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savior的从者
    杜彦航看着那个小小的人形光芒,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总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它……

    “令咒?”其余的masters的注意力倒是有一半在这个突然出现的令咒上了,不明白杜彦航为什么突然多了三划令咒。

    小小人形光芒,渐渐地飞到了杜彦航眼前,渐渐地开始变大,一点一点地,逐渐变成了一个比岛风稍微高一些,看起来身材不错的少女样子……

    光芒凝实,少女的样子也出现在了众人面前,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少女的身体总有一种很虚幻的感觉,总觉得不真实,仿佛是一个自己虽能看到,但并不存在的人一样……

    杜彦航已经彻底愣住了,看着面前的少女,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从者savior,苏菲·莫雷尔,这是我第一次作为从者被召唤,还有一些东西……”少女的眼睛还是闭着的,声音轻柔地说道,同时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就在她看清楚对面的这个少年的一瞬间,一切都静止了……

    杜彦航就这样看着自己面前的苏菲,苏菲也一直看着杜彦航,两个人谁都没有再说什么,谁都没有再有什么动作……

    “这……”王兴刚想说什么,立即被一旁的邢楚焱制止了,现在这个时候,他们还是不要打破这份宁静比较好……

    “看到你以从者的身份还活着,我心中的罪恶感算是减轻了好多……”杜彦航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低下了头,“对不起,苏菲,我没能救出他们……”

    “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苏菲露出一个微笑,摇了摇头,双手捧住杜彦航的脸,将杜彦航低下的头抬了起来,“因为你尝试过了,因为你救了跟你只是萍水相逢的我,因为你愿意为了我而放弃唾手可得的胜利……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如果不是我当时误导了大家,大家就不会因为我而死掉。”

    “咳咳,航,这个姑娘是?”祁暮雪看着两个人越来越近的脸,实在是忍不住了,连忙出声问道。同时其他的人也都松了口气,最合适的去打破他们之间的气氛的人,绝对是祁暮雪,这下他们也能稍微放松一些了。

    苏菲一愣,这才发现自己和杜彦航之间的距离,连忙后退了好几步,装模作样地咳嗽了两声:“我已经介绍过了,我是从者savior苏菲·莫雷尔,在我成为英灵之前曾经被这个人救过,就是这样了。”

    杜彦航无奈地笑了笑,看到苏菲那有些红晕的脸,心里微微有些欣慰。本来以为系统会将她这样一个普通npc的数据直接抹去,现在看到她成为了从者,倒是让他那一只自责的内心得到了一些安慰……

    祁暮雪皱了皱眉,仔仔细细地打量着苏菲,然后又盯着杜彦航看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地吐了口气,对苏菲笑道:“你好,我是航的女朋友,我叫祁暮雪。”

    苏菲听到祁暮雪的介绍,愣愣地点了点头,问出了一句让周围的人都瞬间傻住的话:“这家伙的女朋友不是崇宫士织吗?”

    “才不是!”这句话并不是一个人喊出来的,同时喊出这样一句话的不仅有杜彦航和祁暮雪,还有一旁用一个恶狠狠的眼神盯着杜彦航的夜刀神十香……

    苏菲猛地睁大了眼睛,惊讶道:“都在同一张床上睡觉了,还不是?哇塞,你们东方人可真够开放的!”

    “航,这是怎么回事?”祁暮雪转过头来看着杜彦航,虽然是一脸笑容,但是里面充满了杀意。

    “master,你真是一个下流的家伙!”姬柊雪菜连忙后退好多步,警惕地盯着杜彦航,“你竟然是一个这样对待从者的人!”

    不过还有一个人,比她们两个的反应更大……

    “鏖杀公(sandalphon)!”一声响起,接着一个紫色的身影瞬间冲到了杜彦航身边,一剑劈了下来……

    “什么?”苏菲愣了一下,有些疑惑,“这不是崇宫士织的宝具吗?”

    杜彦航这时候已经闪开了夜刀神十香的攻击,好在这个吃货精灵的剑术水平是真的不高,大部分都是直来直往的攻击,杜彦航也就很轻松地躲开了。

    “saber,先回来!”嬴钰看到夜刀神十香出手,连忙喊道,“不要再打了!”

    夜刀神十香回头看了看嬴钰,又瞪了杜彦航一眼,退回了嬴钰身边……

    ------

    “杜彦航,现在可以跟我好好解释解释了吧?”杜彦航在日向家的住处,祁暮雪冷着一张脸,向杜彦航质问道。

    杜彦航叹了口气,满脸无奈地说道:“三件事我一一解释吧……苏菲说的跟士织睡在同一张床上这件事是存在的,不过当时我们住在巴黎的一个宾馆,系统又只有master的证件,没有办法单独给她开一间房。我本来是睡沙发的,士织说我毕竟是人类,体力比不上从者,所以就让我睡床上了。具体的也就是这些,你可以放心,我什么奇怪的事情都没有干。虽然……”

