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26章 三江斗法,战南洋降头道!
    “啊啊啊!”唐火火凄入肝脾哀感顽艳地惨叫了起来。

    喀!那生长的树枝,离唐火火的身体,仅有一尺的距离!

    “没错,就是这种绝望,你越是绝望,我获得的阴魂就越是精醇!待获取了你的阴魂,你的尸体我会做成标本,每日赏玩,别看我这样,对尸体,特别是你这种美女的尸体,我很有‘性致’的呢!当然杀掉你之后,为绝后患,你母亲,你父亲,你全家,我统统都会杀掉!至于那个苏叶天,待我师尊他们赶到,我一样无所畏惧!”刘子乔酣畅淋漓地狂笑着。

    “原来如此,你师尊他们?就是你不畏惧本座的底气吗?刘子乔。”就在这时,一个淡漠的少年之音,突然在刘子乔心底响起,让他的笑声戛然而止。

    “谁!是谁!在哪!!”刘子乔在密室中四处张望着。

    轰隆隆!一声闷雷炸响,密室的天花板炸裂,少年降落室内,手上缠绕着雷霆。

    “苏……”

    喀!

    刘子乔口中,这个字刚脱口而出,少年缠绕着雷霆的手臂,就已经无情地洞穿了他的身体!

    干脆,冷漠,毫不拖泥带水!

    “叶,天!”刘子乔双目圆瞪,叫出了他的名字。

    “刘子乔,你打我妈的主意,我要你全家的命,放心你们刘家一个都跑不了,我把他们杀干净之后,会等待你那所谓的师尊过来,然后将他们一个不剩,统统干掉,以魔神的名义!”苏叶天手掌猛地从刘子乔胸口抽离,后者的尸体软软倒在地上。

    苏叶天转目看向衣不蔽体,毫无体面的唐火火,那花盆里的木枝,还有数寸就要刺入她身体了,而看这眼前的苏叶天,唐火火涣散的双目中,却突然爆发出生命的神采。

    “救,救我,求求你,叶天,我不想死,叶天,我错了,真的错了,对不起。”这一刻,那个高高在上的唐火火,终于彻底屈服了。

    咻!苏叶天指尖弹出一缕气劲将花盆连同树木打碎,然后走到唐火火面前,仔仔细细看着她的周围,眉头紧紧皱起。

    阴阳五行,献祭阵法,果然当年害死母亲的人,就是刘子乔!

    苏叶天将外衣脱下,披在唐火火身上,打破水泥,解放出她已经变成青紫色的腿,铁链切断,失去支撑的唐火火软软倒在苏叶天怀中,人已经昏厥了过去。

    来到密室外,他将唐火火交给了露娜小姐,表情冷峻地走到客厅中。

    “这里残留着史孟菲和钱涛的气味,十分钟之前还在这里吗?哼,算你们走运,本座现在心情很不好,很可能不管什么约定,即刻把你们碎尸万段。”

    苏叶天双目流转金光,高举右手。

    天目瞳术·天谴界法!

    咻!掌心一道金光射向天际,绽放之后成光罩覆盖整个刘家庄园。

    此界法有两大功效,其一乃隔绝内外试听联系,无论里面产生多么大的动静,身在其外的人都绝对无法察觉。

    其二乃是对所有对苏叶天怀有敌意,或者被苏叶天视为敌人的生命体,发动天谴雷击。

    噼啪啪!法界顶部雷光翻涌。

    “哦?身怀和刘子乔相似血脉者,统共五十八人吗?刘家真不愧是大家族,人丁兴旺啊。”苏叶天淡漠地呢喃道。

    轰隆隆!

    翻涌的雷光分成不多不少五十八道一同降落,一瞬间,无论身在室内还是室外,正在做着什么,只要具备着刘子乔相似的血脉,一概逃不过天谴的命运,随着雷鸣散落!

    而其他活下来的,多是刘家佣人,家丁这些无辜之人,他们从法界开启时,便昏厥了过去,所以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清扫结束,那么就等真正的客人上门吧。”苏叶天冷漠说着,将天谴法界解除。

    夜半时分,刘家庄园外毫无预兆地升起大雾,这雾浓郁到打着手电筒都会迷路。

    叮呤!突然,胡同中响起诡异的铃铛声,十数人披着蓑衣,顶着斗笠,一言不发地前行着,奇的是在这浓雾中,他们竟然不会迷失方向感。

    刘家院墙之下,为首一人停了下来,其他人随之停下。

    “佛爷,有何不妥吗?”身后人问道。

    “雾中未感知到任何人活动的迹象,但院内却潜伏着杀机,乔儿出事了,我们来晚了一步。”斗笠下,传来佛爷那低沉冷漠的话语。

    “那依佛爷看,我们该当如何?”

