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第七个夜晚
    “大蛇丸,那天晚上之后怎么了?”杜彦航看着在自己面前,被秽土转生之后,渐渐睁开眼睛的夜刀神十香,紧紧地皱了皱眉,“你到底还要转生多少从者?”

    “放心,你的女人还活着。”大蛇丸微微一笑,没有正面回答杜彦航的话,在夜刀神十香走到其他从者所旁边之后,接着准备下一个秽土转生了。

    杜彦航皱了皱眉,没有再说话,转身走向了后边的那些从者那里:“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谁知道的最多,跟我说一下。”

    从者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所有人将目光集中在了夜刀神十香身上……

    “十香,昨天晚上后面究竟怎么了?”杜彦航看向了夜刀神十香,不过如果是她的话,也许根本告诉不了自己太多有用的信息。

    “我……我们被关进了一个密室,guardian和她的master突然就变成了敌人,然后master就下令让我杀了他们,然后caster被一股强大的电流波及到了,然后她怎么死掉的我就不知道了。”夜刀神十香非常模糊地说道,看向了丹生谷森夏。

    “是大蛇丸动的手。”丹生谷森夏叹了口气,“我的master本来就死掉了,在加上我消耗了大量魔力,又受了伤……”

    杜彦航点了点头:“十香,再往后呢?”

    “那个密室里面的两个怪物一直追着我们不放,而且还又来了一个拿长枪的怪物,lancer和我配合着将其中一个怪物逼到了绝路,然后她一枪刺过去,被另一个怪物挡住了。然后那个怪物身上突然喷发出一股非常可怕的液体,将lancer包裹了起来,然后lancer也变成了那样的一个怪物……然后master被他们杀了,我也慢慢地耗尽了魔力……”

    杜彦航点了点头,虽然夜刀神十香的叙述中带着各种各样的省略以及视角问题出现的偏差,但是杜彦航还是差不多猜到了具体的大概。

    “guardian,你又是为什么突然变成了‘她们的敌人’?”杜彦航毕竟在那件事中,算是一个局外人,看得比较清楚一些,总感觉里面还有一些不对的地方,于是对博丽灵梦问道。

    “master没有说,他是用的令咒。”博丽灵梦显然非常不爽地说道,“对了,那个家伙现在也不是我的master了!”

    杜彦航叹了口气:“看来还真是,越老实,越胆小的家伙,在危急情况下就会变得越极端啊!王兴这家伙虽然也有问题,但他也算是尽力了。”

    “什么意思,听你的话好像还觉得那个家伙是正确的?”博丽灵梦有些搞不懂了,皱了皱眉问道。

    “你们并不是被关进了密室,而是中了敌人的幻术。”杜彦航也懒得跟她们仔细地去解释,只是粗略地说道,“那一开始的两个‘怪物’,其实就是御坂美琴和白井黑子。”

    “什么?”三个少女同时呆住了。

    丹生谷森夏一脸的不敢相信:“你可别骗我们!”

    杜彦航摇了摇头:“我闲着没事骗你们干什么?王兴定然是发现了什么,才会用令咒让灵梦你去做了什么事情。当然你们没跟我说,我也不知道他究竟做了什么,只知道他是唯一一个就在幻境中发现了真相的家伙吧!只不过被嬴钰那个傻丫头给坏事了。所以说王兴的问题就在这里啊,明明发现了,却不跟别人说,想着自己当英雄?你们说的那个拿长枪的怪物,其实是姬柊雪菜,是我让她过去帮忙的,而艾莉丝最后应该是因为杀死了不准是白井黑子或者御坂美琴中的谁,突然从幻境中惊醒,才会在你们眼中突然变成怪物吧!哼!宇智波斑这一招可真够毒的,借着我们的手,杀死我们的自己人……”

    “确实,一开始她们都没有直接对我们发动攻击。”丹生谷森夏仔细地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况,点了点头道,“也许……真的就像你说的那样……”

    说完,她低下了头显然在懊恼,博丽灵梦和夜刀神十香在杜彦航简单地解释后,也明白了究竟是怎样的情况,心中都特别不是滋味。

    “不用自责了,这不是你们的错。”杜彦航微微一笑,转头看向了大蛇丸的方向,他看到了下一个被秽土转生的从者——白井黑子。

    ------

    “喂,我说你也号位吃点东西啊,虽然这里是圣杯战场系统里面,也得注意身体吧!”卢青鸢有些无奈地将几个果子放在了祁暮雪面前,“还有,你也不用担心什么了,这已经是最后一天了,大不了我们全体负分就是了,下一次再打回来呗!”

