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血腥之夜
    “最后还有一次机会,若兰、杜彦航,你们两个将圣杯交出来吧!”林书玉再一次说道,现在自己这边是有四个从者的,数量已经超过了杜彦航那边,就算他自身的实力再怎么强,也不可能作为master去跟从者对战。再者说,有能够一夫当关的berserker在,再加上一个lancer和躲在暗处的assassin和archer,无论怎么算起来,也没有输掉这一战的可能性。

    “真是明智的选择呢!”杜彦航叹了口气,自己还是有些想当然了,结果一不小心钻进了对方的圈套,到了这么一个进退两难的地步,“知道lancer和observer不合,所以将战斗力更强一些的lancer作为自己的同伴,这样就算我们逃跑找到observer,也未必是你们的对手,真是非常严谨的思维呢!”

    林书玉没有再说话,只是等着杜彦航的回答,不过他会怎样回答,自己也差不多猜到了。

    “所以说,你们直接动手就好了。”杜彦航叹了口气,“如果说让我在失败和食言之中选择一个,我会选择失败,虽然是很幼稚的想法,虽然是很傻的选择,但我不会因为我的选择而后悔,因为这是我心中的执念。”

    林书玉点了点头:“archer!”

    “嘭!”一枪发出直指没有任何战斗力的苏菲。

    “berserker,你也上吧!”薛洪涛回头看了看一直保持着冲上去的势头的栗山未来,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

    “喝啊!”栗山未来发出一个意义不明的声音,直接冲过了过去,而她冲向的目标,并非是站在最前边的杜彦航,也不是身体里拥有圣杯的苏菲,而是毒岛冴子。

    “看来是盯上我了。”毒岛冴子自嘲一笑,一步踏出,“我先牵制住她,你们先解决别的对手!”

    “saber!”罗秋燕有些担忧,只靠毒岛冴子一个人,是对付不了这个发狂了的栗山未来的,刚想跟上去,就被杜彦航拦下来了。

    “小心!”杜彦航同时也往后退了一步,同时一发子弹打在了杜彦航刚刚站着的地方……

    杜彦航看了看空中被崇宫士织用七之弹定下来的另一发子弹,皱了皱眉,不过还没等他有什么反应,突然感觉到有一股非常凌厉的刀风迎面刮了过来……

    杜彦航连忙往后一退,躲开了直直劈下来的一刀。“乒!”剃刀与地面接触之后的声音,瞬间散播了出去。

    “士织!”杜彦航左手一拉稍微有些愣神的罗秋燕,将她拉离了危险区域,同时右手伸了过去。

    “是,master!”崇宫士织应了一声,将自己刚才接过来的灼烂歼鬼再次递到了杜彦航的手中,同时再次从自己的影子中拿出了刚刚在接过灼烂歼鬼时放进去的老式步枪。

    拿到灼烂歼鬼,杜彦航也不多说什么,直接一斧头向刚才突然出现的川神一子劈过去,逼她连忙收刀防守。这时候,罗秋燕才反应过来,做好战斗准备,这个时候,已经有一个属于她的敌人站在她的面前了。

    “薛洪涛!”罗秋燕恨恨地叫出了这个名字,直接一拳向那张自己非常讨厌的脸打了过去。

    “哼哼,你这女人可不是我的对手!”薛洪涛非常嚣张地笑着,一拳迎了过去,他可以点都没有将这个女生放在眼里,自己的实力绝对是碾压她的才是!

    “大家……”看着周围的人一个个的找到自己的对手交战起来,梁若兰心里感觉异常的害怕,总感觉这非常的危险,总害怕自己的同伴会有人受伤……

    “冷静点!”山奈弥勒抓住了梁若兰的手腕,同时非常警惕地看着一旁的黑暗处,还有一个assassin没有出手,差不多自己的对手就是那个女孩子了,自己的master不能指望她进行战斗,如果对方的所有master也参与进战斗的话,自己这边的劣势将会被无限放大。

    “caster,你小心一点,这个archer很厉害!”崇宫士织连续拦下了三四发子弹,连忙对一旁的山奈弥勒说道,“总感觉这些子弹是从不同的方向发射过来的一样,有时候还会只听到一声枪响,却出现两发子弹。”

    “知道了。”山奈弥勒点了点头,同时用出了自己的映晶术,开始实施自己的魔道。

    “master,我也上了。”中津静流回头看了谢小云一眼,见后者点了点头,便突然冲出了黑暗之中,两把短刀出现在她的小手中,飞快地向山奈弥勒靠去。

    “ruler,掩护我。”山奈弥勒皱了皱眉,知道自己不擅长正面战斗,稍微往后退了一点。

    “嗯。苏菲你不要离开我们身边!”崇宫士织点了点头,后边的表盘上,“8”的位置上一道黑红色的时间流流进了她左手中的手枪里,接着崇宫士织就将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刻刻帝·八之弹(zafkiel·het)!”

