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17章 天罡战书,叶天重临江南!
    自从蛮儿和叶天有了肌肤之亲,就对他越发依赖,叶天在家之时,除了他上厕所外,她几乎都要跟在叶天屁股后面,有次上厕所也要跟进去,被叶天撵了出来,因为叶天是那种有人站在身后,就容易尿不出来那种。

    夜里,叶天继续观想炼体,他右臂山纹此刻近乎凝实,只是尚欠一点火候,有一角是缺失的。

    高台上,他只用一只右手支撑着台面,蛮儿则盘坐在叶天的后背上,别误会,她只是在辅助叶天修炼,毕竟凭空观想有所局限性,加上一点实重,效果将大大不同。

    但若蛮儿知道叶天此刻正把她观想成一座沉重的大山,估计小脸都得气歪掉吧。

    轰!

    一声巨响,高台轰然崩塌。“呀!”蛮儿发出一声惊呼,小屁股重重摔在了地上。

    苏叶天站起身来,古铜色皮肤上布满汗水,右手握了握,筋肉发出富有质感的响声,右臂之上,山纹缺失的一角补足,其内色泽完全充实,一山,成了!

    “本座这只右臂,可硬撼一切重火器,堪称本座此刻最强之盾,若附加真气与雷霆,应可成为无坚不摧的最强之矛,这样终于也可以把重心放回境界提升了。”叶天微笑呢喃。

    是的,万事开头难,九山八海最难的,就是头一座山,一山既成,余下八山就不必如此费力,可主修真气,兼顾炼体。

    “喂!叶天大笨蛋,你想摔死人家吗!呜呜,屁股都开花了!”蛮儿捂着小屁股站起身,撅着嘴道。

    “没事,一会本座给你揉一揉。”苏叶天转身走入别墅中,唐蛮儿在原地扭扭捏捏地红着脸。

    江南市那边,听闻自家三朵花中最小的一朵,被苏叶天摘了去,唐豹打来了电话。

    “叶天爷爷!我是小豹!”唐豹贱兮兮的声音传来。

    苏叶天一阵无语。

    “叫我先生就行了,你又惹事了?”

    “哪能!小豹经过先生的改造,已经彻底从良了!”

    苏叶天感受到一股很强的婊子从良即视感。

    “找我有什么事?”

    “那个,听说先生和我三侄女,已经行过……周公之礼!真是可喜可贺啊!”

    “额,这种事,没必要专门打电话吧。”

    “什么时候把芊儿那个小丫头也破瓜,论胸器的大小,我家芊儿自信不逊色于……”

    嘟!苏叶天直接挂断了电话。

    但三秒钟之后,唐豹又打了过来。

    “叶天先生,小豹和您开玩笑呢,凡事讲究睡到渠成,是我这个作爹的瞎操心了,其实我打电话来,是有件要事要和您汇报的!”唐豹的口气正经了许多。

    “哦?什么事情,说来听听。”

    “我们唐家今天收到一封战帖!是霍天罡下的!指名要挑战您!”唐豹口气无比凝重。

    “霍天罡,是哪个来着?”苏叶天又贵人多忘事了。

    “冷禅的师尊,华夏国武道宗师!”

    “哦,我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个东西来着,你兄长之前和我说过,但一直没有动静,六天后是吧,地点在哪里?”

    “江南市武道总会!他扬言要在叶天先生你声名鹊起的地方,将你狠狠打入地狱,另外,他还发请帖给整个江南省大小家门,邀请他们全部来观赏您落败的丑态,有传闻,他还让人打造了一副棺材,到时候要送过来,气焰,是何等不可一世啊!!”唐豹火冒三丈道。

    呵呵,简直是有趣至极啊。

    “行吧,我知道了,到时我会过去的。”苏叶天轻描淡写道。

    “那个,有句话小豹也许不该问,先生,真的有把握吗?若是没有把握,先生尽可回绝,我们唐家会竭尽全力周旋的!”唐豹委婉道。

    “呵呵,难得人家都把棺材准备好了,要是用不上,岂不可惜。”苏叶天意味深长地一笑,挂断电话。

    武道宗师,霍天罡吗?希望别让本座太过失望啊,呵呵。

    按照原定计划,苏叶天原本打算近几日就赶赴三江市,将刘子乔的事情解决掉,但这个突发状况,让他有了新的计划。

    既然那霍天罡要请整个江南省的大家门到场,想必三江市刘家也在内,刘子乔若到了江南市,就让他永远留在那里好了,也好避开母亲苏叶,以免暴露。

    回到房间,叶天和蛮儿二人又折腾到大半夜,终于在蛮儿那酥麻的求饶声和娇弱的喘息声下告一段落。

    好酒不贪杯,细水要长流,所以叶天尽量将每次时间控制在两个时辰之内,以免蛮儿小身子骨吃不消。

    被窝里搂着蛮儿酥软光环的身子,嗅着她独特的体香,叶天想着事情。

    “唔,这次去江南市也顺带买些天材地宝,好为蛮儿伐毛洗髓,以蛮儿的体质,走修仙这条路比较好啊。”

    这些日子,江南省各个家族,都陆陆续续收到邀请函。

    武道宗师之战。

    老牌宗师霍天罡,对战,少年宗师苏叶天。

    地点,江南市武道会馆,时间,十月十日。

    收到邀请函后,四海市,唐家分家。

    “苏叶天,少年宗师?重名吧,就那个穷小子,怎么可能呢呵呵,不过去一趟是很有必要啊。”家主唐强望着手中信函,迟疑片刻后,冷笑道。

    “今年十月十日那天是日子你没忘记吧,去合适吗?”林若水皱眉道。

    那天正是唐火火的爷爷,也就是四海市分家前代家主唐礼辉逝世十周年的忌日,按理说唐强一家是必须出席的。

    “哼!你一个女人家懂什么!到时宗家定会出席,这是咱们和宗家解释,缓和关系的绝好机会啊!而且就算宗家那边关系缓和不了,武道宗师相请,这个面子也是必须要给的!若能结识,也是大有裨益,真是的,火火那丫头这个时候到哪里去了!”唐强不悦道。

    林若水失望地看了唐强一眼,转身离开。

    三江市,刘家。

    “宗师之战?也叫苏叶天?未免太巧了吧,会不会,是同一个人。”刘子乔望着桌上的请帖,眉头紧皱。

    “哈哈,不可能的!若那样我钱涛就去吃屎!”钱涛哈哈一笑。

    “呵呵,这倒也是,哪能是个会武功的,就是宗师的。”刘子乔想了想,释然。

    “子乔哥,咱们要去江南市吗?”史孟菲问道。

    “那是肯定得去的。”刘子乔说道,原因他没说,是去避避风头,上次那事,苏叶天还不知会不会报复。

    “那个,子乔哥,我,可以和你们一起去吗?”一个有点羞怯的声音响起,竟然是唐火火,她正坐在史孟菲身边。

    “当然可以,火火,你孟菲介绍的,对我而言也是个小妹妹,我自然要带你见见世面。”刘子乔不动声色地一笑。

    就这样,十月九日,比斗前一天,武装直升机从天域山庄起飞,叶天重临江南市,随行的乃露娜小姐,以及唐氏三姐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