给他们带来的义务,那应该会有很多从者讨厌自己才对啊……

    “对了,那参加圣杯战争也是你们的一项义务吧?可是在我另系统升级之前都是npc代替的,那……”杜彦航想到这一点,便立即问了出来。

    “这点你就不要多想什么了。”两仪式叹了口气,“真是的,怎么会有你这么傻的家伙在?你应该也知道以前我们是自己进行圣杯战争的吧?我们都有自己所在的位置,到现在我们认识的并不属于自己圈子里的人也并不多,对于我们来说,圣杯战争也是一个寻找跟自己合得来的家伙的机会啊!”

    杜彦航了然地点了点头,原来还有这么一点,自己倒是给忽略掉了。

    “毕竟平时大家都要监视着自己负责的人。”赤瞳也开口了,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句话,但是很明确地讲出了他们的难处。

    ------

    “这个徽章是干什么的?”上了飞行器,祁暮雪立即对杜彦航问道。

    杜彦航皱了皱眉,叹了口气:“我先问你们一个问题,如果你们能够答应的话,我便可以将这些事情告诉你们,但是你们如果不同意的话,那很抱歉我不能说,因为这不只关系到我一个人。”说完,杜彦航看向了祁暮雪,如果说杜彦航现在仅有的在现实世界的牵挂的话,一个是他的养父母,另一个就是这段莫名其妙地开始的恋情。虽然这段恋情开始的不明不白,但是杜彦航却是非常珍惜,杜彦航不敢说祁暮雪究竟是不是真的对自己有情,但是她这段时间是真的什么事情都在为自己考虑着……

    “你说吧。”祁暮雪点了点头,她看得出来杜彦航所说的这件事关系很大,说不定会关系到非常危险的范畴。

    “灵文哥哥,我已经没有任何亲人了。”凌晨微微一笑,“现在你就是我唯一的亲人,你无论说什么我都听你的。”

    听到凌晨的话,杜彦航和祁暮雪都是紧紧皱了皱眉,只不过两个人的原因并不相同。杜彦航是因为凌晨的这句话,想起了自己最开始经历的那一场浩劫,而祁暮雪是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感觉凌晨对自己有威胁了,因为她别无牵挂。

    “那我就先说了。”杜彦航叹了口气,将今天在特训时,王校长跟自己说的事情说了出来,“你们应该也发现了,从者与现实中的人之间,有非常严重的矛盾。”

    “嗯。”两个少女同时点了点头。

    “而我要做的,就是要调节这两者之间的关系。不过如果我答应了这件事,我就要以从者方的代表做事,会接触到很多圣杯战场的内部消息。而现在从者方和现实世界的矛盾就在这些消息和技术上,圣杯战场的统治者不想再因为任何原因而将他们的东西泄露出去,所以我在将来解决完一切之后,必须抛弃现实世界中的一切,以新的从者的形式进入圣杯战场。如果你们同样能够抛弃身为人类的身份来这里生活,我才能将那些机密的事情告诉你们。”

    听到杜彦航的话,祁暮雪和凌晨都愣住了,只不过凌晨的表情瞬间就恢复了平静,显然她已经做出了选择。而祁暮雪,心中却是有些难受……

    “航,跟我过来一下……”

    杜彦航点了点头,早就知道祁暮雪会这样,点了点头跟在祁暮雪身后,来到了另外一个房间。

    祁暮雪没有主动开口说话,她在等着杜彦航的解释。

    “你在怪我,为什么会直接选择答应下来,而没有跟你商量。”杜彦航叹了口气,“同时也在怪我,我为什么能够为墨菡做到这种地步。”

    祁暮雪点了点头,确实如此,明明自己是他的女朋友,明明自己才应该是他最重要的那个人,可是他却为了另一个女人做出了这么重要的决定,这让祁暮雪心中十分的难受,从来没有过的难受……

    “小雪,你也说过,死亡游戏是政府掺和了的对吧?”杜彦航没有直接解释,反过来问道。

    “是。”

    “那你觉得我如果这样做能够成功吗?”杜彦航笑了,“所谓的和谈,只不过是战争之前的面子工程而已。”

    听到杜彦航的话,祁暮雪愣了一下,立即转头问道:“你是要跟从者一起战斗吗?一起对付我们吗?”

