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最后的三个从者
    “这是怎么回事?”夜刀神十香愣了一下,接着立即又是一剑劈了过去,“一剑不行那就再来一剑!”

    “十香,快停下!”嬴钰立即喊道,显然在这个地方,想用蛮力出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如果说动脑子……嬴钰看了看夜刀神十香,无奈地摇了摇头,好吧,这两个人也不擅长什么动脑子的活儿!

    连续劈了四五剑,那扇门任然没有动静,夜刀神十香无奈地一屁股坐了下来,“讨厌,为什么一点效果都没有啊!”

    “稍微休息一下吧!”嬴钰笑着走到了夜刀神十香身边,“看来我们需要找一下,应该是有可以出去的机关的。”

    “对啊,master你真厉害!”夜刀神十香听到嬴钰的话,立即兴奋起来,直接一下子站了起来,差一点一下子将嬴钰给撞倒了……

    “啊!抱歉,master……”

    “没事……”嬴钰无奈地露出一个笑容,本来嬴钰感觉自己就是一个非常靠不住的人了,结果这一次自己召唤出来的从者又是一个不怎么靠得住的少女,让她不得不开始思考起来。

    “不行啊……没头绪!”嬴钰思考了好一会儿,结果脑子里总是蹦出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让她根本没有办法集中精力。上一次圣杯战争时,她召唤出来的此花露西娅可是一个非常有主意的少女,她这个master可是没怎么帮上忙,只是跟在后边,当一个吉祥物而已……

    “master,这是什么?”就在嬴钰有些万念俱灰的时候,夜刀神十香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将她的魂魄拉了回来……

    “嗯?”嬴钰愣了一下,立即跑向了夜刀神十香那边。

    地上有一块三角形的石板,石板被分成了四个部分,是等大小的四个三角形,三个角的位置上的三角形中,有着三幅看起来有些相似,但是又有所不同的图画,看起来像是小人儿,加上一个什么箭头,在加上一个什么古怪的东西好几个拼在一起的图画……而中间的那个三角形里面,则是一个圆形的孔洞,应该是要往里面放些什么……

    “这是……看不懂啊……”嬴钰紧紧地皱了皱眉,不知道该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

    “那个,master,这个圆形的洞到底是干什么的?”夜刀神十香看了看那个圆形的孔洞,右手攥拳放了进去,“嗯嗯,刚好能放进一个拳头!”

    嬴钰无奈地叹了口气:“因该还有别的什么线索,我们还是再找找吧!”

    “好!”

    ------

    一大早,一个个master和他们的从者们就都起床了,毕竟在这个时候,他们全都不敢有所怠慢,谁知道下一刻又会有什么恐怖的消息传来呢?

    “早啊!”杜彦航走出了自己的房间,打了个大哈欠,看到迎面走来一个身穿黑色衣裤外罩配白底蓝花和服,腰上别着一把写有洞爷湖字样的木刀的银发男子打招呼道。

    “早!”银发男子精神满满地回了一句。

    杜彦航继续睡眼朦胧地往姬柊雪菜的房间走去,嘴里念叨着:“坂田银时……嗯?坂田银时?”

    杜彦航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转头看向了那个渐渐走远的男子,顿时瞌睡全散:“我可没记得他们里面有坂田银时这个英灵啊!”

    杜彦航停下了脚步,开始数着自己这次所见到的所有的英灵。saber职阶,除了自己这边的夜刀神十香之外,还有两仪式和桐谷和人;lancer的话是姬柊雪菜、柊筱娅和艾莉丝;archer的话是卫宫士郎、里见莲太郎还有……

    嗯……还有……好像没有了!

    杜彦航这才反应过来,好像那些没有master的从者里面,还有一些从者从来没有露过面……

    rider的话,岛风,那个跟校长长得贼像的家伙,剩下一个也没有印象了。caster也只有丹生谷森夏和菲特,最后一个也是自始至终都没有见过。assassin倒是全了,坂上智代、白井黑子还有赤瞳。berserker是我妻由乃、玛琼琳·朵还有那个西冯……

    杜彦航叹了口气:“看来该找个时间跟他们问问了。不过现在是第五天了,也就是说接下来这三天,有可能会发生巨变吗?”

    自言自语完这句话,杜彦航没有继续向姬柊雪菜的房间走去,而是向另一个方向,御坂美琴的房间走去了。也许杜彦航和艾莉亚以及那个rider更熟悉一些,但是他们如果有什么不能说的东西,是绝对不会告诉自己的,当然一个会用“抱歉,不能说”来回应,另一个则会用“你怎么这么多事儿啊”来拒绝……

    “唉……希望白井黑子不在吧!”杜彦航突然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如果白井黑子正在图谋不轨的话,被自己突然打断,也许会直接迁怒于自己吧!