    “虽然什么?”祁暮雪仍然冷着脸,不过语气稍微有些缓和了。

    杜彦航无奈一笑:“小雪,我和士织之间确实发生过一点超过友谊的事情……在她魔力即将耗尽快要消失的时候,我……用接吻的方式给她提供了一些魔力。”

    杜彦航本来以为这样说,祁暮雪肯定会生气的,可祁暮雪并没有任何表示:“这件事婷婷跟我说过了,你能承认我很高兴。”虽然说是高兴,但是从她的语气里面听不到她的任何一点高兴的感觉。

    “苏菲也是我在第一次圣杯战争中认识的女孩儿。当时她不是从者,就是一个普通人,因为婷婷的从者江之岛盾子的原因,莫名其妙地成为了圣杯的载体。”杜彦航明白祁暮雪想问的究竟是什么,便接着说另一件事了,“当时江之岛盾子也控制了苏菲的家人,我曾经答应过她,要帮她救回她的家人……后面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祁暮雪点了点头:“最后一件事。”

    杜彦航抬头看了祁暮雪一眼,站起身来:“小雪,我没有故意去瞒着你,我也并不是不信任你……抱歉,是我考虑的欠妥了。我总怕有人提出反对意见,出现什么差错,而嬴钰又很容易在不注意的情况下说出什么来,在见到王校长之后,我们也一直跟她在一起,我根本没有找到跟你说明但不让她知道的机会……我本来以为小雪你也能够想到……”

    “也就是说怪我没有想到吗?”祁暮雪的语气仍然冷淡,仿佛不带任何感情的冰雪女神一样。

    “每个人的思维方式不一样,这只能怪我太想当然了。”杜彦航摇了摇头,“而且……小雪,虽然不用说明,但是我明白你为什么没有想到这一点……”

    祁暮雪摇了摇头:“你也说了,每个人的思维方式不一样,我为什么没想到,你又怎么会知道?”说完,祁暮雪直接转身离开了这个房间,头也没回地离开了这里……

    杜彦航见祁暮雪这样离开,松了口气,无奈地一笑:“这丫头,也学我一样啊……报复我吗?”

    不得不说,这一点,杜彦航还是猜对了的。祁暮雪刚刚离开房间,将房间门关上之后,表情就垮了下来,脚步也停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无奈地一笑,刚想要离开……

    “吱~”

    门开了一个缝,一只手伸了出来,抓住了祁暮雪的手腕……

    “松手!”祁暮雪一瞬间变回了冷酷的样子,声音冰得要将空气中的水分全部凝结掉落在地面上……

    “不松呢?”

    “杀了你。”祁暮雪淡淡地说道,“反正这里是圣杯战场。”

    “那好吧!”杜彦航果然松开了手,祁暮雪心中暗骂一声傻瓜,就要离开……

    “你……”祁暮雪脸上的表情维持不住了,感受着自己背后传来的温热的胸膛的感觉,看着自己腰间的那双大手,自己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想法,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好了……

    “我不许你走,你如果再让我松手,那我就直接堵住你往回走的路,如果你再让我让开,那我就让姬柊雪菜和苏菲来做,反正无论如何,我不允许你离开。”杜彦航的声音反而是变得冷酷了,“明明是你这丫头倒追的我,结果倒是让我离不开你了,你说该让我怎么惩罚你呢?”

    祁暮雪沉默了,轻轻地咬了咬下嘴唇,最后忍不住笑了出来:“当然,我可是对我的魅力很有自信的!”

    “所以你就这样故意吓我?”杜彦航也笑了,“看来你今天是真的该受罚了啊!”

    “你想怎么罚我?”祁暮雪转头看了杜彦航一眼,露出一个挑衅的表情。

    杜彦航微微一眯眼,直接将祁暮雪用公主抱抱了起来:“来个凯老师的青春课堂,我明天就这样抱着你围着木叶村跑500圈如何?”

    “要死了!”祁暮雪轻笑着捶了杜彦航的胸口一下,“看来你对fff的力量一无所知!”

    另一边,苏菲正偷偷地将门打开一个缝,瞧着这边发生的情况……

    “苏菲,你不会真的对我们的master有意思吧?”姬柊雪菜皱了皱眉,“你可是从者,而他是master,你们是生活在不同世界的人……”

    苏菲点了点头:“可是……喜欢上为了救我而失去了胜利甚至是生命的人,有什么错吗?就算是悲剧也好,就让我一个人喜欢他就好了。”

    姬柊雪菜听到这句话,有些不知所措,但是仔细想了想,自己对晓古城的感情不也差不多吗?明明知道哪个吸血鬼真祖身边有着包括自己的好朋友在内的那么多女孩子,未来的自己还是选择跟他在一起了,还有了一个女儿……

    “嗯?”姬柊雪菜这才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难为情”的事情,连忙摇了摇头,将自己的所有想法,全部从自己的脑海中甩了出去……

    苏菲并没有注意到姬柊雪菜的样子,自己笑声地嘟囔了一句:“要是跟寒天泽一样就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