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糟糕的队伍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倒是不会,我看了一下我们这边的赛程,只要郑老师的队伍在赛程后半段有连续两天日场都有比赛的情况,其他的都稍微有一定的休息时间。”

    听到这个答复,大家都是松了口气,如果真的要打完前一天的夜场直接打后一天的日场,再万一拖到了第七天才结束比赛,岂不是要直接准备下一场比赛了?那绝对会疯掉的。

    “这次我叫大家来,还有另外一件事。刚才也说了,现在开始是允许观战了,那在你们比赛的时候……”

    听到这句话,大家都明白了。

    需要一个类似于教练一样的角色。或者说是负责观察自己这边的不足,同时观察对方打法的协助成员。而且绝对不能只有一个人。毕竟有日场和夜场,如果同一天的日场夜场都有需要注意的对手,那一个人是绝对没办法都看过来的。

    “原来如此,这就是我们被叫过来的原因了吗?”谢清泉微微一笑,转头看了看杜彦航,那个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你们队伍一定要选我哦!

    杜彦航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转头看了看徐婷婷。

    “清泉可以,不过另外一个你想好了吗?”徐婷婷也明白杜彦航是什么意思,轻轻地点了点头。

    “我看看能不能把艾拉借过来吧。”杜彦航有些尴尬,本来在这个学校熟悉的人也不多,差不多都参加这比赛了。至于当时在宿舍时的另外两个舍友,还是算了吧。那两位的成绩实在是有些捉鸡。

    “最后还是要艾拉啊!”丽莎戳了戳身旁的岳妍,用一个古怪的眼神看了看杜彦航。

    “这不是没有其他好的选择吗?”杜彦航白了她一眼,“灵曲她们估计连圣杯战场是什么都不清楚,而艾拉我们只要跟她说一下比赛的一些细则就可以了。”

    “这倒是。”

    好在是距离下一轮的小组赛还有一段时间,但是要找一个能够跟队伍契合的“教练”,根本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就算是对于这比赛非常熟悉的人,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理解,有自己所关注的点,如果队员们所注意的东西正好是“教练”有所忽视的,那问题就大了。

    “有五天的时间,都去一趟从者要塞那边时间也是足够的,当然这次是去“借人”的了。说起来从者要塞那边最近也是很忙,估计想让东方默再抽调出一个人来帮他们,估计很难了。”回去之后杜彦航就赶紧跟大家说交代了一句,便带头收拾起东西来。

    其他人看到他这样感觉很是好笑,明明论没有去那边的时间,杜彦航是最短的一个。不过也都没有耽误时间,跟着一起收拾起来。

    ------

    各大学院都开始忙着对下一轮的比赛进行准备了,但是有一个地方,他们不仅没有准备下一轮比赛的事情,还一脸无所谓,好像接下来的比赛已经赢定了一样。

    “你们,是不是有些过分了?”一个看起来年纪颇大的男子长叹了一口气,“这么小看对手你们绝对会吃亏的。”

    “这句话你都说过多少遍了,烦不烦啊?”一个正拿着一根鸡腿啃着的年轻人很不爽地回应了一句,“那些学生根本就破解不了我们的战术,有什么可担心的吗?”

    “这只是第一轮的小组赛,我们遇到的对手实力参差不齐而已,第二轮开始之后,很多人都是战胜过我们这种套路的对手,再用同样的套路绝对会输掉的。”

    这次不仅仅是刚才回话的那个年轻人了,就是旁边几个年轻人,也都有些恼怒了,看着这个男子的表情非常地不善。

    “我说,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不要以为你的位置是‘领队’就是这支队伍的首领了,我告诉你,你特么的就是个诱饵,诱饵懂吗?再跟我聒噪直接让你脑袋开花!”

    男子长叹一声,转身就走了。这支队伍的这些人,脾气一个个都太差劲了,如果不是自己的好友拜托自己,他只要安稳地拿着退役补助金养老就行了,又怎么会来管这里的事情?

    出门之后,就看到了一个老人。

    “哦,韩校长。”男子立即恭敬地喊了一声。

    “你们时唯一一支进入下一轮的队伍了,学院能不能保住就看你们的了。”老人淡淡地说道,“这群孩子都是其他学院挑剩下的,再加上长期都需要有金主赞助才能运营下去,那些金主的孩子们在学院里带的整体的风气越来越差,委屈你了。”

    “这可不敢,虽然说我以前也拿过一些成绩,不过最后也是因为自己的问题失去了继续当运动员的能力。”男子连忙客气道,“能够给我一个重新回到熟悉的赛场的机会,对我来说也是很重要的。”

    老人点了点头:“能跟我来一下吗?”

    “好的。”

    两人一起在本来就不是多大的学院里来回地转了好几圈,一直都在聊着一些有的没的,也没有说什么正事,就是一些家常之类的东西。

    “说了这么多废话了,也该说正事了。”老人看了看学院里唯一一处景色还算不错的湖,“你知道新的一轮的赛制改变吧?”

    “知道了,不过我们现在真的找不到合适的人手来做这个观察员的位置。”男子点了点头,“无论是其他的老师也好,还是那些已经输掉了比赛的同学们也好,我都去找过了,但是都不想担任这样的一个位置。”

    老人也点了点头,并没有立即回应,而是盯着面前的湖水看了好久:“虽然我知道,我接下来提出的要求可能有些太过分了,但我还是要说,因为我别无办法。”

    “您说就好。”

    “我们的队伍被分到了二十二组,是这次分完之后被称为三大死亡组之一的小组,这个组内有好多厉害的学院的队伍,还有一支夜魂的队伍,一支运动员的队伍,出线形势非常不好。”老人再次叹了口气,“所以,我们需要一个非常优秀的观察员来帮助我们的队伍,听说,你女儿的队伍在加时赛被淘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