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圣杯突变
    圣杯的光辉闪烁了良久,终于是停了下来,黑夜渐渐再次变回黑夜,不过所有人在适应了闪烁着光芒的世界之后,重新回归黑暗却是不适应了,过了好久,才勉强能够看清自己眼前的情况。

    “刚才那是什么?”谢小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过……自己身边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

    “assassin?”

    杜彦航一睁开眼睛,也不见了江之岛盾子,而且妹妹手中拿着的灼烂歼鬼也不见了,而且……

    “不疼了?”杜彦航摸了摸自己的后背,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背上的伤口好像是不存在一样。

    皱了皱眉,杜彦航开始观察起周围的情况来,周围被江之岛盾子控制的一家三口就这样定在原地,什么动作都没有,仿佛被定格住,或者说是生命不存在了一样。

    一家三口……没错,一家三口都这样了……

    等等,还有一个人呢?

    杜彦航立即发现不对劲,连忙站起来四处看了看,结果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

    “在找我?”一个少女的声音突然间从身后传了过来,杜彦航立即转身,不过他看到的不是一个少女,而是……圣杯!

    “你是谁?”杜彦航有些警惕地问道,“你为什么会跟圣杯合为一体?”

    “我的名字?”圣杯里的少女继续说道,“我的本名不能告诉你,我只能告诉你这个孩子叫苏菲,我只是就借用了她的身体,并且融合进了圣杯而已。”

    “借用了身体并融合进圣杯……”杜彦航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事情,不禁感觉有些奇怪,“难不成你就是observer?”

    “observer?嘛,也许我如果哪一天真的被当作英灵召唤出来的话,倒是有可能是这个职阶呢!”圣杯里的声音回答道,同时也否定了杜彦航的猜测,不过没有等杜彦航再说什么,主动提问了,“你的本事从哪里学来的?”

    “啊?”杜彦航愣了一下,“你说我的武学?父亲教的。不过我父亲是从我奶奶那边学过来的,应该算不上祖传。”

    “这样啊。”圣杯里的声音继续说道,“那就可以了。”

    说完,又是漫天的金光闪过,将整片天空点亮,不过这次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就又变回了之前的状态,不过这次,所有的从者都回来了,包括妹妹手中的灼烂歼鬼也回来了,仅有的不同的话……

    “嘭!”

    一声枪响,接着一发蕴含着极大能量的子弹直接命中了准备向毒岛冴子发动攻击的织斑一夏,巨大的力量直接就将他推了出去,远远地撞在了地上。不过好在is都有绝对防御,织斑一夏并没有出现什么大问题。

    “你这个坏人,究竟把我爸爸妈妈还有妹妹怎么了?”苏菲又回到了她原本的位置,怒气冲冲地对江之岛盾子喝道。

    “什么?”江之岛盾子有些意外地回头看了看苏菲,接着露出了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啊,我的宝具竟然失效了,这是多么令人绝望的事实啊!”

    杜彦航摸了一下自己的后背,伤口已经愈合是真实的,看来那个不知道为什么出现的神秘的家伙帮自己治疗了伤势,这样的话,自己说不定可以省下一发令咒了。

    “怎么会……”远处,一个少年皱紧了眉毛,看着埃菲尔铁塔塔顶旁边空空如也的天空,心里百味杂陈,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比较好,“圣杯……消失了?虽然时间已经不多了,但是也还没有到一个小时啊!”

    “master,我们怎么办?”一旁的川神一子虽然不太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圣杯”和“消失”还是能够听懂的,大概明白自己的master为什么这样一脸痛苦的样子。

    “过去看看。”“是。”

    “柯南,我们从后面绕过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楼上,observer组也准备行动了,圣杯消失这件事,无论对谁来说,都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不仅仅是在圣杯战场里面,包括外边的人,也都为这件事而发愁着……

    “刚才是怎么回事?”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人对身边的一个个一脸疑惑的人问道。

    “林老师,不要着急,这个我们也不知道。”一个看起来二三十岁的女教师回答道,“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而且这段时间内,我们能够从圣杯战场内获取的资料全部消失了……不,应该说圣杯战场根本就没有将那个时间段发生的事情发送给我们,而是全部拦截了下来。”

    “真不愧是一群菜鸟,都说菜鸟什么奇怪的事情都能引出来,看来果然如此。”林老师叹了口气,“不过再怎么奇怪,也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发生什么事了?”这时候,一个年轻还带着些许捣蛋的声音从门口响了起来。

    “校长!”所有的老师立即起立道。

    “嗯嗯,低调低调,不要吓坏了小朋友。”这个被称为校长的年轻男子呵呵笑道,接着看了看身后跟着的一个少女,“祁暮雪,就是这里了。”

    少女点了点头:“谢谢王叔叔。”走上前来,对所有老师鞠了个躬:“老师们好,我叫祁暮雪,是一个转校生,从今天开始我要在这里开始学习……咦?婷婷?”

