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16章 情到深处,自当水到渠成!
    苏叶天为唐蛮儿沐浴结束时,阿宁已经将房间整理好了。

    唐冰儿和唐芊儿相视一眼,各自无言走下楼去,她们知道自己最小的三妹,将比她们先踏出那一步了。

    关上房门,拉上窗帘,房间中又只剩苏叶天和唐蛮儿二人了,他们二人躺在床上。

    “蛮儿,你想好了?这件事,对你而言,也许尚早。”苏叶天问道。

    “你为我去蛊时,把人家身子看了个光,为我沐浴时,又把人家身子摸了个遍,让人家今后如何面对其他男人,只好便宜你了。”唐蛮儿低声道。

    “只是这样吗?若不说真心话,这个便宜,本座还不要呢。”苏叶天一笑道。

    “啊,我,人家心里,除,除了叶天你,再也容不下其他男子,非你不可,所,所以,早一些,晚一些,都,都一样啦,不过,人,人家还是想……早,早一些嘛,啊啊啊,坏人,竟然让人家说出这么丢人的话来!”蛮儿总算吞吞吐吐地把心事吐露了,羞得用被子把自己蒙住。

    “这样啊,那好吧,本座便手把手的,教你一些事情吧。”

    苏叶天一笑,将蒙住唐蛮儿的被子掀开,捧起她冰清玉洁的脸蛋,目光火热地注视着眼神慌乱的她。

    突然,叶天吻上蛮儿。

    “更多。”蛮儿呢喃道。

    叶天微笑,给了蛮儿更多。

    “更多。”

    “更多。”

    “更多。”

    “更多。”

    “更多……”

    一切,都水到渠成地发生了。

    蛮儿,这个古灵精怪,单纯可爱的少女,将她作为少女宝贵的一切,都献给了她爱的男子,苏叶天。

    结束之后,蛮儿依偎在苏叶天坚实的胸膛上,眼神中充满了依恋。

    “喜欢吗?”叶天突然问道。

    这个问题,蛮儿顿了顿,毕竟有些难以启齿。

    “嗯,有点点喜欢。”但蛮儿还是红着小脸回答道。

    “喜欢的话,再来一次吧。”叶天坏笑道。

    “啊,坏,坏心眼,人家现在还疼呢,不,不过,你想的话,我可以的。”蛮儿羞赧道。

    “开玩笑的,不过有件事我得告诉你,在你之前,我和另外一个女孩,也差不多进展到这一步了,你若是接受不了的话,我并不勉强你。”苏叶天突然说道。

    噌!

    唐蛮儿噌得一声坐起身来。

    “你这家伙,怎么现在才告诉我!早,早知道,人家就不和你这样啊,啊啊啊!现在了还说什么接受不了不勉强,果然大姐说的对,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打屎你!打屎你!”

    蛮儿小脸都气歪了,小拳头不断捶打着苏叶天的胸膛,叶天也不说话,任她捶打。

    终于,唐蛮儿打累了,后背倚在床头,神色复杂。

    “另外一个女孩,是那个韩雅柔吗?”蛮儿问道。

    “嗯。”叶天如实回答。

    “你,很喜欢她吗?”蛮儿问道。

    “唔,还可以吧,但她很喜欢我,也是非我不可那种。”叶天说道。

    “这样吗,你这家伙,还真是罪孽深重啊。”唐蛮儿感叹道。

    “那你的意思是,能够接受她的存在喽?”苏叶天说道。

    “老实说,我心里还是非常别扭的,但那女孩既然那么喜欢你,如果你负了她,她一定会很伤心的吧,喜欢一个人,却不能在一起的痛苦,我,感同身受。”经历过三代情灭蛊洗礼的唐蛮儿,心境产生了变化。

    苏叶天深深地看着唐蛮儿,对她这份善良与宽宏,他十分感动。

    “不过,我一定要作你心中,最最重要的那一个,无论什么时候,这一点是我无法让步的,你明白吗?”唐蛮儿转过脸,任性地盯着苏叶天,那较真的样子,让叶天忍俊不禁地一笑。

    “遵命。”叶天应道。

    “嗯,这还差不多。”蛮儿心满意足地一笑,重新依偎在叶天怀中。

    “关于我,没有什么想问的吗?你一定很好奇我的过去吧。”叶天说道。

    “嗯,是非常好奇,但我不会问的,等你什么时候想主动告诉我的时候,再说吧。”蛮儿理解地说道。

    “好,没问题。”

    “对了,能教我功夫吗?我也想变得更强。”

    “当然可以,我原本就是这么打算的,过几天吧,我作些准备,先为你伐毛洗髓。”叶天说道。

    这一夜,叶天和蛮儿,幸福满满。

    华夏国西北某深山中。

    一名浑身被黑衫包裹的驼背老者,拄着拐杖行走着,兜帽下是一张腐烂过半的老脸,衣袖中进进出出着蛊虫,他停在一个空白之地,他将拐杖放下,恭恭敬敬地单膝跪拜。

    “天蛊道尊前来,有要事禀报首领!”

    咻!

    老者前方,光影扭曲,出现一扇大门,大门开启,门内赫然是一座黑暗宫殿,宫殿尽头的高台上,一浑身笼罩在黑暗中的男子单臂撑颐,只有一双眸子,在黑暗中发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光,注视着跪伏在门外的老者。

    “说。”座上之人开口发出低沉的声音,小小一字,却蕴含着天威。

    “启禀首领,您当年命属下当年种下的三代情灭蛊,其一已被除却,宿主却安然无恙,此事闻所未闻,属下也不知是何原因,又该如何处理,特来请首领示下!”天蛊道尊毕恭毕敬地说道。

    “此事,本座已知,你且退下罢!”那自称本座之人,威严道。

    “属下遵命!”虽有所不解,但天蛊道尊恭声应道。

    轰隆隆!老人面前,那大门闭上,消失。

    宫殿内。

    “看来,莫子伟提供的情报相当有价值,那叫苏叶天的少年宗师,的确有意想不到的实力,唐龙,真是得到一张有趣的牌啊。”座上之人,幽幽呢喃道。

    “首领,是否将此子扼杀在萌芽中,趁着他还没有对‘狩’构成威胁!”座下,响起另外一个声音。

    座上的人,沉思片刻。

    “暂且不必,根据情报,七天之后,武道宗师霍天罡会找上此子,姑且借他之手,帮本座试探下此子的深浅!”那自称本座的男人,话音深邃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