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58章 悍匪袭来,抢劫四海银行!
    史孟菲挎着香包,拿着手机在前面走着,杨自然手中大包小包地提着在后面跟着,完全是个苦力角色,但他却是一脸心甘情愿,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遇到苏叶天,杨自然尴尬地一笑。

    “叶天,这,这么巧啊嘿嘿。”杨自然挠挠头,手里的塑料袋吧嗒掉在了地上。

    史孟菲当即流露出嫌恶的神色,但只是一闪而过,毕竟苏叶天就在眼前,她不敢表现出来,相反她眼珠转了转,竟走过去将掉的东西捡起来,还一边埋怨地嗔道:“亲爱的你真是的,非得自己大包大揽,不还有我吗,咱们可是一心同体的呢。”

    这般娇柔作态的样子,让苏叶天和徐飞飞乃至是路人都频频皱眉。

    但杨自然却如同吃了个甜枣一般乐开了花:“菲菲,老公是男人,这些都是应该做的,嘿嘿。”

    “时间不早了,咱们快点回去吧。”史孟菲开始催促杨自然,因为苏叶天的注视,让她感觉如芒在背,浑身不自在。

    “那个,叶天,我和孟菲就先走了啊。”杨自然歉意地看向苏叶天。

    “嗯,慢点。”苏叶天点头。

    杨自然和史孟菲走后,徐飞飞看着他们的背影,摇了摇头:“明明是一眼就能看穿的演技,他为何就是看不穿呢。”

    “正所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啊。”苏叶天呢喃道。

    “以你的作风,不可能对你好兄弟袖手旁观吧,但为何你却装作没看见。”徐飞飞问道。

    “有些痛只有经历过才会铭记,虽然过程有些残酷,但这就是所谓的成长不是吗?”苏叶天感慨道。

    正午时,两人来到一间西餐厅吃午饭,徐飞飞对西餐具用得相当熟练,让苏叶天感叹不愧是五湖市徐家二小姐。

    严格说徐飞飞无论家世还是自身都不逊色于唐火火,却从不张扬,若不是林佳贝告诉了他,他还真想象不到。

    嗡!这时,大街上警笛呼啸而过,向着东方集结着。

    苏叶天眉头微皱:我记得那个方向是,四海银行。

    他不太放心,所以打电话给王姿淇,但是却没有打通。

    四海市警察局,局长赵信的声音,响彻在大楼中。

    “紧急警情!四海银行地下金库被一伙悍匪用炸弹炸开,并劫持了银行工作人员和群众作为人质,立下放下手头上一切案子,火速赶赴现场!”

    王姿淇身披防弹背心从装备室里走出,这才听到手机震动声,她本来不打算接的,但一看来电号码,还是接了。

    “喂,我现在要出紧急任务。”

    “银行劫匪?”

    “你知道!?”王姿淇顿时惊诧。

    “动作快!”

    但是,混乱的脚步声和喊声,很快淹没了通话声。

    “现在情况紧急我没空多说,之后我打给你!”王姿淇挂断电话,快步跟着大部队冲了出去,然后上了防弹警车。

    “抱歉了飞飞,我有急事必须马上离开。”西餐厅中,苏叶天作别了徐飞飞,向路东飞奔。

    银行大厅中,地上是四名银行警卫惨不忍睹的尸体,四名蒙面劫匪手持重火器,银行人员和来银行办业务的群众们作为人质,蜷缩在角落中瑟瑟发抖着。

    街上的行人和车辆已经被紧急疏散,大批警车已经在银行门口集结,但因为忌惮劫匪手中的重火器和人质的安全,迟迟没有攻坚,而是架好防弹盾牌堵住所有出口,附近的制高点上,狙击手已经就位。

    又过了五分钟,负责攻陷地下金库的另外四名劫匪提着设备和钱袋冲了出来,与负责劫持的四人汇合,统共八人。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警察包围了,立刻释放人质,缴械投降!!”赵信举着大喇叭喊着。

    砰!然,就在这话音落下的同时,一名女人质,被悍匪杀害了,人质们惊恐地惨叫了起来。

    疯子,这伙人是货真价实的疯子,不计一切后果。所有人内心俱是骇然。

    “局长怎么办!!”赵信身边,王姿淇已经按捺不住了。

    赵信擦了擦脑门上的汗,内心叫苦不迭,他已经快退休了,却摊上这种令人发指的案子:手法专业,仅用十分钟就破解了银行安全系统,让自动报警失灵,直到金库大门被炸药炸开之前,警方都没有收到任何联络,分工明确,有人负责冲入银行大厅,击毙警卫,控制人质。杀伐果断,说杀就杀绝不手软。

    根据赵信丰富经验判断,这次的人质,估计凶多吉少,且警方一定会出现伤亡。

    纵然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却不能意气用事,他是局长,是在场人的主心骨。

    “不要杀害人质,说出你们的要求,我们会满足你的!”赵信想着先稳住劫匪。

    “十分钟以内,给我找一架直升飞机来!”带头的劫匪喊道。

    什么?直升飞机!不都是要汽车的吗!?

    “我,我这上哪里给你弄直升飞机啊,我们是小地方,警察是不配备直升机的啊,你要车我可以给你们出,但直升飞机,真是爱默……”

    砰!一声枪响,又一名人质被枪杀了。

    赵信的嘴唇一哆嗦:“我明白了,我马上就为你安排直升飞机!只是时间上能不能宽限些?十分钟实在太紧张了。”

    砰!又一声枪响,赵信已经红了眼眶。

    “知道了,十分钟,不要再杀了!十分钟!!”赵信的声音都哽咽了。

    “这群人,简直丧尽天良!”王姿淇防弹背心下的胸膛,正在颤抖着。

    赵信打了电话之后,面如死灰。

    “局长,怎么样?”

    “我联络了电视台和气象局,想借用拍摄和气象用的直升机,但别说十分钟了,半个小时都够呛啊!”

    “那怎么办?”谭礼怀问道。

    “只能……强行攻坚了!十分钟之后,先用震爆弹和催眠瓦斯,争取把人质的伤害降到最低。”

    十分钟后,警匪之间惨烈的枪战爆发了。

    轰!!

    “啊!!”谭礼怀胸口中弹,重重地飞了出去。

    砰!!他身后的王姿淇一枪命中劫匪头部。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