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27章 邪神降头,牛头天王之威!
    深夜,三江市荒郊野外上空,一个狰狞的人头飞过天际,唇齿上沾满了鲜血,正是鬼头佛,今夜一战他被苏叶天重创,逃窜中见狗吸狗血,见蛇饮蛇血,若非没有遇见人,他也照吸不误。

    如此吸了成百只牲畜之血,他终于恢复了一丝气力,头颅回到坐于山巅的本体之上,老眼阴沉地看着手中碎成两半的佛牌。

    这佛牌是他保命的底牌,捏碎之后可以遁出数十里地,仅可使用一次,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愿使用。

    “苏叶天,你毁了南洋降头门与华夏接轨的三江市刘家,又害我门中精英子弟死亡殆尽,连我师兄和师弟都命丧你手,此仇此怨不共戴天!我鬼头佛自认正面对决非你的对手,但以后就是我在暗,你在明,我会让你身边的人一个个接连暴毙,让你睡觉都不安稳,总有一天你会栽在我手上,届时我一定搞清楚你的秘密,包括你眉心上那只眼睛!”

    鬼头佛目光阴戾地说完后起身,打算回到南洋东山再起。

    轰!

    突然,他身子僵住,满脸惊恐,哗啦啦!然后身上的血肉如同下饺子般掉落。

    “这种感觉,我被下降了?这不可能!不可能啊!自从师尊仙逝后,我便是南洋降头一脉的首座,这世上不可能有人能对我下降的,不可能!!是谁在装神弄鬼,给我滚出来!!”

    鬼头佛六神无主地嘶喊着,回应他的是血肉加速凋零,脚下铺满血水,映出他头顶一道紫光,一头连结着他的天灵盖,另一头连结着……冥冥中,他无法抗拒的之力,邪异牛头神像!

    “这,这莫非是……牛,牛头,天王!”望着悬在天际的牛头,鬼头佛的声音,颤得离谱,他甚至忘记理会自己腐朽的身躯,双目死死盯着天空。

    喀!

    牛口张开,口中悬下一条紫金光瀑,光瀑飞流直下化成百丈邪神虚影,通身幽紫,头顶双角,身披斗篷,手执镰刀立于虚空之中,紫金色的眸子,如蝼蚁般注视着下方的一切。

    扑通!鬼头佛轰然匍匐。

    “天王临,邪神降……我南洋降头一脉,搜寻上百年未觅的太古凶器,我本以为若它再度现世,只有我鬼头佛能够驾驭,呵呵,真是个笑话,天大的笑话啊。苏叶天,苏叶天啊,你难道真是神明不成吶!!鬼头佛自嘲地呐喊着。

    只见邪神虚影张开它的血盆大口,将鬼头佛连同他身下的山一同生吞,咀嚼消化之后,那邪神之影微微凝实一丝,回归牛头天王口中,除却消逝的大山,一切都和原来没什么两样。

    数十里外,某豪华宾馆中。

    咻!苏叶天掌心,牛头天王凭空出现,双目红光黯淡,口齿也紧闭着。

    “原本使用邪神降,需要以对方的血为引,但本座施加的追魂刻印,似乎能够替代这个条件,真是收人头的神器啊,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是两次使用需要间隔一定时间,但已经不错了,本座期待你下一次表现。”

    苏叶天爱不释手地将牛头在手中抛了抛,将之收回了纳戒之中。

    这时,露娜小姐从浴室中走出,身上披着浴巾,在另一张床上擦着头发。

    “医院说,唐火火的双腿保不住了,必须马上截肢,否则有生命危险。”她跟苏叶天说道。

    “她现在醒着?”苏叶天问道。

    “已经醒了,她家人也正在路上了。”露娜小姐说道。

    “哦。”苏叶天应了一声。

    “以你的能耐,应该能救回她的腿吧。”

    “或许吧。”

    “那你要看着她被截肢?对你而言,那只是举手之劳吧。”

    “呵呵,若没了可以到处乱跑的腿,她应该会消停点吧,这次的事,说白了是她自作自受,就算为此付出了些代价,也是她应该受的。”苏叶天心狠道。

    “这是你的真心话吗?”露娜小姐眉毛一挑,耐人寻味看着苏叶天,他却已闭眼睡着了。

    露娜小姐摇摇头躺下。

    苏叶天睁开眼,双手捧着后脑勺,望着白花花的天花板。

    半夜时手机响个不停,苏叶天没有接,林若水一遍又一遍拨打着。

    最后,苏叶天收到林若水的短信:小天,火火的腿保不住了,需要截肢,手术之前,她有话想和你说,可以来一趟医院吗?

    “唉。”苏叶天长叹息一声,打开窗户跳了出去。

    三江市骨科医院,病房门口,林若水神色憔悴,眼眶通红,唐强的脸色也很压抑。

    苏叶天来了,林若水急忙起身迎了上去,而唐强脸色十分不自然,却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去。

    “小天,谢谢你救了火火,真的谢谢,林姨一辈子都忘不了你的恩情。”林若水直接跪在苏叶天面前。

    “林姨,不必行此大礼,火火是我的同学,你又是我妈的闺蜜,这个忙,我于情于理也该帮。”苏叶天上前将林若水搀扶起来。

    一旁的唐强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

    病房中,唐火火神色木然地望着天花板,双眼一眨都不眨。

    苏叶天走了进来,停在床前。

    “我来了。”他说道。

    唐火火木讷的双眼一动,转头看向床前的苏叶天,苍白的嘴唇抖动着。

    “孟菲,她没事吧。”唐火火问道。

    “比起她,你还是关心你自己比较好。”苏叶天说道。

    “告诉我。”

    “她活着。”

    “太好了,她还活着,她还活着。”唐火火庆幸着。

    苏叶天眉头不由地一皱,心想:她难道没明白过来,正是史孟菲害了她?

    “刘子乔告诉我,他利用和欺骗了孟菲,她现在一定非常自责吧,但我并不怪她。”唐火火说道。

    原来如此,史孟菲这贱人还留了这一手。苏叶天双目微眯。

    “哦,你叫我来,就是说这些吗?”然后,他不动声色。

    唐火火摇了摇头,目光变得无比复杂。

    “经历了这件事情,我突然想明白了许多,包括我对你那近乎病态偏执的态度,不是嫌弃,更不是厌恶,我,只是单纯想把你留在我的身边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