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66章 全军覆灭,入侵者的噩梦!
    “停下!”即将涉足山庄领地时,辟邪道尊突然喝止众人,方才冥冥中传来一股心惊肉跳的感觉,让他生生止住脚步。

    但那感觉转瞬即逝,仿佛是错觉。

    “是本尊多心了吗?不过还是小心起见。”他从袖中取出一张银色符篆。

    茅山道符分五等,金银紫蓝黄,黄符为最低阶,多为茅山对外供应,或者是茅山派外门弟子使用,稍微高阶的蓝符,多为内门弟子使用,紫符就属高阶道符,因威力太多巨大,若道行不够反易伤及自身,故只有资深弟子有资格使用。

    至于银色道符,其本身价值就可媲美法器,只有道尊级高手可以炼制,能够催动的,都是入道的大师级人物。

    最上乘的金色道符,只有正一道的天师能够炼制,道尊才能够催动,可将法术的威力,增幅十数倍,威力堪称逆天。

    辟邪道尊一出手就是银色道符,足见其底蕴之深厚。

    他咬破指尖,写入符文。

    “拿碗来!”

    从身后弟子手中接过装水的陶碗,熊熊!那道符在他两指间熊熊燃烧,融成水银状流体后混入那碗水中,他轻轻呷了一口后,递给身后的正一道弟子。

    “所有正一道弟子,喝下这‘茅山护体灵符’制成的‘符水’,足以承受道尊强者的一击!”辟邪道尊说道。

    “多谢尊者!”

    所有正一道弟子,均受宠若惊,心中底气倍增,感觉辟邪道尊在此,那苏叶天根本翻不起什么浪花来。

    “天师道的诸位,我正一道有规定,非我茅山弟子,不能承茅山护体灵符加持,烦请谅解。”辟邪道尊对天师道领头的两位首席大弟子说道。

    “无妨,此番出山时,师尊已经赐予我们护身之物,所以不劳道尊费心。”

    “如此甚好。”辟邪道尊白色眉毛下的眼一眯,率正一道弟子踏入天域山庄,然后天师道弟子紧跟着入内。

    众人四下戒备着,以防苏叶天突然杀出来,但走了好长时间,都没走到情报中那栋别墅,有人发现不对头了,就开始在沿途做标记,兜兜转转,回到一开始标记的地方。

    “果然,这苏叶天有些道行,不仅会驾驭雷霆,甚至还会布置阵法,我们已经踏入此子布下的迷阵中!”

    “迷阵?是区域性的吗,也就是我们凑巧入了有迷阵的区域。”

    没有人认为这阵法是笼罩整个天域山庄的,因为那种规模的阵,是大宗门护山大阵级别的,根本不是一人之力能够布置,是需要天师,道尊,大师和资深弟子们联手,经年累月才能完成的巨大工程。

    像正一道圣地茅山的护山大阵‘九宫八卦阵’,天师道圣地太乙山的护山大阵‘天雷地火阵’,都是自两派先祖葛天师,张天师时代流传下来,数百年间,历代天师传人维护,完善,才有如今的旷世规模。

    “辟邪前辈,茅山派专精此类阵法,破阵定非难事,我等瞻仰前辈的手段了!”天师道弟子说道。

    “岂敢岂敢,都是沾了祖师爷的光。”辟邪道尊说着,拂袖甩出一枚紫色符篆,此乃茅山引路符,跟随在其后,可以找到迷阵的出口。

    还有更高等的茅山破阵符,但辟邪道尊感觉这个迷阵规模不小,甚至让他都着道,估摸着要破阵,少说要动用银色符篆,有点太伤了,所以只用引路符出了这迷阵就够了。

    引路符在半空飞行着,众人则跟随其后,咻!突然,引路符突然停在半空之中,众人也跟着驻足。

    “怎么回事?我们已经离开迷阵了吗?但这种感觉似乎不是。”

    喀嚓!那茅山引路符,在半空中碎灭成齑粉,辟邪道尊眉头紧皱。

    “引路符毁,它找不到出路,是这迷阵等级太高,紫色引路符无法洞察玄机吗?”

    辟邪道尊心一狠,牙一咬,取出一张银色符篆,画成破阵符,准备强行破除这迷阵。

    但……那银色品阶的茅山破阵符,同样碎灭!

    “这不可能!”辟邪道尊,面色终于剧变,因为他发觉情况出现他的掌控了。

    引路符当然不可能有用,因为他们踏入的根本就不是迷阵这种小儿科的东西,他们之所以会迷失方向,是因为是名为天道的力量,在扰乱着他们的感官,凡是心存敌意的人,从入阵的一刻,就会彻底迷失方向。

    也许,不会马上杀死入侵者,因为镇守东南西北的四柱门神,也是有意识的,它们偶尔也喜欢戏弄一下这群迷途的羔羊。

    轰!轰!轰!

    急眼的正一道和天师道的弟子,一同催动着手段,攻击着阵法,嗡!南方玄武阵眼点亮,那些攻击无一奏效。

    嗡!南方白虎阵眼点亮,狂风骤起,天昏地暗,电闪雷鸣,百兽震惶!

    哧哧!正一道弟子的天灵盖上,冒出白气,天师道弟子身躯上,雷电激爆。

    “茅山护体灵符在一瞬就被破解了,怎么可能,攻击是从哪里发动的!!”正一道弟子大惊失色。

    “这是师尊给加持的我们护体雷咒,竟在一瞬间,被……”天师道弟子目光惊骇。

    咻!一阵白色凶风卷地而过。

    嘭!嘭!嘭!嘭!不管是正一道弟子,还是天师道弟子,身躯都在一瞬间,爆成了血雾!!

    辟邪道尊立在风中,皮开肉绽,却死死盯着半空,神色惊疑不定,他用已经成了白骨的手从怀中取出一张金色符篆。

    “至少让我看看,你是何方神圣!茅山现形符!”

    嗡!!符篆爆发出璀璨金光,同时……巨大的白虎之影,君临天际。

    “这,这是……!?哈哈哈,开什么玩笑,必须告诉天师,绝对,绝对不可和苏叶天为敌啊!!”辟邪道尊双眼圆瞪,然后惨笑一声,就欲动用传音符,将死亡讯息,传回门中。

    “嗷!!”然,他没来得及,只见白虎张开血盆大口,发出一声震天虎吼,白色杀意狂风模糊了空气,辟邪道尊瞬间被绞碎成血雾!

    “啊!!天亡我,正一……”这是他发出的最后呼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