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找上门的女人
    “唉~,你们住的竟然是这么豪华的宾馆啊!”苏菲现在正一脸愣愣地观察着房间里的陈设。

    苏菲的家庭条件虽然不错,但是也不是那种大富贵之家,别说来这里住,这种规模的宾馆,苏菲以前是只能做梦的时候向往一下了。

    “苏菲,你如果累了就先休息,这个房间里只有一张床。”杜彦航见苏菲那一脸羡慕的表情,微微一笑,“我和士织都是要晚上工作,白天休息的,正好可以岔开时间。”

    苏菲皱了下眉,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转,点了点头:“好吧,那我先休息了。”说完,苏菲就走进了起居室,还用一个带着些古怪的表情看了杜彦航一眼,才将门关上。

    杜彦航盯着关上的起居室的门,过了一会儿才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丫头够妖的。士织,帮我拿纸笔来,我要计划计划之后的事情了。”

    崇宫士织点了点头,在这种比较有规模的宾馆里面,这种经常用得到的东西自然是有的,而且纸也是非常高级的,笔自然也是上好的钢笔,一看就有非常高的价值。

    杜彦航看了看这支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高级钢笔,叹了口气,开始在纸上写了……

    saber-毒岛冴子-罗秋燕。lancer-川神一子-胡天宇。archer-朝田诗乃-未知。rider-织斑一夏-未知。caster-山奈弥勒-梁若兰。assassin-中津静流-谢小云。berserker-栗山未来-未知。ruler-崇宫士织-杜彦航。observer-江户川柯南-秦晖。destroyer-江之岛盾子-未知。

    列出了这次已经知道的所有从者的身份与他们的master,杜彦航开始思考起来。

    “master?”崇宫士织看到这一份名单之后,心里微微有些失落,自己作为ruler,本应该是帮自己的master识别其他英灵的真名的,可是自己什么都没有帮上,反而是自己的master自己就认出了所有的从者。

    “这四个未知里面,有一个人叫徐婷婷。”杜彦航长出一口气,虽然自己有了一些想法,但还是准备问一下崇宫士织的想法,“她是我们学院里所有人中公认的第一名,你觉得她更加可能是谁的master?”

    “公认的第一名?”崇宫士织愣了一下,抿了抿嘴,“她有多么厉害?”

    “基础理论课一直是满分;分析推理课跟我一样是接近满分;战术课远超第二名;个人战斗课我是全部翘掉了,不知道她有怎样的实力,和我应该差不多;剩下的环境课、心理课等等,都是学校内最高分。”杜彦航叹了口气,“说她是妖孽也未尝不可。”

    崇宫士织点了点头,总感觉这个徐婷婷仿佛就跟鸢一折纸一样,是一个全面的优等生:“像这样的人,应该也有她非常明显的不足才对。”

    “那我就不知道了。”杜彦航无奈地摇了摇头,“跟她不是一个班,而且据说她也没什么朋友,一直自己一个人,想要打听消息也未必能打听得到。”

    “她……我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觉,她应该是destroyer的master。”

    “我也这样认为。”杜彦航点了点头,“如果说现在给人神秘感最深的从者,不是一直躲在暗处,最后才出面的archer,也不是一直观察着整个战场的observer,而是这个destroyer。士织,其实我们换位思考,把我们换成别的从者那边,我们知道destroyer是谁吗?”

    “这……”崇宫士织这才反应过来,没错,江之岛盾子到最后都没有露面,也就只有杜彦航撞破了她想要操纵苏菲她们这件事,才知道了她的身份。况且,没有发现黑白熊的出现……显然这个destroyer还是在抱着一个玩玩的心态,并没有认真的对付其他的从者。

    “archer虽然没有交流,但是从你说的她偷袭了rider一下这一点,我猜测在rider和berserker被解决之前,她对我们动手的几率不大。saber和caster也可以信任,assassin又是我们的同伴,lancer不能确定,需要防一手,observer现在可以忽略掉他的存在,他在这种战局下能够起到的作用并不大,除非所有的从者愿意坐下来‘谈谈’。”杜彦航仔细地分析道,“所以我们现在还是暂时处于优势的,接下来,士织,能不能找到destroyer的住处?我们最好主动出击。”

    “好的。”崇宫士织点了点头,“不过我不能保证真的能够得知。”

    “无论知道还是不知道都好,我们现在去巴黎监狱。”杜彦航将手中的笔扣好,站了起来。

    “master,真的要……”

    “士织,其实我跟你不一样,我并不是一个善良的人。”杜彦航微微一笑,“我虽然不会做殃及无辜的事情,但是我对我的敌人和我看不惯的人,可从来都不留情。”

