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69章 火的眼泪,苏叶天的仁义!
    苏叶天想到曾经沙莎给自己喝过的饮料中,加入了史孟菲送给她的药水,而那药水中,存在着邪祟。

    “史孟菲和刘子乔有过亲密关系,刘子乔应该特别信赖她,甚至连降头油都送给她,那就连教她些异术之类的,也不奇怪吧。”他目光深邃地推测着。

    不管怎么样,为了自然的人身安全,还是在他身上留道保险吧。苏叶天这样想着。

    林佳贝又找到了苏叶天,她是极少数知道苏叶天真正现状的人。

    “听说正一道有大人物死在你手上了。”她点燃一根烟,范头十足。

    苏叶天这些天虽然在休眠,但天道神柱却记载着阵法的变动,他已经观看过入侵者被消灭的影像了。

    “哦,是那什么辟邪道尊啊,的确有点本事,但选错对手了。”他轻描淡写道。

    “看你有恃无恐的,看来不需要我林家和徐家的帮忙了。”林佳贝说道。

    “这么说还为时尚早,钱涛现在什么动向。”苏叶天问道。

    “在赵孙两家混吃混吃,他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都在等待着你被剿灭的消息。”林佳贝说道。

    “呵呵,这样啊,那就再让他蹦跶两天好了,对了,你这次找我,是又得到什么情报了吗?”苏叶天问道。

    “嗯,正一道高层,似乎和天师道高层密谈了什么,具体我不知道,但想必和你有关系,所以,你最近还是小心为妙。”林佳贝说道。

    “这样啊,你的情报很有用,多谢了。”

    结束了谈话后,林佳贝离开了,苏叶天望着她的背影,本能地感觉,林佳贝隐瞒了自己什么。

    原来,五湖市林徐两家最近怪事频出,家族生意一落千丈,家族成员更是险遭不测,她怀疑这件事是赵孙两家搞的鬼,本想寻求苏叶天的帮忙,但又顾及他眼前的处境,没能开这个口。

    最终,苏叶天还是从唐火火口中,发现端倪的。

    唐火火的妈妈林若水,和林佳贝的小姨,同样出身于五湖市林家。

    但最近林若水没来由地生了一场怪病,医院都检查不出来,回家之后便卧床不起,严重到随时可能撒手人寰,唐强连她的后事都准备好了,就等着她咽气,唐火火又急又气,只能找到了她不愿意再去麻烦的苏叶天,求他救救自己的妈妈。

    苏叶天答应了下来,当天晚上就去唐火火家,为林若水诊断,唐强却想尽办法阻挠,在苏叶天那冰冷地一瞪下,他终于老实了。

    检查的结果,让苏叶天都感觉难以置信,他余光冷冷瞥向一旁的唐强,后者眼神闪烁,心虚不已,不用说,林若水变成这个样子,和唐强脱不了干系,也怪不得他一系列反常的表现。

    若是让唐火火知道真相,怕是会崩溃吧。

    “火火,你先出去吧。”苏叶天说道。

    “我妈她怎么样?”唐火火急切地问道。

    “放心,有我在,她没事。”

    闻言,终于放下心来的唐火火离开了房间,唐强也要跟着出去。

    “等等,没让你出去。”苏叶天却冷声喝止了他。

    “叶天宗师,我不懂医术,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是吧。”唐强干笑道。

    “别装蒜了,以为我不知道你干什么吗,在你女儿面前,我为你保留最后的颜面,你若再不识好歹的话。”苏叶天目光寒冷,掌心有雷光闪动着。

    扑通!

    唐强登时瘫倒在地。

    “别,别杀我,我说,几天前,我遇到了一个算命老道士,他说我们唐家要大难临头了,问题……就出在木和水上,当时我不解其意,还道他说的是水木中学,但仔细一想,林若水,不就是木和水吗?”

    “算命老道士,你就信了?”

    “由不得我不信啊,因为那个道士我见过,火火小时候险些夭折的时候,我也遇到过他,他说火火八字纯阴,命格纯阴,取名两火,方可调和阴阳,免去灾祸,改名之后,火火真的好了!”唐强说道。

    苏叶天眉头一皱:“然后呢?”

    “然后我向他求破解之法,他说‘天机,不可破’,然后深长地一笑,就走了,他走的不快,但我怎么都追不上。”唐强说道。

    天机……苏叶天的目光,变得深邃的起来。

    “然后呢。”

    “我一直惶惶不安,听说五湖市赵家,和正一道,也就是茅山道关系密切,我们家和他们还有点交情,我就向他们求了一张茅山开运符,据传这符可以让家运兴旺,你也知,因为你和唐门宗家说的话,我们家的家道,一直在衰落我实在是被逼的没有办法了啊。”唐强叹息着。

    “然后呢。”

    “求到那开运符不久,若水身体就出问题了,我想到那老道士说的话,心想……应该是若水的关系,我们家才会大难临头,要是若水走了,我们家的家运,应该会好起来吧,而且我主张把火火嫁给钱涛,她一直反对,太顽固了,再想到五湖市林家这些年渐渐式微,我就一时糊涂,我这么做,都是为了唐家啊!”

    扑通!门外,唐火火扑通一声瘫坐在地,呆若木鸡。

    “唐强,你这个畜牲不如的东西!”

    啪!屋内,苏叶天一巴掌将唐强扇翻在地。

    “你好好看看床上的人,她不是你的结发妻子吗?为了你的家业,你连你结发妻子都能抛弃,和你这种人呼吸着同样的空气,简直是令人作呕。”然后,他怒视着唐强,指着卧床不起的林若水,冲唐强喝道。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叶天宗师,看在你之前在我们家生活过的份上,放过伯伯一次好吗?我保证再也不动歪脑筋了,和若水好好过日子!”唐强死命哀求着。

    苏叶天低头俯视着卑微的唐强,眼中的杀意,终究是散去。

    再怎么样,他也是唐火火的父亲,自己曾经叫他一声伯伯。

    “听着,你没有权利干涉火火的婚姻,她和谁恋爱,结婚,是她自己的权利,她不是你用来振兴家门的工具,你明白吗!”苏叶天一声怒吼。

    “呜!”

    屋外,唐火火泪如雨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