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25章 刘子乔死,唐火火的悔恨!
    三江市刘家,桌子上放着唐火火的手机,刘子乔眉头紧皱。

    “那个女人,在最后关头察觉不对劲,竟然给她妈发了求救短信,唐家分家牵扯进来的话,会平添无谓的麻烦!”

    “管那么多干嘛,反正她妈也不知道唐火火在哪里!”钱涛说道。

    “你忘了苏叶天吗?他可知道唐火火和我们在一起啊!”史孟菲说道。

    “罢了,以四海市唐家分家的能力,这么短时间无法作出干预,除非他们请宗家介入,但他们和宗家的关系,似乎并不好,那就没什么好顾虑的了,一切照旧,今夜我师尊他们赶过来的时候,一切都无所畏惧!”刘子乔说道。

    这时,史孟菲的眉头却紧皱起来。

    就算刘子乔的师尊,有能力干掉苏叶天,但在那之前若苏叶天赶过来,大事可就不妙了啊。

    “子乔哥,你能不能别和唐火火说,是我背叛了她。”史孟菲突然说道。

    “这是为什么?”

    “听说含恨而死的人,会化作厉鬼,子乔哥神通惊人,自然不惧,我就不行了,万一被唐火火的鬼魂缠上,我会睡不好的!”史孟菲给出这番不知真假的说辞。

    “哈哈哈!厉鬼?我瓶子里还装着好几只呢!有空哥哥传授你几招,你就不用怕了!”刘子乔笑道。

    “子乔哥的本事我可学不来,还是不要说吧。”史孟菲坚持道。

    “行吧,我不说就是了,不过嘛,那要让她含恨而死的话,就得让她品尝下什么叫作‘地狱’!”刘子乔舔了舔猩红的舌头,起身向走廊尽头一间密室走去。

    密室中,唐火火口中被塞了一块破布,双手捆绑着生锈铁链,膝盖之下竟被水泥浇筑,只能保持着双腿分开站立之姿,整个人活像一个‘大’字!双脚之间,还放置着一个花盆,火盆之中,有一颗小树苗。

    门开了,她身躯猛地一颤,见到进门之人竟是刘子乔时,她目光登时惊恐,口中发出呜咽之声!

    刘子乔带着邪笑走到她身前,将她口中破布拿出。

    “火火妹妹,双腿已经彻底失去知觉了吧,水泥冷却收缩压迫骨肉的滋味,是不是特别美妙?血液长时间循环不畅,你这双脚已经坏死,就算现在把水泥凿开送去医院,等待你的也是截肢的下场,啊啊,一想到花季少女这辈子要坐在轮椅上,就令我痛惜,要不干脆,我让你解脱吧。”刘子乔病态地说道。

    “刘子乔,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唐火火绝望地说道。

    “为什么?这个问题问得好啊!因为你是火火啊,八字纯阴,命格纯阴!未满十八,还是冰清玉洁的处子之身,堪称最完美的祭品啊!”刘子乔乖张地大笑道。

    “你为何知道这些!莫非是孟菲……”唐火火双目圆瞪。

    “啊,的确是她告诉我的呢,为了得到你,我才会利用她。”

    “利用?也就是说,孟菲也被你骗了,你把她怎么了!!”

    “怎么了?你猜呀!哈哈哈!!”

    “求求你,放过她好不好!”

    “这个时候你还担心着你的好闺蜜,可真让我感动呢,你似乎还不了解你的处境,让我来告诉你吧。”刘子乔捏住唐火火精巧的下巴。

    “这个阴阳五行献祭是为你特别准备的,需要集齐金木水火土阴阳七大要素,缺一不可,捆绑你双手的铁链,是金,你身下这棵生长的树苗,是木,浇筑你双腿的水泥,是水和土,而你唐火火本身,就是火!现在是午时,一天中阳气最鼎盛的日子,是阳,而你八字纯阴,命格纯阴,这就是阴,所有要素皆齐备,午时三刻一到,便是你的死期!而献祭完成之后,我将得到属于你的纯阴之魂!”