    杜彦航打了个寒颤,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再次从自己的脑子里面过了一遍那些从者的身影,选定了一个目标……

    “哼哼,就她了!”

    “笃笃笃……”清脆的敲门声响起,金发少女只是刚刚起床而已,连忙问道:“请问是哪位?”

    “菲特小姐,我是lancer的master杜彦航。”杜彦航语气非常正式地回答道。

    菲特微微愣了一下,有些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来找自己,之前两个人几乎没有任何交流,从各种方面来想,都不知道他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稍等一下。”菲特只是微微迟疑之后,便立即回答道,走到门前,打开了房门。

    “菲特小姐,早上好,这么早来打扰你真是不好意思。”杜彦航非常有礼貌地打招呼,“其实我这次来是有一些事情想要问你。”

    “问我?”菲特愣了一下,还是想不明白,杜彦航来找自己究竟有什么事情,“那,请进吧!”

    “多谢了。”杜彦航点了点头,跟着菲特进入了这个房间,看起来应该也是一般的客房,跟自己的房间没有什么不同。

    待两人坐定,杜彦航便直接询问了:“其实,我一开始的时候就在柊筱娅那里听说,你们中从saber到berserker这七个职阶,都是有两个人的对吧?”

    “是的。”非特点了点头,这个时候已经猜到杜彦航想问什么了,“你是想问另一个caster的事情吧?”

    杜彦航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另外还有第二个rider以及第二个archer。准确的说是因为我今天早上看到了坂田银时先生,他应该就是另一个rider吧?”杜彦航这样猜测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刚才在来这里的路上,杜彦航就仔细地思索了一下,坂田银时根本不可能是archer或者caster的职阶,那他只有可能是rider了,凭借他的那辆小绵羊……

    菲特点了点头:“那家伙确实是rider没错了,至于他去干什么了,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另一个caster,那个女人我连她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她一直自己一个人行动,我们谁都不知道她在什么地方。而另一个archer……我们从来都没有见过,也没有人是跟她一起被召唤出来的,仿佛这个人就从来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一样。”

    “从来没有见过?”杜彦航一听这句话,心里有些担忧,既然是从来没有见过的从者,那他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究竟是敌是友也说不清楚……再加上那个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caster,如果他们真的是自己的敌人的话,那形势将会更加严峻了,现在只是一个大蛇丸的事情就弄得焦头烂额,还有那个将嬴钰拐走的宇智波斑……

    “说起来,你为什么选择来问我?”菲特突然这样问道,“你应该去问两仪式或者rider才对吧?或者两个lancer也可以啊?”

    “因为你比较好糊弄,如果是不能说的事情,自己套一套说不定还是能够套出一些消息来的,而那四个人不行。”杜彦航当然不会这样说,虽然这就是他的真实想法。

    “啊,以为早上起来后有些没精神,走错了方向,正好又在这附近看到了坂田银时,而旁边的两个房间里,里见莲太郎先生和玛琼琳小姐都看起来不太好相处,所以就……”说白了,杜彦航还得多亏了千手家族这样安排的住处,不然他想要找个理由都不好办。

    菲特听到这个原因之后,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对劲,只能默认就是这样了……

    “这样,我就告辞了,打扰你真的不好意思。”杜彦航问出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也不在这里多停留了,如果现在是在王校长的个人空间中,杜彦航肯定会想尽办法跟这个魔法少女打好关系,不过现在可是没有这个时间了。

    “没什么,我正好也起床了,能够帮上你我也很高兴。”菲特非常礼貌地回应道,“那过会儿再见。”

    “嗯,再见!”杜彦航点了点头,步调不紧不慢地离开了这个房间,在关上门的那一刻,杜彦航长长地出了口气,“呼……为什么感觉这么紧张呢?”

    杜彦航闭上了眼睛,调节了一下自己的呼吸,思索起那两个不知道什么身份的英灵来,如果他们是可以商量,并且能够帮助自己这边的英灵的话,也许接下来的事情会简单不少,但是如果是两个敌人的话,那就有些麻烦了……

    “杜彦航,大事不好了,快跟我来!”这时,杜彦航突然听到了有人喊自己,连忙睁开眼睛,发现对方是卢青鸢。

    “发生什么了?”杜彦航见她这么着急,知道又有大问题了。

    “过来看看就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