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28章 而今火火,终于吐露心声!
    “记得你刚到我家时,说话都不敢直视我的眼睛,我本以为你腼腆而老实,但你却经常在房间里,看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还做一些很不上档次的事情,我就觉得你这人没有看起来那么老实。”唐火火回忆着往事。

    “额,那种事啊,貌似每个男生都有这么一个时期吧,很正常,不关乎老实和不老实吧。”苏叶天也心平气和地说道。

    “我不太懂这种事,只是觉得这样不好,很奇怪,不对。后来我无意中听说了你妈妈苏叶过去的事情,其实当时我很同情她,觉得她相当可怜,不容易,我真正讨厌的人,是你的父亲,那个叫作陆振飞的男人,不是个东西。”唐火火目光复杂地说道。

    “这样啊,陆振飞不是个东西确实是真的,但这与后来你对我态度更加恶劣,之间有关系吗?”苏叶天问道。

    “子随父,我不希望你变成陆振飞那种人,我觉得你继续那样下去,迟早会变成第二个陆振飞,所以我想着矫正你的行为,便经常使唤你,让你每天有干不完的事情,把多余的精力都发泄完,这样就不会有闲心做那些无聊的事情了吧,但你似乎没有转变。”唐火火回忆着。

    “额,老实说,我那时不怎么运动,你使唤我干的那些活,反而锻炼了我的身体,让我精力更加充沛了。”苏叶天说着,不由地微微摇头。

    “后来我彻底习惯了使唤你,一天不使唤你我就浑身不自在,非常奇怪吧,我感觉也是的。”唐火火呢喃道。

    “嗯,说实话吧,其实不光你习惯了使唤我,我也习惯被你使唤,一天不被你使唤就浑身不自在,有时我都感觉自己挺贱的。”苏叶天无奈地一笑。

    “我一想到你只是寄住在我家,总有一天你要不在我家里了,我就觉得胸口发闷,无法忍受。”唐火火神色变得纠结。

    “额,这么严重的吗?这我倒是没有呢。”苏叶天说道。

    “你性格懦弱,在学校里被女生嫌弃,被男生欺负,我很生气,却没有制止,不知为何,我一直希望你开口求我,求我帮你说话,求我帮你撑腰,那样我一定会帮你的,因为你若是需要我了,应该就不会离开我身边了吧。”唐火火话锋一转,没等苏叶天回话,她激情地继续说着。

    “只是,你被欺负了那么多次,从来没有一次开口求我,从来都没有,一次都没有!这令我抓狂,让我不安!”

    “那是当然的,就算被欺负的再惨,我好歹也是个男人啊,向女孩开口,特别是有些好感的女孩开口,我是做不到的!”苏叶天此刻的神态,似真正化身为少年。

    “我想让你在我面前妥协,让你开口求我,我变本加厉地对待你,甚至故意把房间弄乱,让你去打扫,甚至不给你饭吃,看着你不堪重负的样子,我就心想你这个顽固的家伙,也该屈服了吧,只要你稍稍松口,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唐火火彷徨地说道。

    苏叶天不由地回想起,第一世时,他真正想要离开唐家分家的原因。

    是唐火火对他变本加厉的折磨,那已经超出‘使唤’的范畴,变成虐待和侮辱尊严,比如用铁链将他如同牲口一样捆绑,甚至是用鞭子抽打他,还有故意给他吃泻药,让他拉在裤子里。

    不过他这次重生的时间点上,事情还没发展到那一步。

    “可是,你还是不曾松口和屈服,这让我有种深深的挫败感,也就是这时孟菲告诉我,你到我们家,就是图我家的财产,想着癞蛤蟆吃天鹅肉,说这是你妈苏叶的阴谋,让我多加小心你,老实说这些一开始,我是不相信的,但她每天都不厌其烦地嘱咐我,久而久之,我开始动摇了,但我认为这是你妈妈的算计,并不是你,所以,我开始对你妈妈苏叶,怀有很深的成见。”唐火火说道。

    “呵呵,所谓的传销洗脑术?也是相同原理吧,特别是对你这种心眼单纯的家伙。”苏叶天呢喃道。

    “但即便讨厌你妈妈,我还是不想你离开我的身边,我问孟菲如何让你需要我,她和我说,不妨反其道而行之,让我利用所谓‘斯德哥尔摩效应’,故意虐待你,比如让我用铁链把你和牲口一样栓起来,用鞭子打你类似的,说这样一定会有用。”唐火火说道。

    呵呵,果不其然,这也是拜史孟菲所赐,她这只是曲解了斯德哥尔摩效应罢了,只会适得其反,让自己厌恶继续呆在唐火火身边,史孟菲应是有意这么怂恿唐火火的,因为图谋不轨的人是她自己,他苏叶天是个碍事的,唐火火还是被利用了啊。

    “而我将信将疑,正纠结要不要试一下时,你突然如同变了一个人一般,不仅眼神变了,气质也变了,甚至让我看不透了,你打了我,头也不回地走了,你再次出现时,已经和我梦寐以求的唐家宗家扯上联系,之后你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颠覆了我的认知,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让我心理失去了平衡,巨大的心理落差下,我扭曲了,扭曲到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我什么都不顾了,只想着让你我之间的上下位关系,回到从前,否则……你将永远不再需要我,永远地离我而去!”唐火火此刻,无比痛苦地说着,胸口不住地起伏着。

    嗯,这一切的原因,都是自己重生回那个时间点了啊。

    “但,包括你被钱涛刁难,被程坤鹏刁难,被沙莎刁难,被海盗刁难,被警察刁难,被霍天罡刁难,被刘子乔刁难,我从来没有一次,希望你真正出什么三长两短,我只是希望,你能回答我的家族,回到我的身边,让你重新成为我的家奴,仅此而已……但我现在想的更加透彻了,我并不想让你成为家奴,成为我使唤的对象,只是想让你留在我的身边,让你永远只属于我一个人。”说完这些,唐火火眼眶已经通红了。

    苏叶天无比复杂地看着眼前的人。

    时隔这么多年,她终于在自己面前,吐露自己真正的心声了吗?

    “很可笑对吧,其实我自己都感觉自己很可笑,很可怜。如果不是在我最绝望的时候,你如同天神一般降临到我的面前,我也许会一直扭曲下去,直到沉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现在,我被一个恶魔那样轻薄了,让他看到我最难堪的丑态,甚至……我的后半生,将成为一个废人,永远在轮椅上度过,而你,现在高深莫测,众星捧月,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就算我没有失去那些,都没有资格同你为伍,更遑论是成为废人以后了,所以,在那一刻到来之前,至少让我们像现在这样,能够平等和睦地对话一次吧,这就是我唯一的心愿了,谢谢你不计前嫌,帮我实现了这些。”

    说完,唐火火闭上双眼,一滴泪从眼角滑落。

    病房的门,打开了,医生走了进来。

    “病人家属已经签字缴费,现在要到手术室,进行截肢手术。”医生对苏叶天说完,便欲将唐火火挪动到推车之上,送往手术室。

    苏叶天望着闭目接受这一切的唐火火,终于下定决心。

    “这个人,不用动手术了。”苏叶天说道。

    众人全部看向苏叶天。

    “你说什么?”

    “我说,不用手术了。”没有强调习惯的苏叶天又强调一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