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再次减员
    到了大堂,杜彦航看了看被白布盖着的尸体,心里一阵心惊。这具尸体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女孩子的尸体,看到白布上的水迹,应该是溺死的没错了……

    除了千手家族的一些人外,谷凌言、祁暮雪以及姬柊雪菜也都在这里了,同样在这里的还有御坂美琴、白井黑子、两仪式、桐谷和人、赤瞳已经刚刚才见过没多久的坂田银时……至于卡瓦利诺,跟定在暗中设么地方观察着这边,宇智波佐助和卫宫士郎的话,也许是被他们的master派出去不准干什么去了。

    “这是……”杜彦航本来以为这可能是许玫萩的尸体,但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皱了皱眉,“孔明莉?”

    “嗯。”一旁,祁暮雪淡淡地应道,“死于溺水窒息,不过在那种很浅的温泉中溺水,怎么想都感觉很奇怪啊!再加上她的从者可是岛风……”

    杜彦航叹了口气,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转头看向了两仪式:“两仪小姐,你们的那个rider回来了没有?我说的不是坂田先生,是另一个rider。”

    “我知道你说的是他。”两仪式有些没好气地回道,“没有回来,就算他回来也未必来找我。”

    “航,你的意思是说……”

    “孔明莉应该是想要完成任务,不准备跟我们一起赌这一把了。”杜彦航叹了口气,“而要完成任务,需要做什么就不用我多说了吧?之前坂田先生没有回来,那她的选择就只有一个了。”

    卢青鸢和谷凌言听到杜彦航的话,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一旁那些没有master的从者们,则是这件事跟他们没有关系一样,漠不关心,也就只有御坂美琴皱了皱眉,不过也没有更多的动作了。

    杜彦航叹了口气,对两仪式问道:“你们知道,你们另一个caster究竟是什么身份吗?”

    “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两仪式淡淡地说道,“不过她确实是一个强大的奥术师。”

    “奥术师吗?”杜彦航皱了皱眉,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不过,我们这边却是有另外的情报呢!”这时候,柊筱娅带着一个笑容,从几个“无主”从者的身后走了出来,刚才她一直站在其他的几个从者身后,杜彦航都没有注意到,这个少女也在这里。

    “什么情报?”杜彦航大概明白了什么,看了看坂田银时。

    柊筱娅摆了摆手:“不用看他,跟他没什么关系。这家伙只是小绵羊没油了,才知道回来的。”

    “咳……”杜彦航有些无奈地看了看这个“白夜叉”,就算他成了从者也还是一个样子啊……

    “可是,就是回来也还是没油啊!”卢青鸢皱了皱眉,“这里可没有那种东西吧?”

    坂田银时突然露出一个非常猥琐的笑容,大笑道:“哈哈哈,虽然这里没有油,但是有这个!”说完,拿出了一打……起爆符!

    “这……”杜彦航整个人都傻住了,如果就这样将起爆符扔进小绵羊机车里面,会发生什么……虽然这辆车无论怎么坏都能被修好就是了。心疼平贺……

    “航,柊小姐不是还有情报吗?”这时候还是祁暮雪连忙将杜彦航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杜彦航连忙甩了甩头,轻咳两声:“究竟是什么情报?”

    “这个情报我可是还没有跟任何人说过呢!”柊筱娅仍然维持着那个笑容,“连两仪小姐都没有告诉哦!”

    “所以说到底是什么情报啊!”两仪式也在等着柊筱娅的话,听到她这样磨磨唧唧的,心里十分不爽。

    柊筱娅看了看两仪式,又看了看这边杜彦航他们,然后辨清突然变得凝重:“艾莉丝不见了。”

    “什么?”所有人都一瞬间愣住了……

    “喂,柊,这么重要的消息你为什么不早说?”桐谷和人有些生气地对柊筱娅质问道,“难道对你来说同伴的安危根本不重要吗?”

    “才不是……”柊筱娅的表情一瞬间有些阴沉,语气也冷了下来,“同伴……是最重要的存在。不过,就算我着急也没有用,因为艾莉丝房间里,跟昨天那个saber的master房间里的情况,一模一样。”

    听到柊筱娅这句话,所有人都皱紧了眉毛……

    “又是宇智波斑?”杜彦航有些不明白了,“这个二代目火影,究竟要做什么?”

    “先是嬴钰和夜刀神十香,这次又是艾莉丝,下一次会是谁呢?”祁暮雪叹了口气,“我现在真希望他的下一个目标是我,这样我就可以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了。”

    “小雪……”杜彦航听到祁暮雪这样说,心里非常地不舒服,不过还是将后边的话憋了回去……

    “轰!”

    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一声巨响,将所有人的心神拉了回来。

    “又发生什么了?”卢青鸢有些烦了,“这些家伙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过去看看!”杜彦航立即向声音发出的方向跑去了,姬柊雪菜也直接跟在了他的身后……

    ------

    “master,我们回去吧!”丹生谷森夏有些担心地对身边的张泽堃说道。不过张泽堃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只是眼睛直直地盯着眼前的那个金色双马尾,手持镰刀的少女……

    菲特紧紧地皱着眉,看着眼前这两人,心中不知道作何感受:“你们是要背叛我们吗?”

