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各种各样的从者与合作模式
    等许玫萩的状态差不多稳定下来了,站在最边上的那个少年的话,也被大家提到了台面上来,毕竟一个团队,就得彼此了解才好。

    “嬴钰,你先介绍一下自己吧,毕竟那位同学也说了,从saber开始。”杜彦航转头看了看身边有些胆小的嬴钰,露出一个微笑作为鼓励。

    “啊?嗯……”嬴钰应了一声,接着就低下了头,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地呼出一口气,“我叫嬴钰,是九班的……我的从者是saber夜刀神十香……”其实这个不需要她说,大家也都认出了这个吃货精灵,毕竟她的辨识度还是非常高的。

    嬴钰转头看了看自己身后的夜刀神十香,又转头看了看旁边的人,又有些害怕,连忙说:“就这样了!”说完,赶紧低下头去,怕是别的人会因为自己的表现而说出什么不好的话……

    卢青鸢皱了皱眉:“其实你真的没有什么紧张的必要的。嘛,毕竟你的性格就是这样。下一个,lancer呢?”

    “lancer在我这里。”杜彦航叹了口气,“我是杜彦航,七班,我想你们应该都听说过我了,毕竟我上次误打误撞地弄了这样一出。我的从者lancer是姬柊雪菜,我想大家也对她很了解了,就不需要我多说了吧!”

    “确实这样。”卢青鸢点了点头,“二班卢青鸢,新闻部先进记者。从者是archer,就是你们所熟悉的那个红色的archer。”

    “卫宫士郎。”卫宫明白卢青鸢不说出自己的名字,而是用了一个“红色的archer”来形容,就知道她是不想自己心中有疙瘩,便自己将自己的真名讲了出来。

    “我是rider的master,孔明莉,三班。”站在祁暮雪身边的少女露出一个开朗的笑容,“至于我家的rider这个丫头,我想大家也都认得才对,岛风酱!”

    所有人都了然地点了点头,同时瞄了一眼一直站在后边,抓着连装炮酱,一直在“呜~呜~呜~”的小个子少女,不自觉地都露出一个笑容。岛风这个小家伙还真是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能萌得起来,丝毫不受周围环境的影响。

    “caster的master,一班张泽堃。”这时候,一直在观察着周围情况的,一句话都没有说过的眼睛少年开口了,“caster的名字是丹生谷森夏,这样就可以了吧?”

    听到张泽堃的话,所有人才看到了站在她身后的丹生谷森夏,也许是因为张泽堃自身的存在感太低了,连带着将丹生谷森夏的存在感也带了下去……

    “嗯嗯,本来是我提出的要自我介绍,结果现在才轮到我……”站在边上的少年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九班邢楚焱,不过更多的人知道我应该是因为我风纪委员的身份。我是assassin的master,不过我这个assassin,可不是一个擅长暗杀的女孩子呢!”

    “master……”assassin微微皱了皱眉,虽然他说的是事实,但自己还是有一些感觉不爽。

    “我想大家都知道,assassin不仅仅是擅长暗杀的从者,也包括一些残忍的刽子手,以及一些肉搏很强的武术者,我身后的这位呢,就是后者了……”邢楚焱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仿佛就是要讲课一样……

    “呐,坂上智代,有这样一个master的感觉如何?”杜彦航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总感觉这个家伙真是一身的显摆能力没地方用了。

    “就像是春原阳平一样。”坂上智代,也就是assassin叹了口气,“等他令咒用完之后,我会一脚将他踢飞的。”

    “喂,为什么打断我的自我介绍?啊!我准备的台词还没有说完啊!我还有很多包袱没有讲出来啊!”邢楚焱仿佛崩溃了一样整个人的气场瞬间变得异常失落,“连assassin也嫌弃我……我,我不活了!”说完,邢楚焱就一头向一旁的墙上撞过去……

    就在他马上就要撞上的时候,猛然刹车回过头来,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被吓到了吧?”

    回应他的是一个个充满了“果然如此”的眼神……

    “我找个墙角哭一会儿去……”邢楚焱立即消沉了,就差在地上画圈圈以及上边的树叶飘落了……

    “这个人……真的是风纪委员?”丹生谷森夏的表情微微有些不自然,忍不住问道。

    “是,是风纪委员不假……”卢青鸢不愧是记者,几乎对谁的事情都一清二楚,“只不过在第二天就被开除了,他也是因为这个出名的。”

    一阵尴尬……

    “咳咳,master,该我们了!”我妻由乃立即咳了两声,打破了这份刚才应该有乌鸦的沉默,“这是我的master,六班的许玫萩,我是berserker我妻由乃。不过我对于这个职阶很不满意,我感觉我应该是guardian才对!”

