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密室逃脱
    丹生谷森夏转头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张泽堃,虽然跟他相处的并不好,但怎么说他也是自己的master,就这样看着他在自己眼前这样被袭击,而且看这个样子,显然死得不能再死了,心里非常不好受……当然丹生谷森夏只是通过自身的魔力情况,就已经可以断定这个情况了,自己的这个master已经在刚才那密集的法球轰击下,彻底失去了生命迹象。

    丹生谷森夏看了看周围的情况,她并不像张泽堃一样,能够感受到那个女人的气息,也不知道她究竟在那个方向,只能警惕起来,以防万一。

    一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半小时过去了……

    仍然是没有半点动静。

    丹生谷森夏还是不敢松懈,谁知道那个神出鬼没的女人什么时候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呢?

    不过,她现在是不知道了,那个女人早就不在这边了,而是赶到了森林的一个很少有人会经过的角落,看着眼前一个完全被各种各样的藤蔓和树枝包裹成一个“粽子”的存在……看高度的话,应该是一个人类……

    “还是这个样子啊……”一身紫色的女人叹了口气,再次一个瞬间消失掉了……

    再看丹生谷森夏,终于是放松下来,接着转头看向了自己那个已经死去的master……

    不见了!

    ------

    “如果这些箭头的方向,指的就是阳光照射的方向的话,那这些点……”在某个不知道具体在什么地方的密室中,嬴钰差不多明白这三角形的图画究竟是什么意思了。

    夜刀神十香虽然不明白嬴钰在说什么,但是感觉很对的样子,还是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嬴钰抬起头来,看了看一旁的蜡烛:“看来太阳就是它了。”

    嬴钰都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这么多的思路,到现在已经差不多明白要怎么从这个房间里面逃出去了……奇怪,为什么要说逃?

    “十香,你去将那块地板砖掀开!”嬴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间变得这么像是一个军事一样的人物,如果是平时的她,这个时候估计已经害怕地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等待着别人来救救她了吧!

    “好!”夜刀神十香听着嬴钰分析了这么长时间,早就有些困了,一听到有需要自己做的事情,立即就行动起来,直接向着嬴钰所指的那块地板砖跑去,并蹲下看了看……

    “咦,master,这块地板砖是真的可以活动的!”夜刀神十香立即兴奋起来,二话不说直接将这块地板给掀开。

    下面露出来的,是一个圆形的凹槽,其中中间的一部分,又突了出来。

    嬴钰点了点头:“没错了,这就是对应那个一个圆圈里面带着一个点的图案了。十香,再把那一会掀开!”说完,嬴钰又指向了另一边。

    “好的!”夜刀神十香再次跑了过去,将那块地板也掀了开,里面还是一个圆形的凹槽,只不过凸起的部分,变成了一个奇怪的标识的形状。

    接着,在嬴钰的指挥下,夜刀神十香分别又在另外的几个位置,将地板砖掀开了,下面都出现了一个圆形的凹槽,只不过凹槽里面的凸起都各不相同了。

    “好了,这是最后一个了!”嬴钰感觉自己心中的自信越来越大,能够将这些全部靠自己的想法找出来,没有依靠其他人,这在她的人生中还是第一次……

    夜刀神十香显然也有些兴奋,将最后一个地板砖掀了起来,接着密室中突然传来了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仿佛是什么机械被启动了一样……

    “master,小心!”夜刀神十香吓了一跳,连忙挡在了嬴钰面前,同时鏖杀公也再次出现在她的手中。

    嬴钰拍了拍她的肩膀:“放心,没事的。”

    夜刀神十香愣了一下,点了点头,不过还是不敢放松警惕,鏖杀公也还是握在手中的。

    过了好一会儿,机械的声音才停了下来,同时蜡烛下边的地板砖也被撑了起来,出现了一根柱子,柱子的中心,是一个晶蓝色的球体……

    “应该就是那个了。”嬴钰微微松了口气,将那个晶蓝色的球体拿了出来,然后放在了那个三角形的中间……

    “轰~喀喀喀喀……”机关被触发的声音响了起来,接着就看到那扇夜刀神十香无论怎么用鏖杀公砍都没有半点损伤的门,渐渐地打开了。

    “master,门打开了!”夜刀神十香异常兴奋地喊道,“太棒了!”