    杜彦航摇了摇头:“不,是我们和从者一起去对付他们。”

    听到杜彦航的话,祁暮雪感觉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在现实世界中,我所重视的人,只有你和我的养父母。”杜彦航叹了口气,“我的养父母会怎么选择我不知道,但是我至少可以保证他们不会被牵扯进战争当中。但是你不一样,如果真的战争起,那你一定会被派上战场的。现实世界中的痛苦,我已经承受够了,它除了夺走我身边重要的人,已经什么都不会了,与其留恋在那种世界,还不如赌一把这边的可能性。”

    “所以你认为一定能说服我跟你一起,或者我一定会跟着你吗?你不要忘了我也有我的父母!”祁暮雪这次是真的生气了,愤愤地说道,“你觉得你一个现实世界中的人,来到这边就不会受到排挤吗?”

    杜彦航却是笑了:“小雪,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祁暮雪愣了一下,然后又变回了那个怒气冲冲的脸:“感情。”

    “那对于我来说呢?”

    祁暮雪没有说话,她知道杜彦航也是一个非常重感情的人,她知道杜彦航还有下文。

    “小雪,对于我来说,你很重要,你对我所做的一切我都看在了眼里。不过,在这个世界,却是还有两个愿意为了我而选择死亡的人在,如果我在那边,去跟这边的人战斗,我无论如何都不能看着她们受到伤害……你的父亲不也是官员吗?你应该逼我更清楚政府的家伙都做了什么样的事情,包括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不也是为了解除政府给你父亲带来的危机才选择利用我的吗?”杜彦航昂起头来,倚在了墙壁上,“死亡游戏让我明白了,在那个现实世界中,那些掌权者将一切都玩弄于股掌之上,那种生活,我们时刻都要小心翼翼,时刻都要提防着各种各样的危机……连自己身边的人都保护不好……”

    听完杜彦航这一番话,祁暮雪已经感觉不到自己心中的任何一点愤怒了,相反的还有一丝喜悦,她已经明白杜彦航究竟为什么会选择不跟她说,就同意那个条件了。

    “航,谢谢你。”祁暮雪露出一个笑容,“不过我现在还不能答应这个条件……”

    “我明白。”杜彦航点了点头,“我绝对不想看到你受伤,明白吗?死亡的痛苦,尝过一次就够了。”

    祁暮雪点了点头,今天的特训中自己为了完成任务,最后还是死在了风见幽香的一击之下,祁暮雪终于明白所谓的死亡究竟是怎样的感觉了,终于明白那些跟自己在圣杯战场里面战斗的人,是体验了怎样的痛苦了。

    杜彦航究竟是什么意思?他早就知道,祁暮雪会因为她父母的原因,会选择待在现实世界中,而现在所了解到的现实世界中的一切,祁暮雪独自去面对那些,迟早有一天会死在各种各样的明争暗斗中,而要解决这个问题很简单,只要让她也来到圣杯战场就好了。于是,杜彦航选择了以自己作为祁暮雪选择进入圣杯战场的筹码,自己在这边的话,祁暮雪在这边也就有了不能忽视的人,就有了来这边的理由。说实在的,杜彦航在现实世界和在圣杯战场中有区别吗?其实区别并不是很大,因为他自身就是圣杯战场第一次升级的触发者,就算他没有选择,也还是能够跟圣杯战场这边的,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从者们取得联系,再加上王校长的这个个人空间,杜彦航完全可以去做很多暗渡陈仓的事情。可以说,杜彦航会这么快的做出决定,其实大部分是为了祁暮雪,如果祁暮雪能够选择进入圣杯战场,那她就能安全很多,就算他无法防线现实世界中的一切,杜彦航也可以用自己的努力,利用圣杯战场的力量,帮助祁暮雪在现实世界发展。

    “你啊,直接说不就好了,死傲娇!”祁暮雪瞪了杜彦航一眼,佯装发怒地说道。

    杜彦航无奈地耸了耸肩:“好了,小雪,最后我再跟你说一件事。”

    “什么?”

    杜彦航略作沉吟:“我知道我做出这个决定之后,有很大的可能将没有办法跟你继续走下去……如果真的出现了战争,如果我们要输掉……离开我,好吗?”

    祁暮雪盯着杜彦航看了一会儿,露出了一个轻蔑的笑容:“我拒绝!另外我决定了,我回去只是跟我父母说一声,反正在这里,我也能见得到他们。我会跟你一起,跟那个对我们不公平的世界作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