    “嗯……是是是。”“没错没错,我妻同学永远都是对的……”我妻由乃的话音落下,也是出现了两秒的尴尬的沉默时间,接着卢青鸢和一个背后没有站着从者,孤身一人来到这里的master就应付道。

    “看吧,他们都同意我的看法!”我妻由乃露出一个花痴加妄想加病态的表情,“阿雪……对了,看看阿雪现在在做什么。”说完,我妻由乃就将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看起来跟许玫萩的手机一样,但里面的日记却是记录的天野雪辉的生活……

    “好了,下……”杜彦航无奈地耸了耸肩,刚想说“下一个吧”的时候,就立即感觉到了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杀气……

    “秋·濑·或(あ·き·せ·あ·る)!”

    所有人都用感觉自己的脖子一凉,赶忙将注意力转移开,也就只有岛风没有被影响到,仍然在“呜~呜~呜~”……

    “那个,不如我先来吧……”那个孤身一人的master有点尴尬地笑了笑,“我叫王兴,四班的,从者是guardian……我妻同学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我是无辜的!那个……我那个guardian……她说,感觉这事太麻烦了,又不给钱,所以还在睡大觉……”

    杜彦航被梗了一下,如果说丹生谷森夏一直没有遇到是因为她的master的原因,assassin没有被遇到可能是他们一直在暗中,那这个guardian没有遇到过的原因就是……

    “博丽灵梦吗?”

    “除了那只红白,还有谁的节操就是用榨汁机都榨不出来?”王兴无奈地做出了失意体前屈,“本来还想这一场好好发挥的,结果遇到这样一个从者……”

    “阿嚏!”秋道家,一个少女打了一个大喷嚏,转头看了看周围,“继续睡……”

    谷凌言看了看王兴的样子,摇了摇头:“五班谷凌言,从者是avenr,他的身份我不方便说。”说完看了看一旁的宇智波富岳等人。

    谷凌言虽然没有说出自己从者的身份,但是masters谁不知道他就是宇智波佐助?

    祁暮雪无奈一笑:“这就有些麻烦了。我是转校生祁暮雪,现在在八班。从者是destroyer,卡瓦利诺,不过大家是不是即便我这样说还是不知道他是谁?”

    大家听到祁暮雪的话之后,差不多全都露出了一个疑惑地表情,只有一个人点了点头。

    “噩梦集团的卡瓦利诺吗?”许玫萩问道。

    “正是。”祁暮雪点了点头,“我只能简单的说一下他拥有的力量吧,瞬移、变身、绝望面具、类似于黑魔法的力量以及吸收某一种力量并自己进项操控的力量。”

    听到祁暮雪的话,大家还没有来得及惊讶,一个更加让他们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本次圣杯战场隐藏模式,合作模式触发,所有master与从者的任务作废。合作模式具体介绍:合作模式只有在同时拥有guardian和destroyer从者在场,且前两天并没有产生冲突时触发,触发条件有三条,系统暂且保密。合作模式中,十位master与十位从者将协同作战,圣杯战争的第三天,圣杯将自动出现在从者guardian手中,guardian任务改为保护技防圣杯不被破坏。系统将会选择十六位无master从者进行敌对作战,并且对方的guardian也拥有一个圣杯,己方destroyer的任务改为摧毁对方的圣杯,并全身而退。其余所有职阶从者为击杀一名与自己直接相同的无master从者,任务与圣杯无关。若出现ruler、avenr、shielder、savior、observer五个职阶从者,他们的任务将根据从者自身不同进行设定。”

    “master杜彦航(lancer)任务变更,主线任务一不变,主线任务二:击杀柊筱娅或艾莉丝·法兰格尔托。主线任务三:未开启。支线任务一:守护己方圣杯不被破坏。支线任务二:确保从者我妻由乃(berserker)存活。主线任务三:未开启。”

    杜彦航听完系统传来的消息,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感到了一丝为难。无论是柊筱娅还是艾莉丝,杜彦航都不讨厌,再加上前一天两个少女也并没有“狂化”的样子,怕是自己根本下不去手……

    “都听到了吧?”卢青鸢长出一口气,“看来我们的猜测是正确的了。”

    “听到了什么?”波风水门有些疑惑,好奇地问道。

    “自己的心声。”祁暮雪微微一笑,用这样一个明显是敷衍的说法,回答了波风水门,“四代目,我们接下来会一同帮助你对付那些没有master的从者,不过我也希望,你们能够给我们提供一定的援助。”

    波风水门看了看周围的各大家族“管事的”,点了点头,“自然会相助。”

    “那就好。”杜彦航这时候也缓过神来了,看了卢青鸢一眼,微微使了一个眼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