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各自的任务
    虽然杜彦航跟祁暮雪也“说开”了,但是两个人之间还是有一种若有若无的隔膜,总感觉有什么地方跟之前不一样。

    “感觉今天有些奇怪啊!”王校长叹了口气,看着这边的八个人,皱了皱眉,“你们小两口吵架了?”

    很明显,王校长也很清楚是哪里出现了问题,见他们都没有回答自己,点了点头:“算了,你们爱咋样咋样。我现在布置今天的任务,不过今天的任务是个人行动,所有人全部分开,至于你们能做成什么样,就看你们自己的了。”王校长本来这样设计是准备再锻炼一下嬴钰和梁若兰这两个自主能力稍微差一些的姑娘的,不过看现在这个样子,让他们全部分开显然并不是一个特别好的选择,也许还是两人一组比较好……

    听到是个人行动之后,梁若兰和嬴钰都愣了一下,接着有些打怵,毕竟对于她们来说,自己去解决什么问题的经验还是太少,很难做到像那几根老油条一样一点都不慌乱。当然,许玫萩这个一瞬间从一个极端转变到另一个极端的怪物又是另当别论。

    “算了,你们先一个个到我这里来领任务了。”王校长也知道,自己不好太怎么去干涉他们之间的问题,“嬴钰,首先是你的。”

    “啊?”嬴钰稍微有些惊慌,点了点头,走到王校长面前,将他递过来的卷轴接了下来,并缓缓地打开了……

    嬴钰愣住了,看着卷轴上的那些文字,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

    “校长先生,您……确定?”嬴钰有些不敢相信地对王校长问道,“你是不是给错卷轴了?”

    “没错哦!”王校长露出一个人畜有害的笑容,“将玻璃神社的集钱箱拿来,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任务哦!”

    嬴钰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听起来好像是很简单的样子,但是博丽灵梦会将集钱箱拿来吗?怎么可能啊!那可是她的命根子!

    嬴钰抬头看了看王校长,见他的表情中戴着说不尽的猥琐,只能认栽了。

    “领到任务的就去执行任务吧,不去要等别人了。”王校长见嬴钰没有出发的迹象,直接说道,“别指望着有谁能够帮到你们,我会严格地限制你们的。”

    嬴钰听到这句话,非常不满地瞪了王校长一眼,然后气鼓鼓地向着地图上所标记的方向走去了……

    “下一个,许玫萩。”

    许玫萩跟嬴钰可就不一样了,她虽然之前是那种让人很讨厌的,也是很麻烦的性格,不过现在的她却是比其他大多数人都要成熟得多,非常淡定地接过了王校长手中的卷轴,打开看完后也只是皱了皱眉,没有说什么便直接向着地图上所标记的方向走去了。

    虽然表面上很平静,但是许玫萩心中也很苦恼,因为这个任务……

    “绑架天野雪辉。”

    许玫萩几乎已经能够预见了,我妻由乃跟自己“大打出手”的场景了,而且许玫萩自身并不是什么擅长战斗的姑娘,说是一点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了……

    “那只能暗中找一个合适的瞬间了。”许玫萩心中这样想道,“不过在‘无差别日记’和‘恋爱日记’的作用下,自己怕是找到机会也会被他们立刻避开吧……”

    王校长看着许玫萩的背影,心中暗自点了点头,许玫萩所表现出来的镇定,绝对是一种非常值得赞赏的品质。其实王校长自己也知道,许玫萩的任务是最困难的任务,甚至可以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对于只拥有这样的实力的他们来说。

    “下一个,卢青鸢。”

    卢青鸢撇了撇嘴,将王校长手中的卷轴拿了过来,打开一看之后……脸色剧变!

    卢青鸢缓缓地咽了口唾沫,无奈地笑了笑:“这还真是逼着我做狗仔队啊!”

    “怎么样,这个任务是不是很适合你?”王校长带着一个古怪的笑容向卢青鸢问道。

    卢青鸢哈哈一笑,有些无奈地点了点头,接着转头看向两个男生:“嗯,你们两个如果想要μ’s全体成员今天穿的什么颜色**的第一手消息的话,一人请我吃一顿饭就好了。”

    “哈?”杜彦航愣了一下,合着卢青鸢的任务是这个?不过杜彦航到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毕竟只是什么**颜色的消息而已,又不是直接拿到她们的**……咳!

    杜彦航连忙制止了自己那绅士的想法,没有再理会卢青鸢,倒是另一边谷凌言的眼睛猛然一亮……

    果然闷骚!