    “我们走吧!”嬴钰也是非常高兴,拉着夜刀神十香的手就往外走。

    门外,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有多长通向什么地方,谁也不知道,不过现在这是唯一的一条路……

    “喀喀喀喀……”机关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两个少女连忙回头一看,刚才打开的那扇门,再一次被关上了……

    “没有回头路吗?”嬴钰微微有些担心,害怕自己的决策出现错误。

    “好了master,反正那个地方,我也不想再回去了!”夜刀神十香对着嬴钰微微一笑,“我们走吧!”

    嬴钰也缓过神来了,笑着点了点头:“走吧!”

    也许是挺远的一个地方,也许是一点都不远的一个地方,一男一女两个人也从一个类似的门里面走了出来……

    “呼……”少年叹了口气,“终于是结束了,这是谁出的这么恐怖的解密题目啊!”

    另一边的少女看了看这边的少年,叹了口气:“这里没有床,没有茶,也没有钱……好累啊!”

    少年无奈地撇了撇嘴:“我说,你什么都没干,几乎全都是我自己出力的啊!”

    “好了,master,赶紧从这个地方逃出去,然后回去睡一觉吧!”少女明显非常没有精神,不过好像又突然感觉到了什么,变得眉开眼笑……

    “不知道真实情况的人,绝对会以为你是一个神经病!”少年已经对自己的这个从者彻底无语了,不仅没节操,还怕麻烦,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造的什么孽,竟然召唤出这样一个guardian……

    少女没有回话,从自己那红白相间的巫女服的裙摆下面,掏出一个金灿灿的圣杯,贴在了自己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幸福的笑容……

    “这是……”又是一个不知道究竟在什么地方的密室里,一个英姿飒爽的蓝发少女皱了皱眉,心中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周围几乎是一样的砖块,还有一扇一看就非常厚重的门,还有一个棕色长发,昏倒在一旁的少女。

    等等……一个少女?

    蓝发少女盯着那个昏倒的少女看了好一会儿,怎么看都有些眼熟,她究竟是……

    “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昏倒的少女发出了这样的一个声音,接着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这是哪里?”

    “我们应该是被抓起来了。”蓝发少女淡淡地说道,“不过也许能够找到逃出去的方法。”

    “什么!”棕发少女立即站了起来,看了看周围那一模一样的墙壁,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caster,不要慌。”蓝发少女淡淡地说道,“我以风王骑士团团长的身向你保证,一定能够从这里出去的。”没错,这个蓝发少女正是今天早上不见踪影的艾莉丝!

    丹生谷森夏点了点头:“不过我明明刚刚还在森林中……”

    ------

    好在木叶村里还是有不少医疗忍者的!

    杜彦航看着身上被缠满了绷带的坂田银时和桐谷和人,一种淡淡的违和感涌上心头,差一点就笑出声来……

    “你如果想笑就笑吧……”桐谷和人满脸无奈地说道,“我以后再也不坐你的车了!”当然这后半句是他对坂田银时说的就是了。

    “没办法嘛,我们这边又没有什么擅长治疗的从者了。”杜彦航无奈地摊开了手,不过他仍然是忍笑忍得很难受,这一黑一白两个家伙,现在都被裹得跟个木乃伊一样,怎么看怎么感觉好笑……

    “好了好了,这边交给我们就好了,你还是回去吧!”这时候,柊筱娅带着一个看不出究竟是蕴含着怎样表情的笑容,走进了这间病房,“两位病号也好好休息一下吧!”

    杜彦航耸了耸肩:“就这样想要赶我走啊?”

    “是你的那位在找你哦!”柊筱娅带着一个让人一看就怀疑她所说话语的真实性的笑容,伸出一根小拇指对杜彦航说道,“好像是那个红色的archer发现了什么呢!”

    “嗯?”杜彦航怔了一下,点了点头,“那好吧,看来又有什么事情需要做了啊!那我就先告辞了,老司机和老乘客,请好好养伤,保重!”

    “慢走!”坂田银时和柊筱娅同时说道,不过另一边的桐谷和人心情就不怎么好了。

    木叶医院与千手家族的距离并不远,杜彦航很快就回到了千手家族,不仅仅是自己这边的几个同伴,包括所有的无主的从者,也基本都在这里了,除了那个失踪的rider和lancer,某个“绷带白夜叉”和一个“绷带剑士”,外加一个刚刚把杜彦航叫过来的柊筱娅。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杜彦航有些疑惑,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情况。

    “航,找到大蛇丸的踪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