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奇怪的行为
    “三个从者里面能够确定caster吉安娜了,那个observer我也不认识,至于那个人,究竟是什么职阶我也不清楚……”杜彦航脑海中的想法闪过,但表面上并没有露出任何的异样。

    “秦华秦老师对吧?”杜彦航开始对秦华说话了,“您确定让另外几位在旁边躲着吗?”

    秦华微微一笑:“恐怕你只是想要知道另外三个从者的身份吧?”

    秦华果然是老油条,杜彦航心中的想法他也是想到了。当然这对于杜彦航来说只是目的之一,而且还是连带着的那种。如果能够知道对方从者的职阶和身份自然是好的,不过就算不能知道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杜彦航耸了耸肩:“也太小气了吧?”

    “不过我们也没有见过你们的从者啊,有什么小气可言呢?”秦华见杜彦航样子,也有了想要多说一些便于更加了解这个人的想法了,他倒是不怕对方在拖时间,毕竟自己这边还有三个战斗力强到爆炸的从者躲在暗处没有出来呢。

    “好像也是啊!”杜彦航点了点头,“那好吧,我就不管其他三位了,只要将你们都留在这里就可以了。”

    听到杜彦航这句话,孔明绪和梁明英都是瞬间反应过来,往后退了一步,躲在了自己的从者身后,同时两个从者也都做出了战斗准备。

    杜彦航再次看了看梁明英的那个从者:“你是知道我想干什么的对吧?”

    “虽然能够大概地猜到一点,但我又不是你怎么可能会全部知道呢?”那个从者微微一笑,有些俏皮地说道,“不过我也不会说一些影响平衡的事情的,就像美雪她们一样。”

    “那就好,那样我就可以直接全力以赴了!”说完杜彦航直接朝着孔明绪的那个方向冲了过去。

    十分钟之后……

    “那个人究竟在想些什么啊?”秦华有些不明白了,看起来对方好像是有很强烈的自信,结果自己这边只是非常轻松地就将对方给干掉了,根本不像是一个值得他们去布置这么多的对手。

    “对方是不是就让他来做诱饵的呢?他们是不是现在已经做了什么事情?”

    “他们能做什么啊!”何琳琳有些不明白,“只有当一方的领队退场才能开始争夺圣杯,而且有领队退场我们也会收到通知的,可是现在这些都没有。如果是对付我们的关联npc,那我们现在早就退场了才对。”

    “他们能做的就是给拥有三倍魔力结晶能力的成员成长的时间,不过拿出一个人来作为诱饵去让另一个人成长真的是合理的吗?”孔明绪越想越感觉奇怪,“而且究竟要选择怎样的一个人作为诱饵啊?五个参赛者,三个是拥有从者的,一个是可以侦察到秦老师位置的,一个是拥有三倍魔力结晶力量的。如果是一个拥有从者的参赛者作为诱饵牺牲,那也太奇怪了吧?”

    秦华的表情可以说是这些人里面最难看的一个了,他本来以为自己明白了对方的想法,但是到现在看来,自己好像什么都没明白过来。为了以防对方拥有非常强大的后手,当时吉安娜可是直接就用出了暴风雪的魔法,结果对方的参赛者以及周围的街道都是被暴风雪给掩埋了起来,怎么想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等暴风雪消失之后,他们也去看过,对方也已经消失了,明显是退场了啊。周围只剩下了残破的路面还有没来得及刷新掉的被波及的npc的尸体了。

    虽然处理掉了对方的一个参赛者,但怎么总感觉危险感更足了呢?

    “ruler,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梁明英最后还是决定去问一下自己的从者,看看能不能得到一些消息。

    ruler点了点头:“当我看到那个结果之后,我就明白他们想要干什么了。不过我不能跟你们说。我也说过了,为了比赛的公平,像我一样身为圣杯战场高层的从者参加进来之后,有很多的东西是不能说的。”

    “好吧……”梁明英点了点头。

    “当然,作为一个从者,我所应该做的事情,我也都会做的。”

    秦华突然停下了脚步,长叹了一声:“我们回去看看!”

    “怎么了,秦老师?”何琳琳有些不明白秦华为什么这样想了。

    “我也不知道对方究竟在做什么,但我感觉我们应该再回去看看,说不定就会有所发现。”秦华这么说道,“还是明绪跟着我吧,其他人稍微远离一点距离,边寻找魔力结晶边跟上。如果我们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那就再进行下一步计划。”

    刘正点了点头:“那下一步计划是什么能跟我们说一下吗?”

    “划定好一定的路线之后,我们尽可能地去压缩对方的活动空间。就算我们现在并不知道对方的具体所在位置,也要一点一点地试出来。这个城市是很大,但他们绝对不会去太远的地方,连我们的关联npc都差不多都刷新在了这片区域,想必他们也差不了多少。”秦华眼神中突然流露出一丝疲惫,“必须再一次加快脚步了,为了不出现意外,之后由archer跟着我一起行动,observer跟着刘正你一起行动。这样你们既能更快地发现对方的异动,对方得知我的位置也不会影响到你们的进一步行动……”

    刚说完这句话,秦华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眼睛瞪得老大。

    “怎么了,秦老师?”

    “我……好像明白了……”

    一个小胡同内,一名身穿天朝高中校服的少女走进了这个看起来很是阴暗的小巷。

    “两个黄鹂鸣翠柳。”

    “门泊东吴万里船。”

    “垂死病中惊坐起。”

    “笑问客从何处来。”

    听到这个少女对上了暗号,一扇小门悄悄地打开了。

    “噗!”里面的人立即忍不住笑出声来。

    “闭嘴,不准笑!”少女非常不爽地说道,“再笑我可就不客气了!”

    “你这样真的是一点威严都没有,而且还特别可爱你知道吗?”圣杯战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