    崇宫士织的情绪明显有些低,轻轻地点了点头,跟在了杜彦航的身后,出了门。

    房间门刚刚关好,一个少女的脑袋从起居室的门缝里伸了出来,悄悄地走到了刚才杜彦航坐过的位置坐了下来,拿起了桌子上的那张纸……

    “ruler?看来是一个值得托付的人啊!”苏菲心里微微一喜,起身回到了起居室,安心地躺在了床上,合上了眼睛。

    “什么不是一个善良的人,对敌人就是要不留情才对啊!爸爸,妈妈还有妹妹,我一定会把你们救回来的,”苏菲这样说完,带着一个安心的表情,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巴黎监狱……

    现在差不多已经是凌晨四点左右了,所以杜彦航和崇宫士织也比较小心,如果惊动了狱警,接下来可能会有很大的麻烦要发生了。

    无论是哪里的监狱,肯定都是看守十分严格的,杜彦航和崇宫士织没有办法,只能小心翼翼外加使用宝具才会安全一些……

    “呼……”杜彦航吐出一口气,“士织,就这里吧!”

    “嗯。”崇宫士织点了点头,还是有些不情愿地用出了食时之城……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却是有一个人找到了他们的住处……

    “没人吗?早知道就将他们两个带过来了。”现在坐在杜彦航所住的宾馆的一层大厅里的,是一个长发美女,不仅拥有天使般的容貌,还拥有着魔鬼的身材,嘴角一直带着一个淡淡地笑容,给人一种异常自信的感觉,散发出了一种高高在上的气质。如果硬要形容的话,更像是那种掌控着一个大企业的商场女强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对于敌人会用出各种各样让其绝望的手段的女强人。

    “这位小姐,那位先生刚刚出去一段时间,您看……”

    “我就在这里等着就好。”长发美女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让一旁的男服务生一瞬间都看痴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样吧,服务生小哥,给我来一瓶上好的红酒,虽然直接记在他的账上就好,但他不在的时候你也不能擅自做主,那就刷卡吧!”长发美女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跟杜彦航一样的信用卡,交到服务生的手中,至于她说话的神情,仿佛早就习惯了这样大手大脚的花销,丝毫没有半点露怯。

    “请问您是要什么年份的?”

    “看着来就好了。”长发美女俏皮一笑,直接就将这个服务生的七魂六魄全部夺走了去。服务生过了好一会儿才猛然缓过劲来,不好意思地躬了躬身,走向了前台。

    “如果让我等的时间过长的话,我可会生气哦,杜彦航!”长发美女嘴角微微一翘,声音中带着一众古怪的魅力,如果刚才那个服务生听到的话,估计会误认为这个长发美女跟杜彦航有什么特殊的关系,而心中充满了羡慕嫉妒恨吧!

    时间本来就不早了,杜彦航和崇宫士织也不敢在监狱那边待太久,大概五点多的时候,就赶回了自己住的宾馆,不过刚刚进门,就有一个服务生拦住了他们……

    “这位先生,有一位小姐找你。”服务生的态度虽然恭敬,但是杜彦航能够明显感觉到他声音里的一分愤怒和一分嫉妒。

    杜彦航有些摸不着头脑,索性不去思考,点了点头:“她在什么地方?”

    “就在大厅那边,已经在这里等了您一个多小时了。”服务生回答道,声音里的怒气感觉更明显了。

    杜彦航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过这个时间会是谁来找自己呢?大概率是谢小云或者中津静流吧,当然毒岛冴子或者罗秋燕也有可能,也有可能是山奈弥勒。

    “我知道了,你去忙就好。”杜彦航点了点头,对服务生说完,转头看向崇宫士织,“我们去看一下。”

    “嗯。”崇宫士织点了点头,虽然杜彦航什么都没说,但是她能感觉到杜彦航心中有一分警惕,也将警惕性提了起来。

    服务生皱了皱眉,也没有再说别的,顾客就是上帝,自己还是老老实实地听话比较好。

    杜彦航和崇宫士织向一楼的候客区走去,现在这个时间候客区没什么人,所以他们一眼就发现了那个来找的人,那个在面前摆上了四个酒杯,却只有一个人在慢慢品酒的人……

    “什么?”杜彦航皱了皱眉,拍了拍崇宫士织的手,小声说,“士织,你先上去,保护好苏菲。”

    “怎么了,master?”崇宫士织愣了一下,不明白杜彦航为什么这样下命令。

    “相信我就好。”杜彦航微微一笑,“回头再跟你解释。你不要被她发现。”

    “嗯。”崇宫士织点了点头,她之前其实就一直在用破军歌姬让周围的普通人一直“看不到自己”了,不过破军歌姬并不是完全有用,所以她还是稳妥的又用了一手“赝造魔女”,偷偷地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杜彦航长出一口气,缓解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缓缓地走向了那个美女的对面,非常大方地坐了下来,并拿起一旁的酒瓶,自己倒了一口红酒,微微一品:“品味不错。”

    “我也觉得这酒很棒呢!”长发美女微微一笑,“不过若是再往里面添点什么,就更加美味了。”

    “那你要添加什么呢,徐婷婷?”

    “ruler的妹|汁如何,杜彦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