    所有的老师愣了一下,看了看现在正现示的圣杯战场内的状况,不过因为圣杯战场内的时间流动较快,所有人第一次关于圣杯的交手已经告一段落了。

    “你认得徐婷婷?”林老师对祁暮雪问道。这个徐婷婷就是杜彦航一开始所暗指的“变态的理论优等生”了,她是整个年级的第一名,而且所有的科目都是接近满分,让其他所有人都望尘莫及的一个妖孽。

    祁暮雪点了点头:“我们是初中时的同学。”

    “那好,那就把你也分到八班了。”校长也是知道这个徐婷婷的,听到祁暮雪说认得她,便立即安排了,“余老师,没问题吧?”

    “嗯。”一个看起来有些冷漠的女老师点了点头,就没有再说话。

    “咦?”祁暮雪仿佛又看到了什么,不过接着就闭上了嘴。

    “怎么了?”余老师淡淡地问道。

    祁暮雪摇了摇头:“没什么。老师,我下一次可以跟他们一起进入圣杯战场吗?我已经参加过四次圣杯战争了。”

    “而且她的战绩可是两次第一,两次第二哦!”校长嘴角带着一个得意的笑容,“不过这次的第一应该是徐婷婷没错了……当然,秦晖,胡天宇和梁若兰也不错。党洛天那个笨蛋现在就已经挂掉了啊……”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啊?你们在这到底是做什么的?”杜彦航听着一旁的苏菲喋喋不休地问,感觉头都要大了,还好自己这边还有一个崇宫士织,一直在想办法瞒过去,不用杜彦航自己操心。

    圣杯突然消失,几乎让所有的从者都瞬间出现在了当场,包括archer朝田诗乃,lancer川神一子还有observer江户川柯南。杜彦航趁着江之岛盾子将注意力放在了圣杯上,便将苏菲带了出来,虽然中途被发现了,好在中津静流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的身边,帮自己挡住了江之岛盾子。之后也许是berserker的master下了命令,栗山未来也没有再主动出击,毒岛冴子也回到了罗秋燕她们那里,崇宫士织自然是来找自己了。

    苏菲皱着眉,总感觉这些人奇奇怪怪的,他们绝对有什么事情在瞒着自己。

    “那你又为什么叫这个家伙master?”苏菲再一次问道,不过这一次崇宫士织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编这个谎话了。

    “丫头,你竟然称呼你的救命恩人为‘这家伙’?”杜彦航非常不满地说道,“她叫我master是因为我教她剑法,有问题吗?”

    崇宫士织听到杜彦航替自己解围,松了一口气,一个幽怨的眼神抛了过去,谁让他刚才将烂摊子扔给自己呢?

    “谁知道你跟那个人是不是一伙的,都看起来这么怪。”苏菲虽然这么说,但是她心里大概还能够明白些什么的,能够看得出来这些人应该是分成了好多个不同的阵营,至于他们在做什么,有什么目的,苏菲就不得而知了。

    至于杜彦航为什么将苏菲带过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首先这丫头已经被卷进了圣杯战争,如果就这样放她出去显然不现实,最关键的是刚才崇宫士织也尝试过用破军歌姬操控她,让她将这一切下意识地当作梦了,不过破军歌姬对她一点用处都没有。也许就是那个奇怪的瞬间,那个圣杯的原因吧……

    “还有,我爸爸妈妈还有妹妹怎么办?”苏菲皱了皱眉,有些不爽地问道。

    崇宫士织这次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只能将求助的眼神投向了杜彦航。

    “我们会想办法的。”杜彦航叹了口气,“你也应该知道,我们这些家伙拥有怎样的力量,再加上那个人也未必会放过你,你最好躲起来。其实无论是从良心上讲,从想要获胜上讲,我们都要打败那个家伙的。”

    苏菲看了看杜彦航,没有再说话,点了点头:“那个人来抓我的话,你们可要保护好我!还有,一定要将我的家人救出来!”

    杜彦航转头对她微微一笑:“没问题,如果说那个人是为了传播绝望而存在的话,士织就是为了拯救别人而存在的了。她可是拯救别人的专家哦!”

    “master!”崇宫士织听到这句话,脸上火辣辣的,虽然这确实是真实的,这个名头也实至名归,但士织还是感觉特别难为情。这种感觉就像是……就像是看到琴里录下的那个自己国中时对着镜子练习“瞬闪轰爆破”的视频时的感觉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