    祁暮雪抬起头来看了看卢青鸢,点了点头,拿起了一个果子,咬了一口。

    她们现在在森林中,而且不仅仅是她们,包括勉强从医院逃走的坂上智代以及她的master邢楚焱,包括失去了master的姬柊雪菜,包括两仪式、柊筱娅等人,也都集中在了这里。当然,某个来无影去无踪的caster,还是直接离开了就是了。

    祁暮雪看着自己桌前的纸张,正是杜彦航所记下的所有从者的消息,只不过后来因为时间紧急,他也没有补充完全,空着的位置,都被祁暮雪填补上了,只不过还有两个位子,一个是从来都没有见过,一个是不知道她的名字。

    “总觉得忘了什么。”祁暮雪叹了口气,看着这几张纸,“但是就是想不起来自己究竟忘的是什么了。”

    “那就先不要想了,该想起来的时候,自然能够想得起来。”卢青鸢微微一笑,坐在了祁暮雪身边,“如果明天他们又有人找来,我们该怎么办?”

    “打。”祁暮雪再次咬了一口果子,“已经是最后一天了,任务也都差不多失败了,我们已经没有任何需要顾虑的了,将自己的一切都拼上,为我们死去的同伴而战。”

    卢青鸢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

    木叶村密道中,被大蛇丸弄出来的石堆还没有被挪开……

    “二代目,真的要这样做吗?”波风水门显然对于宇智波斑的做法非常不认可。

    “就是因为你们的仁慈,才会让村子里的宁静被打破!”宇智波斑坚定不可动摇地说道,“就算你们不去,等天亮,老夫也会亲自出马!”

    说完,宇智波斑转头看了看身边被锁链封住了行动的宇智波佐助,接着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什么都没有再说。

    而就在离这里不是太远的地方,一个巨石推里面,缓缓地传出了喀拉喀拉的声音……

    一块块石头被推开,渐渐地露出了一个拥有着褐色短发的少女的身影,看她的装束,应该是一个木叶村的忍者……

    “好饿啊!”

    少女忍者缓缓地从石堆里面爬了出来,掏了掏口袋,发现里面还有几个硬币……

    “应该够吃一顿的了。”微微叹了口气,少女沿着一条明显是被暴力打开的路,离开了密道,进入了明面上的木叶村。

    还好现在外边是黑夜,并没有阳光,不然在密道里面待了这么多天,刚刚走出那里,眼睛一定会承受不了吧!

    “晚上……吗?”少女无奈地叹了口气,向着自己记忆中的一条路走去,周围的寂静让她明白这不仅是晚上,而且还是深夜。看着周围那经历了一场大战,还没有被修复好的街道,少女的眉毛紧紧地皱了起来。

    “外边,竟然变成这副样子了。”少女叹了口气,感觉自己的心中一阵焦躁,接着微微抬头,看到了前方地面上的一滩水——正巧前一天刚刚下过一场雨,这也是祁暮雪他们到森林中之后,暂时没有遇到麻烦的原因。

    少女本来没怎么在意这边的情况,不过在路过水洼的时候,微微瞥了一眼就愣住了……

    “这是……”少女有些不敢相信地嘟囔了一句,接着摇了摇头,“看来得去那边了……”说完,少女转了一个方向,显然改变了她的目的地。

    ------

    森林中的一个高处,一个一身紫衣的女子突然出现在了这里,看了看下方的一切,脸上露出了一丝愁容。

    “等天亮后……”李敏缓缓地自言自语道,接着露出一个有些无奈的笑容,“这次应该不会死,对吧?”

    说完,她的身影突然就消失掉了,仿佛她从来没有出现在这里过一样……不对,不一样!仔细一看,那块石头上,有一个淡淡地散发着紫色荧光的奇怪的图形,想必应该是她的奥数符印吧!

    ------

    其实,这个夜晚,对于所有的从者来说,都是一个不眠夜,因为所有人都有一种预感,明天将会迎来最终的结末,明天将会迎来一场大的战斗。

    里见莲太郎实在是睡不着,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在这个世界里,没有原肠动物,自己那钬金属的子弹也没有什么用处,其实说起来自己才是这所有从者里面最弱的那一个……

    “延珠……”这是里见莲太郎第一次在没有蓝原延珠陪伴下被召唤来圣杯战场,以往他都跟蓝原延珠是一个组合,以assassin或者guardian的职阶被同时召唤,就像是安妮·伯妮和玛莉·瑞德那两个女海盗一样,但是这次自己连master都没有,直接一个人被当作archer出现在这里……

    “怎么了,archer?”这时候,一个又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明天应该会大战吧,lancer?”里见莲太郎淡淡地问道。

    “哈哈,谁知道呢!”柊筱娅摇了摇头,这样回答道。

    里见莲太郎点了点头:“那就这样吧。”说完,就要向远处走去。

    “你去干什么?”柊筱娅收敛了自己的笑容,严肃地问道。

    “找一下最后一个archer,毕竟我和那家伙都不算真正的弓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