    “记住,一顿饭哦!”卢青鸢瞥了谷凌言一眼,然后也走开了……

    谷凌言连忙收回了自己眼神中的精光,接着就看到了王校长带着一个“原来如此”的笑容对自己勾了勾手指。

    谷凌言接过了王校长手中的卷轴,打开之后……

    “这个任务……”谷凌言皱了皱眉,将卷轴再次卷了起来,“算了,就这样吧。”谷凌言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走向了跟卢青鸢相反的方向。

    王校长微微一笑,他可是给谷凌言挑了一个很不适合他的任务呢!很简单,到某个地下赌场豪赌三把……

    当然,如果输了钱什么的,那就不是王校长来付了,好在在圣杯战场里面,人人都是身价过亿的土豪,谷凌言还是赌得起的。

    “来吧,梁若兰,我知道你已经等不及了。”王校长如同大灰狼看到了小红帽一样,用一个危险的眼神死死地盯着梁若兰,直接吓得她往后一缩,好不容易才缓过劲来慢慢地接过了王校长递过来的卷轴……

    任意杀死三个人……

    梁若兰在看到这个任务之后,身上冷汗直冒,别说杀人,她连虫子都不敢踩,杀死过最大的生物应该就是蚊子了,而且每一次在打死蚊子流出自己的血来之后,都会连忙去洗手,仿佛那一丁点的血液都能够将她的手腐蚀掉一个大口子一样……

    “这……这……”梁若兰感觉自己的身子已经抖得不行了,别说去杀人,现在的状态就是让她手中拿着馒头,都能直接扔到地上……

    徐婷婷凑过来看了看梁若兰的任务,微微一笑:“这个任务倒是很适合我。”

    王校长点了点头,眼睛中闪过一道精光,将另一个卷轴递给了徐婷婷:“没错,所以我给你准备了一个非常不适合你的任务。”

    徐婷婷皱了皱眉,将卷轴打开了……

    将三个濒死的人救活……

    徐婷婷看到这个任务之后,内心一震,闭上了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对王校长问道:“我们的任务可以交换吗?”

    “不可以。”王校长自然明白徐婷婷心中打的什么主意,“你们两个的任务换过来之后,就没有任何难度了。”

    徐婷婷无奈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说完,直接出发了。

    梁若兰看了看徐婷婷的背影,眼神中充满了恐惧,只得将求助的眼神放在了杜彦航和祁暮雪身上。

    杜彦航也走了过来,看了看梁若兰的任务,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个任务可以说直接要了若兰的命了。”

    “放心,你的任务也会要了你的命。”王校长微微一笑,拿出了一个卷轴,想要递给杜彦航,不过就在杜彦航即将将这个卷轴接下来的时候,王校长突然手一缩,将它扔向了祁暮雪,“祁暮雪,这是你的。”

    祁暮雪微微一笑,接住了这个卷轴,将它打开了。其实对于祁暮雪来说,还真的没有什么很难去应对的任务,毕竟她可以在需要的时候直接换需要的性格出来,并不用担心会出现梁若兰和徐婷婷的那种情况。

    “在太阳之田折一支向日葵……”

    祁暮雪愣住了,看到这个任务之后,抿了抿嘴,看了看王校长那张脸,看不出他究竟有什么目的。

    “怎么了?”杜彦航立即回头问道,“很困难的任务吗?”

    祁暮雪摇了摇头:“严格来说,并不是一个困难的任务,只不过这个任务完成之后就……算了,我自己想办法就好了。”说完,祁暮雪就离开了这里……

    杜彦航看了看王校长,见他没有任何给自己任务卷轴的想法,不禁有些疑惑:“我的任务呢?”

    “别着急,我们先聊聊。”王校长微微一笑,“反正你的任务,现在你也没有办法去做。”

    杜彦航皱了皱眉,点了点头:“聊什么?”

    “你觉得我为什么给他们布置那样的任务?”王校长对杜彦航问道。

    杜彦航叹了口气,明白王校长为什么要找自己聊了:“你是想让嬴钰更多的做出自己的决断,以及靠自己的大脑去克服困难才会给她那样的一个任务。也许这个任务对于我们来说很简单,但是对于她来说,需要做出很多突破才能较好的完成。”

    王校长点了点头:“没错。”

    “许玫萩的任务我不知道,暂且不提。”杜彦航继续说道,“卢青鸢虽然自己是一个记者,但是她对于情报的收集还不能算是行家,你是希望她能够在这方面更好地发展才布置下这样的一个任务。另外谷凌言因为本身性格的原因,做事非常的稳重,却是缺少激情,这是你对他的弱点进行的一个补救。婷婷和若兰就不用说了,她们两个一个对周围的一切都采取蔑视态度,一个是过于善良,所以她们得到了完全相反的任务。我说的没错吧!”

    王校长点了点头,微微一笑:“不过更重要的是剩下的三个任务,那里面才包含了我真正的用意。”

    杜彦航皱了皱眉,不知道王校长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