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23章 掀起波澜,坟场风波后续!
    这天夜里,四海市警方对某提供不正当服务的洗浴中心进行突袭,当场抓获在各包间中打着按摩,推拿名义,进行不正当交易的男女十数名,其中就包括苏叶天的生父陆振飞。

    其实,他才是四海市警方这次抓捕的真正目标。

    十天前,他被一伙人绑架到坟场,之后因为惊吓过度昏倒,醒来之时,他发现绑架他的人都死了,身上捆着的铁链也断了,一个人在遍地死尸,阴森森的坟场晃悠,吓得几欲昏厥过去,但他壮着胆子回到房间中搜刮,找到房间主人生前将近数千元的积蓄,然后逃离现场。

    第二天警方接到报案,坟场发生命案,所有坟墓都被破坏,守墓人李根生死亡,另外现场发现无名尸体数具。

    警方调查坟场附近监控,锁定一名神色慌张的可以男子,那正是陆振飞。

    他逃离之后,用这笔钱办了假证件,然后吃喝嫖赌挥霍地差不多了,又招摇撞骗了些,今夜在这家洗浴中心里潇洒,然后被早已布控多时的警方抓获。

    此刻审讯他的,正是王姿淇和谭礼怀。

    “都说了警察同志,我不是四海市的人,我到这里办事,被那伙人绑架的,他们把我打晕了,我醒了之后,他们就死了,我是什么都不知道啊,我以人品发誓,若有半个字的假话,天打五雷轰啊!”陆振飞口干舌燥地解释着。

    其实,王姿淇心知肚明,那伙人的死,并非眼前这男子所为,而事发地点的房屋中,也发现了绑架和殴打的痕迹,现场就有陆振飞的血迹,之所以咬着他不放,只因他是唯一的线索,而且王姿淇很确定,这男人行事作风大有问题。

    “来办事?办什么事,他们又为什么绑架你!”谭礼怀质问陆振飞。

    “来办私事,反正不是违法的事情,至于为什么绑架我,我也不知道,你们可以去查查那些绑架我的人,哦忘了,他们已经死了。”陆振飞死皮赖脸地说道。

    “呵呵,经查实,你的证件是假的,另外涉险敲诈勒索,聚众赌博,卖淫嫖娼,这些都说明你不是个合法公民,具备着杀人嫌疑,若你不老老实实将你的真实身份,和来四海市的动机交代清楚,最后背上杀人犯的锅,就别怪我们了!”王姿淇冷声道。

    听到这里,陆振飞明显吓得一哆嗦。

    “我说,我说还不行吗,我叫陆振飞,五湖市人。”

    “来四海市干什么?”

    “想和以前好的女人复合,她不同意,所以就来找我和那女人生下的儿子,想以他为突破口。”陆振飞坦白地说道。

    “你儿子?是什么人?”

    “四海市水木中学的学生,叫苏叶天。”

    “什么!?”王姿淇登时惊坐而起,谭礼怀也大感震惊,提醒王姿淇不要太过激动。

    陆振飞看到两人反应,也很吃惊,心想:那小子该不会经常和警察打交道吧?

    王姿淇缓缓地坐下,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陆振飞,怎么都无法将这个吊儿郎当的社会渣滓,和那个英武非凡的少年相提并论。

    但仔细一瞧,陆振飞的确和苏叶天有几分遗传上的相像。

    陆振飞心中忐忑不定,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他眼珠飞速转动着。

    “警官同志,我有重要线索汇报!而且我亲眼看见,那些人会用使用道符和邪术!”陆振飞说道。

    “道符,邪术?你跟人民警察扯怪力乱神?以为这样就能洗脱你的杀人嫌疑!”谭礼怀皱眉道。

    “那伙人绑架我,就是为了威胁我儿子苏叶天!”陆振飞牙关咬道。

    “什么!?”谭礼怀陡然震惊,若是那样,苏叶天的立场,可就不利了,而且以苏叶天的强大身手,搞不好杀掉那伙人的,就是他了!

    谭礼怀急忙看向王姿淇,却见后者眉头紧皱着。

    “送他回拘留室!”王姿淇不容置喙道,谭礼怀只能照办。

    谭礼怀从拘留室中回来时,王姿淇还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王警官,是否立刻传唤苏叶天进行调查?”谭礼怀说道。

    “这事尚存许多疑点待查明,而且苏叶天背景十分特殊,不宜轻举妄动。”王姿淇说道。

    王姿淇回去之后,详细调查了苏叶天的家庭,发现他母亲苏叶一直未婚,又调查陆振飞,发现他已经结婚,女方却不是苏叶。

    “原来是这样,没想到你和一样,都有一个可怜的母亲,一个……人渣的父亲!”双手捧着咖啡杯,王姿淇面色忧伤不已。

    思来想去,王姿淇还是把陆振飞被抓的事情,和苏叶天说了,然后用非常严肃的口气问道:“事情就是这样,你是自己过来和我解释,还是我穿着警服上门找你,这两者性质可完全不一样!”

    电话那头,苏叶天也是沉默良久。

    “警花姐姐,如果人真是我杀的,你会怎么办?”令人意外的是,苏叶天没有问陆振飞的事情,反而是问了一个意味不明的问题。

    “那还用说了,一切按照司法程序走呗!如果,你真是恶贯满盈之人!毕竟这件事的受害者中,有确定无辜之人。”王姿淇毫不犹豫地说道。

    “哈哈,这样啊,这我就放心了,你还是那个警花姐姐,不会徇私枉法的正义卫士,这我就放心了,我现在有事,抱歉不能过去。”苏叶天欣慰地一笑,挂断了电话。

    王姿淇眉头一皱,继续调查着这件事情,同时做好了准备,若苏叶天真的突破她的底线,将不惜一切抓他,不管他有再大的背景,不管有再大的阻力,都不能让她停步,除非她死了,不过,在她搞清楚一件事之后,就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守墓人张根生是被勒死的,勒死他的人,是死者中的一人,而掩埋张根生的,另有其人,之后张根生的儿女,都收到一个匿名者的抚慰金,那些被破坏掉的坟头,也被修复并立了碑。

    王姿淇笑了,她想知道的答案,已经知道,苏叶天并非恶贯满盈,滥杀无辜之人,这就够了,至于那些绑架陆振飞之人的死,是不是拜苏叶天所赐已经不重要的,就算真是苏叶天的干的,也足够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王姿淇深知这社会的黑暗,很多事不能一概而论,她所坚守的底线,就是守护那些无罪,无辜之人。

    很快,坟场事件被上头压了下去,没有人再去调查,对外面风声一无所知的陆振飞,还忐忑不安地呆在拘留所中,也没有人去管他。

    三江市,刘子乔接到一个消息后,便乖张地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真没想到,不光是师尊,师伯师叔都会在明晚之前过来,现在我们这边有一位道尊级强者,两位次道尊级,还有十数位飞头降四层以上大师们,南洋降头一脉最高战力几乎倾巢而出,这下苏叶天这个宗师又能奈我何,守护苏叶的那位神秘道尊又能奈我何,唐火火,是时候榨取她真正的价值了,献祭仪式就在明晚,其他事就交给你了,孟菲!”

    “明白,子乔哥!”史孟菲恶毒一笑。

    “妈的,就不能让我先把她上了?”钱涛不爽道,毕竟唐火火相当有姿色,他一直想着有朝一日能够睡了她。

    而现在唐火火还天真地认为着,被她拼死相互从苏叶天手上救下的刘子乔哥哥一定会成为她的后盾,帮她对付苏叶天,却不知迎接她的将是什么,救赎她的,又将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