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爆炸陷阱
    “永远不要小看任何一种东西,一切事物都可以成为杀死敌人的工具,很多东西都有远超过你所认知到的功能和用途,只要能够掌握这些,无论是在多么危机的环境下,都能让你瞬间变成优势。”

    蓝玉冰缓缓地闭上了眼睛,脑海中回想起了当时自己刚刚被园崎诗音她们救下来,第一次见到东方默时,他正在跟另外一个人所说的话。

    当时只是自己偷听到了,后来自己也思考了很多东西,渐渐的也就明白了东方默这番话究竟是在说什么。

    “他们还有多长时间过来?”蓝玉冰睁开眼睛,对一旁的御坂美琴问道。

    “大概还有两三分钟吧,那个狙击手已经到了之前我们准备好的位置。”御坂美琴早就用自己的电波入侵进了这个城市的监控系统,对方的一举一动完全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那就好,observer,对方那个狙击手就拜托你了。”蓝玉冰稍微松了口气,开始布置起来,“archer,guardian,一会儿听我口令就一起行动。”

    战前准备已经做好了,接下来就是真正的实施了!

    战场内蓝玉冰他们已经完全准备就绪,在观战区的杜彦航他们还是没有看明白蓝玉冰想要干什么,只有当时注意到了那些细节的艾拉明白,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计划。

    两分钟后,对方的一行人终于是出现在了蓝玉冰他们的面前,双方已经是一触即发了。不过战前先哔哔几句也是很正常的,至于他们都说了些什么,杜彦航他们就听不到了。

    “比赛要结束了。”艾拉说完这句话,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接着……

    嗖!

    精灵少女直接一箭射向了空中,同时食蜂操祈偷偷摸摸地按了一下遥控器。

    之间远处移动大楼顶端,一个正准备开枪的狙击手立即就感觉到大脑一阵刺痛,别说开枪,连自己在干什么都不知道了。

    同时,白色粉末立即覆盖了x大的那些参赛者,这些粉末直接就呛到了正准备反击的从者们,攻击也就被这莫名其妙的白色粉末给打断了。

    接着,伴随着电光闪过,一道橙黄色的光束直接轰了出去,本来这里就是一个比较密封的环境,巨大的爆炸气浪直接将整个空间都给震荡得恍惚起来。

    轰!

    ------

    从观战区域出来,杜彦航面色非常凝重,这一战简直是颠覆了他的认知,真的没有想到过竟然还可以用这种方法来获得胜利。

    “那些白色的粉末究竟是什么啊?”岳妍还没有明白过来。

    “面粉。”徐婷婷给她回答了这个疑问。

    “他们弄的太精妙了。”杜彦航现在已经完全明白过来蓝玉冰他们究竟用了怎样的战术了,“在学园都市中,最不缺的就是各种高科技产品,他们绝对早就想好了要这么做,才能准备这么充分。先将面粉和发射机布置好,用感应器进行链接,将对方引过来之后,archer的那支箭触发感应器,将面粉喷洒出来。同时为了防止对方的狙击手从窗户外进行狙击,在就探查好了能够直接通过窗户打到他们的合适狙击点,并安装了可以让食蜂操祈的能力远距离释放的增幅装置。在archer放箭的那一瞬间,让食蜂操祈出手干扰对方狙击手的行动,同时也短时间的控制对方的其他从者。的确食蜂操祈不可能同时控制住这么多的从者,这回让她过量消耗,同时也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但就是这一点点的时间就可以让面粉布满整个房间。只有再由御坂美琴的超电磁炮将面粉点燃,超电磁炮的冲击力和爆炸的冲击力同时作用在了对方从者身上,这样还不退场就太没道理了。同时所有人躲到早就准备好的隔间,虽然也会受到爆炸的冲击,但是在缓冲下能够减少很多的伤害,让他们能够撑住不会退场。之后再解决掉对方的漏网之鱼,就已一切都结束了。”

    “原来是这样啊!”岳妍这才明白蓝玉冰他们是怎么赢的,对此很是意外。

    “面粉也好其他的科技装置也好,这真的是很令人意外的想法啊。”杜彦航叹了口气,“学到了啊!”

    其他人也都是差不多的想法,看完这场比赛,他们明白这第二轮究竟有多么可怕了,也知道自己的不足在什么地方了,那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就是将学到的东西,运用到明天自己这边要参加的比赛中去。

    “既然这样我就先去休息了,以后艾拉负责日场的观察,我负责夜场。还好这一场结束的早,不然我怕是要一开始就撑不住了。”谢清泉跟大家打了个招呼,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了。

    “辛苦你了。”杜彦航回应了一声,又开始了沉思,究竟该怎么去运用各种各样的东西呢?杜彦航可不认为自己也会到学园都市这样的战场中来,之前他们经历过的科技水平最高的战场就是交界都市了,其他的像是雏见泽更是跟“发达”这个词完全相反。除此之外,接下来还会有很多拥有魔法什么的战场,到时候又能不能将那些魔法道具什么的派上用场呢?

    “好了,先别想了!”徐婷婷一声将杜彦航的灵魂拉了回来,这时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周围也只剩下徐婷婷一个人了。

    “我……怎么回来的?”杜彦航有些尴尬地问道。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徐婷婷并没有回答,身子往前一倾,两个人的脸都快要贴在一起了,“你在忧虑什么呢?或者说是,你的自信就这样没有了吗?”

    “啊?”杜彦航怔了一下,稍微缓了一会儿,终于是明白怎么回事了,连续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微微一笑,“现在好了。”

    “那就好,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了。”徐婷婷也松了口气,坐到了杜彦航的身边,脸色有些红润,“听说……做那件事可以缓解压力的……你如果需要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