    “敌在明,我在暗,院墙之内定存在敌人的陷阱,不宜进入,速退!”佛爷沉声道。

    这伙人正打算退出胡同,却发现,胡同的退路已经消失!

    “迟了吗,踏入这胡同时,我便心生微妙之感,以鬼雾侦查,可惜还是晚了一步,我乃南洋降头掌门鬼头佛,何方道友在此?请现身相见!”簌!狂风骤起,吹得铃儿叮叮作响,弥漫的大雾被吹散,只见前方房屋飞檐之上,立着一名黑衣少年,他样貌清秀,眼眸冷漠而深邃,流转之间似有电光游走,未刻意散发气场,便给人喘不过气的压迫感。

    “我叫苏叶天。”他淡漠地发声了。

    “你就是我徒儿所说的那位少年宗师?那另一位道尊也来了吗?”鬼头佛深深看了苏叶天一眼,便谨慎地戒备着四周。

    原本听说敌人之有一名道尊,他打算只带一半人过来,但半路接到刘子乔的消息,敌人又多了一位武道宗师,鬼头佛重整旗鼓,几乎是拖家带口来了。

    “呵,别害怕,敌人只有我一个。”苏叶天耐人寻味地笑道。

    鬼头佛眉头一皱,仔细感知之下,果真没有发现其他气息,他目光也变得深长起来。

    “呵呵,看来叶天宗师,似乎有点小觑我南洋降头一脉的实力啊,打败霍天罡让你变得傲慢,而这份傲慢,将会要了你的命!”

    嗖!

    鬼头佛猛然抬头,斗笠下方是一双猩红的眸子。

    嘎嘎嘎!

    只见他袖袍一挥,黑云压境,竟是成百上千的乌鸦在天空盘旋着。

    “乌烟瘴气。”苏叶天淡淡地说道。

    鬼鸦降!鬼头佛手掌猛地下压。

    哗!!盘旋的群鸦镇压而来。

    “嗯!!”

    苏叶天眉头一皱,只感觉千斤重磅加身。

    轰隆!房檐被压垮,他双脚深陷地面。

    “鬼上身的感觉,这是鬼降的一种吗?威力好生强大,比之前交手的那飞头降还要强大太多了。”苏叶天感叹道。

    “鬼鸦降无法压制宗师级强者太久,你等各自寻找安全之处,施展飞头降!”鬼头佛喝道。

    “是!”身后十数人四散开来,寻找隐蔽之处。

    此刻身在鬼头佛身边的还有两人,是他的师兄古曼童,和他的师弟哈奴曼,他二人飞头降均修至第七层,可将头颅受到的损伤,转移至本体,然后吸食血液可修复本体,只要受到的伤害不超过限度,便不死不坏,战斗力非其他降头师可比拟。

    “你二人不要离我太远,若有变数,我也好保护你们的本体!”鬼头佛说道。

    “明白!”

    啪!

    鬼头佛双掌合十,三人一同隐去形迹。

    咻!一枚枚面目狰狞的头颅飞了过来,悬浮在半空之中,虎视眈眈地看着已经早已摆脱鬼鸦降的苏叶天。

    每多一枚头颅临近,苏叶天便感受到,自己身体受到的压迫重一分。

    飞头降,可不单单是将脑袋脱离身体进行攻击那么简单,随着境界提升,还可以产生种种威能,这些降头师的飞头降都在四层之上,飞头降使用时,可以只让指定的目标看见他们,而看见他们的同时,就得承担诸如异样压迫感,窒息感,甚至产生幻觉,无法控制力量等等负面影响。

    而面对的飞头降使用者为复数之时,这种影响甚至会叠加,再强大的人,都经不住!

    包括古曼童,哈奴曼,鬼头佛,所有头颅都到齐的时候,这片天空已经乌烟瘴气,苏叶天甚至感觉自己呼吸时,都有邪祟进入体内,影响着自己。

    “呵呵,真是招来一群了不得的家伙。”苏叶天感叹着,缓缓闭上双眼。

    这一战,堪称他这次重生以来,面临的最强一战,他前所未有地认真了起来。

    “杀!”众头颅扑杀而下,欲将苏叶天撕碎分食。

    滋!