    张泽堃没有回答,另一边丹生谷森夏却是一副担心地模样,她是一万个不愿意跟眼前这个少女动手的。本来丹生谷森夏成为caster的原因就是自己当时中二时期的产物,如果可以的话,她是能不动手,就尽量不动手的,可是这一次自己的master竟然选择主动出击,这实在是让她难以接受,何况对手还是前不久刚刚并肩作战过的人……

    “boom!”一声巨响,接着就看到一辆银白色的两轮机车以一个飞快地速度向这边驶来,前面坐着的是一个银发和服的男子,后面作为上坐着的是一个手持黑色单手剑,黑发黑衣的少年……

    “caster,我们走!”张泽堃的语气还是没有任何波澜,直接就以最快的速度向回赶去。

    “是,master!”丹生谷森夏松了口气,连忙跟着张泽堃一起撤离了。菲特看了看离开的两个人,又看了看下一秒就赶到的坂田银时和桐谷和人,没有追上去……

    “rider,快停下来!”桐谷和人刚想下车,但是小绵羊不仅没有停下来的趋势,而且还驰骋得更加来劲了。

    “哦!这起爆符真的来劲!”杜彦航远远的看着这边的情况,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

    “boom!”

    所有人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叹了口气……

    可怜的桐谷和人……

    丹生谷森夏跟着张泽堃很快就离开了这附近,而且还在继续赶路,看方向,应该是要到森林那边去了……

    “master,我们现在去哪里?”丹生谷森夏有些疑惑,不明白自己的master究竟是怎么想的。

    “森林。”张泽堃淡淡地说道,并没有去多解释什么。

    丹生谷森夏皱了皱眉,心里有些无奈,本来遇到这样一个看起来很不起眼的master,感觉还不错,也许自己这次可以尽可能的少使用能力了,可是现在这个master不仅仅主动出击,还这样寡言少语,让自己根本不了解他在想什么,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甚至,丹生谷森夏倒是希望自己的master是一个大大咧咧愿意表露自己心情,但是有时候会冲动的家伙了。

    就这样,两个人一路没有停留,直接赶到了森林,张泽堃也没有一到森林就立即停了下来,而是深入了好一段距离。虽然一路上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丹生谷森夏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总感觉有什么人在暗中跟着自己……

    “暗中的那个人,可以出来了吗?”张泽堃终于是开口了,合着他早就发现了身后的存在,只不过并没有跟丹生谷森夏说而已。

    张泽堃的话音落下,没有任何人回应,周围还是那样的寂静,就好像这个森林里面没有任何一个人一样。

    “嗖!”

    一声破空声响,一个紫色的法球突然从远处射了过来,目标正是张泽堃。

    张泽堃没有说话,直接侧移一步,躲开了这个法球的攻击……而这个法球也在命中后面的树之前消散掉了。

    “嗖嗖嗖!”

    对方见一个法球没有效果,直接又发射了三个法球过来,不过还是被张泽堃轻松地躲开了……

    丹生谷森夏松了口气,看来对方并不是一个什么厉害的人物,这样的攻击很容易躲开,自己也根本不用担心了。

    “嗖嗖嗖!嗖嗖嗖!嗖嗖嗖……”

    不过,接下来出现的就是一个接一个的法球了,密集如同法球雨一样,一个接着一个,毫不停留。不过这些法球的轨迹都很明显,张泽堃很轻松地就躲开了这些攻击……

    “就只是这样吗?”张泽堃心中有些放松,看来这次跟过来的也不是什么大人物……

    “嗖嗖嗖嗖嗖!”就在这个时候,五个法球突然从张泽堃的身后发射了出来,而且张泽堃和丹生谷森夏都在注意着前边,却是忽略掉了后边……

    “啪啪啪啪啪!”五声接连的响声,在法球轰击到张泽堃的背上的时候,清脆地响了起来……

    “这……”张泽堃一脸的难以置信,明明上一秒,对反过得气息还在前方,为什么下一刻对方的气息就到了后方?而且这些看起来不起眼的法球,竟然拥有难以置信的威力,而且一个比一个威力更大,硬生生地将张泽堃打得胸膛里一阵翻腾……

    “额……咳咳……”张泽堃直接一下子跪在了地上,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master!”丹生谷森夏这时候才反应过来,有些慌张了,连忙将一本封面上写有“黑暗圣典”的书拿了出来……

    这时候,一个女子渐渐地从森林中走了出来,她身穿紫色为主色调的西方风格服饰,手中拿着一个长长的法杖,黑色的长发,还有俏丽的面孔,连嘴唇都是紫色……仿佛就是一个为紫色而生的女人……

    “要是大家都能看到,我有多厉害就好了!”说完,一挥法杖,又是一连串的法球发射了出来。

    “精灵们,守护吧!”丹生谷森夏连忙使用出了自己的力量,不过……

    那个女人又消失了。

    “嗖嗖嗖嗖嗖!”又是五个破空声,不过这个声音就在……

    丹生谷森夏立即回头,看到了一个带着微笑看着自己的面孔,接着她又消失掉了,只是这么近的距离,五颗法球早已经打到了张泽堃的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