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羽弥
    ,精彩小说免费!

    “那个……难道是那个从者吗?”岳妍看了看那根黑色的羽毛,立即知道这是哪个从者的圣遗物了,“这样连阵容上也是非常好呢!”

    “是吗?那这个从者就是我的了。”丽莎也是跟之前其他人一样画出一个简单的魔法阵,开始将这个从者召唤出来。

    “我叫羽弥,至于是什么职阶我不知道……”

    “诶?”

    杜彦航看着这个衣袖非常长,拥有着蓬松的褐色齐肩短发的少女,感觉有些纳闷。职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没有职阶?

    “那个,羽弥小姐,不知道职阶是什么意思呢?”丽莎决定还是先跟这个从者稍微交流交流。

    “我也不知道,只是我的脑海中并没有关于我自己的职阶的记忆。”羽弥语气非常柔弱地说出这句话。

    “那你擅长怎样去战斗呢?”

    “啊?”羽弥听到这句话,显得很是紧张,“羽弥,羽弥不想战斗……”

    “不想……”丽莎还在疑惑中,被徐婷婷打断了,将她拉到了一旁。

    “怎么了?”丽莎不明白徐婷婷是什么意思。

    徐婷婷示意她稍微冷静一下:“其实这种情况我们也急不来,还是先找一个时间问一下岳妍,这个从者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再说吧。之前我们也遇到过拥有全职阶的从者,现在出现一个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职阶的从者也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了。”

    “好吧……”丽莎点了点头,“可是她说她不想战斗,我们接下来又该怎么办呢?”

    徐婷婷稍微犹豫了一下:“我来试试吧。”

    两个人说完悄悄话,回到了这边。

    “羽弥小妹妹,刚才你说你不想战斗,是为什么呢?”徐婷婷显得很是亲切的样子,这个样子的徐婷婷直接就把旁边的岳妍看傻了,发现这个学姐还真是自己认识的时间越长,越不知道她究竟是一个怎样性格的人。

    倒是杜彦航已经习以为常了,因为他们两个人独处的时候,徐婷婷差不多也就是现在这种状态。

    “羽弥的能力是不详的能力,会给大家带来灾难的。大家都会因此而讨厌羽弥的。”

    一旁的岳妍皱了皱眉,总感觉很是奇怪,之前召唤的几个从者虽然并没有明确的表示,但从她们的举动和语言,能够看出来都至少是经历过个人支线之后才会表现出来的样子,但是羽弥为什么感觉完全不一样呢?

    现在的羽弥反而是像刚刚被解救出来的那个样子。从原作的支线剧情来讲,羽弥在从咖啡店打工和与主角的相处中渐渐地开始正视自己的能力了,倒是一开始的羽弥会这样。

    “学长,圣杯战场会对呗召唤出来的从者记忆什么的做出改动吗?”岳妍有些疑惑地问道。

    杜彦航给出了肯定的答案:“会的,我第一次参加的圣杯战场,就有一个从者是这样,按道理讲她应该有完整的个人意识,但是在作为berserker被召唤出来之后,直接就变成了没有意识的狂化状态。还有在我第二次圣杯战场的时候,宇智波佐助这个从者是在少年时代被召唤出来的,他对宇智波鼬还是仇恨态度。之后也是有类似的情况吧,但是还是比较少的,只有在特定职阶的情况下才会出现。”

    “特定职阶吗?”岳妍点了点头,开始自己思考起来。

    看到岳妍这个样子,杜彦航心里真的很开心,而且也感到挺震惊的。前两场虽然岳妍的表现也挺不错,但更多的像是一个小跟班,一直听从命令,做自己应该去做的事情,但是这次的岳妍却是完全不一样了,不仅开始自己思考一些东西,而且还特别有条理,开始作为队伍中一个重要的角色带着大家去做些什么了。

    能看到一个一开始进入圣杯战场中都能大喊大叫的小女孩成长到现在这种地步,杜彦航也是感觉很欣慰。

    “对方的位置找到了哦!”艾露比的声音突然响起,将所有人的注意力拉了过来。

    “他们现在正在往这边赶过来,看样子我们可以直接守株待兔了。”岳妍看了看屏幕,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那对方的从者职阶现在能够确定吗?”

    “不太清楚。”岳妍摇了摇头,“艾露比你能确定吗?”

    “我只知道对面有零还有穆雅,另外的三个从者我就不知道了。”

    “穆雅?要跟穆雅战斗吗?”听到这个名字,本来还是很安静的羽弥突然不淡定了,一反常态地大声询问起来。

    杜彦航有些无奈地皱了皱眉:“她是你的朋友吗?”

    羽弥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原来是这样啊……”杜彦航有些犯愁了,看样子羽弥这个从者还是不会在这种时候完全听从命令的,尤其是对方还有一个能够让她有这么大反应的人。

    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尽量避免对对方从者的杀伤吧,尽快将对方的参赛者都解决点才好。

    “可是我们如果只对参赛者动手,那我们的优势也就没有了。”丽莎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一点,“如果真的是那样,我们就会处处受制,连人数优势都会变成我们舒服自己的枷锁。”

    “但是也没有别的办法,或者我们可以利用一下这里的地形什么的。”杜彦航摸了摸下巴,“羽弥,你对这里的地形熟悉吗?”

    “熟悉。”羽弥点了点头。

    “那就好说了。”杜彦航稍微松了口气,“我们先离开这里,接下来我们就用另外一种战斗方式将他们给干掉就好了。”

    其他人虽然有些疑惑,但也没有提出什么异议,倒是想要看看杜彦航究竟想出了怎样的主意。

    “但是也没有别的办法,或者我们可以利用一下这里的地形什么的。”杜彦航摸了摸下巴,“羽弥,你对这里的地形熟悉吗?”

    “熟悉。”羽弥点了点头。

    “那就好说了。”杜彦航稍微松了口气,“我们先离开这里,接下来我们就用另外一种战斗方式将他们给干掉就好了。”

    其他人虽然有些疑惑,但也没有提出什么异议,倒是想要看看杜彦航究竟想出了怎样的主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