    一道缝隙,自苏叶天眉心缓缓浮现,张开一半,万道金光放射而出。

    “啊!光,是光!这光是什么!!”在金光普照之下,众头颅发出凄厉惨叫,竟伴随着热烟消融!!

    “为什么会这样,飞头降修至第三层,就已不惧正午的阳光,为何这光会有如此强大的阳气,就连我飞头降第七层,都感觉灼烧之痛!”古曼童和哈奴曼望着众人消失的头颅,难以置信道。

    “那眼睛,到,到底是什么!!”而鬼头佛只是死死盯着苏叶天眉心半睁的天目,近乎窒息。

    也就几个眨眼的功夫,除了鬼头佛三人,和另外三名飞头降修至六重的高手外,其他头颅皆消融成虚无。

    喀!苏叶天眉心的天目闭合,缝隙隐去,他活动着手脚,感觉身体轻快多了,他望着悬浮在半空,不敢轻举妄动的六个脑袋,邪魅一笑。

    “有个游戏,叫作打地鼠,本座想玩一玩,从谁开始呢?”

    苏叶天攥起右拳,下一瞬,猛地出现在一个神色茫然的头颅上方,轰得一声将之打爆!

    “一只!”

    唰!他再次消失,接近另一枚头颅,那头颅生起警觉,转头时猛地吐出一道红光,叶天只见用拳头打散那红光,顺势打爆那脑袋。

    “两只!”

    他再次消失。

    “师傅师伯救我!!”第三枚脑袋惊恐地大喊着。

    “竖子尔敢!!”古曼童口中吐出森森鬼气,在那弟子头颅之前凝成障壁,苏叶天拳头打在障壁之上,竟未能击破。

    “呵,给我碎!!”只见叶天右臂上山纹点亮,喀嚓一声,障壁应声而碎,其后的头颅刚刚松了一口气,就被拳风吹飞了半张脸,坠落到地上。

    轰!!

    苏叶天从天而降,一脚把那脑袋踩得稀碎。

    “三只,再不拿出点真本事的话,你们的下场会比他们还惨呢。”苏叶天笑着看向天上仅剩的三个头颅。

    古曼童,哈奴曼,鬼头佛。

    两个实力仅次于道尊,后者甚至堪比道尊级的高手。

    “苏叶天,这笔血债若不和你讨回,还有什么脸面,回到南洋!!”古曼童爆喝一声,整个头颅,竟然变成了古铜色,格外恐怖,他向着苏叶天扑面而来。

    “那就别回去了!”苏叶天攥起右拳,迎面轰上。

    锵得一声闷响,火线迸溅,古曼童的脑袋竟未破碎,反而燃起熊熊火焰,灼烧着苏叶天的手臂。

    “好硬的脑袋啊,为何这么硬?”苏叶天搞不懂了。

    咻!

    这时,整个头颅变成赤红,如同被揭去皮肉一般,不忍直视!

    然后他口中猛地吐出一支血箭,射向苏叶天眉心,后者口吐白练竟无法抵消那血箭,遂以真气气焰护住脑袋,那血箭触碰到气焰的一瞬,便消融成虚无。

    “原来如此,传闻降头术第七层修成之后,便可修炼更高深的炼头之术,你的金刚头,修炼之后硬度堪比金铁,无惧近战,而你的是血煞头,可以释放强大远程攻击,威力惊人。”苏叶天若有所思道。

    “没想到你一个武者,竟对我们降头一道的路数如此熟稔,只可惜,武者近战无敌,远程攻击招数却寥寥无几,遇上金刚头和血煞头的组合,你的优势不明显,劣势被针对,根本不是我等的对手!”这时,鬼头佛笑道。

    “呵呵?是吗?”只见叶天一笑,五指抓住眼前古曼童古铜色的脑袋,右臂之上,山纹爆发出璀璨光芒。

    “很硬是吗?我最喜欢硬的了!”然后,苏叶天猛地一捏。

    “喀!!”古曼童的金刚头,被苏叶天硬生捏爆!

    叶天抛弃一枚硬币,屈指一弹,刹那之光!

    哈奴曼口中射出的血箭应声而碎,血煞头亦被轰成了渣渣!

    “雷霆!?你还会道法!!”鬼头佛声音难掩震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