    在唐火火骇然的目光中,刘子乔森森一笑,用小刀将自己的手腕割开,让他的血顺着唐火火头顶浇下,流到她双脚之间放置的花盆之中,那棵树苗开始急速生长,而且长出的枝干竟然是血色的,若它不停地生长下去,必将从唐火火身体刺入,她将在无尽的屈辱和痛苦中,惨死!

    “你,你这是干什么,搬开,把这个搬开啊!!”唐火火惊恐地尖叫着,甚至因为过于恐惧,吓得小便失禁顺着腿流淌而下。

    这更助长了刘子乔主宰生命的快感,嚓!只见他猛地撕裂了唐火火身上的衣衫,目光肆意地上下扫动着,欣赏着她这一生最最狼狈的时刻。

    “求求你杀了我吧!!不要这么折磨我!!求你了!!杀了我吧!!杀了我吧!!”唐火火声嘶力竭地喊着,她现在只想求死。

    刘子乔没有理会唐火火的求饶,继续用言语刺激着她敏感的神经。

    “你可知道,被你拼力阻止的苏叶天,为何不顾一切地要杀死我?真如同你想的那样,是见不得你好吗?哈哈哈!”

    “为,为什么?”

    听到这句话时,唐火火的嘶喊声变小,颤声道。

    “因为啊,我真正的目的,是苏叶天母亲,苏叶啊!我曾试图用降头术操控苏叶,可惜,因为苏叶天的干预,失败了,为此,我甚至派了一大票人去四海市杀他,结果,全被他干掉了,他恨我恨到入骨,早恨不得将我碎尸万段了,哈哈哈哈!!”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我,我都做了些什么,我都做了些什么!!”唐火火崩溃地呢喃着。

    “包括收集你的阴魂,都是为得到苏叶做准备的,她八字纯阳,命格纯阳,更是极其罕见集天乙贵人和红鸾孤煞两大四柱神煞为一体的天选之女,是炼制红鸾命鬼的不二之选,至于你的阴魂,也仅仅是用来饲养命鬼的食饵罢了,你现在知道你是个如何可悲的存在了吗,唐火火啊!”刘子乔丧心病狂道。

    “啊啊啊!”唐火火凄入肝脾哀感顽艳地惨叫了起来。

    喀!那生长的树枝,离唐火火的身体,仅有一尺的距离!

    “没错,就是这种绝望,你越是绝望,我获得的阴魂就越是精醇!待获取了你的阴魂,你的尸体我会做成标本,每日赏玩,别看我这样,对尸体,特别是你这种美女的尸体,我很有‘性致’的呢!当然杀掉你之后,为绝后患,你母亲,你父亲,你全家,我统统都会杀掉!至于那个苏叶天,待我师尊他们赶到,我一样无所畏惧!”刘子乔酣畅淋漓地狂笑着。

    “原来如此,你师尊他们?就是你不畏惧本座的底气吗?刘子乔啊。”就在这时,一个淡漠的少年之音,突然在刘子乔心底响起,让他的笑声戛然而止。

    “谁!是谁!在哪!!”刘子乔在密室中四处张望着。

    轰隆!一声闷雷炸响,密室的天花板炸裂,少年降落室内,手上缠绕着雷霆。

    “苏……”

    喀!

    刘子乔口中,这个字刚脱口而出,少年缠绕着雷霆的手臂,就已经无情地洞穿了他的身体!

    干脆,冷漠,毫不拖泥带水!

    “叶,天!”刘子乔双目圆瞪,叫出了他的名字。

    “刘子乔,你打我妈的注意,我要你全家的命,放心你们刘家一个都跑不了,我把他们杀干净之后,会等待你那所谓的师尊过来,然后将他们一个不剩,统统干掉,以魔神的名义!”苏叶天手掌猛地从刘子乔胸口抽离,后者的尸体软软倒在地上。

    苏叶天转目看向衣不蔽体,毫无体面的唐火火,那花盆里的木枝,还有数寸就要刺入她身体了,而看这眼前的苏叶天,唐火火涣散的双目中,却突然爆发出生命的神采。

    “救,救我,求求你,叶天,我不想死,叶天,我错了,真的错了,对不起。”这一刻,那个高高在上的唐火火,终于彻底屈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