    “嘭!”一声枪响,崇宫士织的身体里面,另一个她钻了出来,同样手持两把老式枪械,同时举枪向中津静流的方向,射出了一发发影子子弹。

    中津静流连忙躲闪起来,她可不敢随便硬抗什么伤害,assassin职阶本来就是以刺杀为主,承受伤害的力量要弱很多,可不敢拿自己的弱点去碰对方的强势之处。

    “嘭!”朝田诗乃也找到了这个机会,趁崇宫士织分神去另一边,一枪打向了一旁正跟川神一子交战的杜彦航。

    杜彦航皱了皱眉,刚好自己的攻击结束,直接一横斧面,挡下了朝田诗乃的一发子弹,不过这一分心,川神一子的攻击再次锁定了杜彦航的脑袋。

    杜彦航本来就不擅长使用斧头,为了以防万一将鏖杀公留给了崇宫士织,现在对上川神一子,实在是有些吃力,并且这还是川神一子没有完全用尽全力的情况下。现在川神一子所表现出来的力量就跟当时和自己交手的毒岛冴子一样,只用出了自己还是人类时的力量而已。

    “作为一个人类,你能够有这样的实力,已经非常值得称赞了!”川神一子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敬佩,“不过我还是要打倒你!”

    杜彦航连忙后退两步,缓了口气:“那就来吧,让我见识一下川神流的厉害。”

    说完,两个人的兵器再一次碰撞到了一起。

    不过……几乎是所有人,都忘记了,这里有一处战场,是没有办法相持下去的……

    “啊!”罗秋燕被薛洪涛一拳打到了小腹,直接痛得没有办法直起腰来,接着一个重拳狠狠地打在了她的背部……

    “噗……”罗秋燕承受不了这么强的劲力,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直接趴倒在了地上。

    “秋燕!”别人都在战斗中,没有办法注意到这边的情况,但是梁若兰却是直接发现了这边已经被打倒吐血的罗秋燕,忍不住伴随着眼泪的溢出,喊了出来。

    不过,这不喊不要紧,一声下去,杜彦航和毒岛冴子全都将注意力放在了这边,还好他们都是战斗经验丰富,连忙回过神来,没有受到伤害,继续跟彼此的对手僵持了下去。

    可是,他们能够赶紧回神,不代表所有人都能够赶紧回神……

    “啊……”一声枪响,就在梁若兰喊出两个字的时候突然响起,一发子弹瞬间穿过崇宫士织和山奈弥勒的防线,向苏菲射了过去,好在苏菲连忙往一旁倒了过去,一发子弹只是命中了她的肩膀……

    “苏菲!”梁若兰这下也知道自己惹事了,连忙抱住倒在自己身边,左侧肩膀拼命地流血的法国少女,眼眶中的眼泪这次也一股脑地跟着它们的先行部队飞奔了出来。

    “你这个女人,看来只会跟你的同伴找麻烦啊!”薛洪涛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一脚用力地踢在了罗秋燕的腹部,罗秋燕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有本事你就继续起来打啊!”薛洪涛更加用力的一脚踢了上去,罗秋燕只感觉自己的腹部一阵剧痛,接着自己就如同飘在空中一样,同时肚子里的血液全部从自己的嘴巴里喷了出来……

    “罗秋燕!”崇宫士织一见罗秋燕被薛洪涛一脚踢飞过来,连忙上前将其接住,看着自己怀里的,满脸鲜血和泥污的罗秋燕,自己心中的愤怒直接就满溢了!

    “你……”崇宫士织的另一个分身直接举起了手中的步枪,刚要向薛洪涛开枪的时候……

    不见了!

    崇宫士织愣了一下,连忙去寻找薛洪涛的位置,还没等她有什么进一步的动作,一个令人脊背发凉的声音从背后响了起来……

    “令咒,berserker快到我身边来!”薛洪涛冲到了崇宫士织的身后,直接使用了令咒,与此同时栗山未来也直接摆脱了毒岛冴子的纠缠,冲向了这边……

    “糟了!”毒岛冴子连忙回防,但已经来不及了,栗山未来在令咒的效果下,比毒岛冴子快了不是一点半点,几乎是瞬息之间,就到了薛洪涛的身边,三道黑色的尖刺,分别刺了出去……

    “嗤啦!”崇宫士织看着自己胸口从背后洞穿过来的黑色尖刺,感到一阵呼吸困难,接着意识一阵模糊,仿佛一切都失去了,一切都不存在了一样,接着,自己的意识又恢复了过来,只不过自己眼前的景象已经变成了一个被栗山未来刺穿了胸口的自己……

    “这就是狂三一次次经历的……死亡的感觉吗?”心里冒出这样一个念头,崇宫士织脸色发白,感觉自己的四肢都软了,根本做不出任何的动作。

    “白色宇宙(white universe)!”山奈弥勒连忙用出了自己的宝具,庞大的能量波动瞬间弥漫开,试图将栗山未来和薛洪涛直接轰成渣渣,不过,就在她刚刚展开宝具的那一刻,仿佛听到了一个声音……

    “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