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12章 雷厉风行,叶天登门索命!
    “哪里有人跟踪我们?”

    露娜小姐下车后便警戒四周,但以她顶级特种兵的侦查力,竟也没有发现人追踪。

    “是人,也不是人,露娜小姐,本座现在就让你瞧瞧,它的庐山真面目。”苏叶天嘴角一挑,脚底雷弧闪过,砂铁升空,在他背后聚成一双漆黑羽翼,使他可振翅乘风而起。

    那符篆中心的眼睛猛地圆瞪,感觉不妙掉头便欲遁走,苏叶天怎会如它愿?只见他伸出右掌,对准此刻相隔数十丈的符篆,肩膀上已经接近完全凝视的山纹光芒大作。

    咻!

    强大的吸扯力自掌心生成,那符篆根本无法逃逸,至能眼睁睁地飞到苏叶天手中。

    哒。

    苏叶天降落在地上,背后砂铁羽翼散去,露娜小姐走了过来,望着在苏叶天掌心跳动的道符,瞳孔微缩。

    “这是,道符?”

    “是,施法者远程操控着这东西,跟踪着我们,这只眼睛,甚是奇妙啊。”苏叶天玩味看着道符中心眨个不停,有些茫然无助的大眼睛。

    让我来看看,是什么人在捣鬼吧!突然,苏叶天双目金光流转,对焦那道符中心的眼睛。

    视野介入!

    咻!

    数十里之外,王道友神色茫然了下来,而睁着的那只眼睛,突然散发出金光,在房间中一扫,看到被捆绑在房间中的陆振飞时,瞳孔微缩。

    “呵呵,原来如此。”苏叶天了然于胸,双目金光散去时,手中多了一根木枝,猛地刺入道符中心的眼睛!

    喀!!

    “啊!!”房间中,道人猛地捂住自己紧闭的那只眼,放声惨叫着,鲜血从他指缝间流出。

    茅山飞眼符便利是不假,但却存在相应风险,视野联共时,施法者的一只眼无法睁开,等同于寄宿在那道符上,若是道符被破坏,那只眼也保不住了。

    “道友,怎么了!!”带头人急问。

    “暴露了!符篆被毁!那小子神通广大,绝,绝对……是道门之人!!”强忍着钻心痛楚说出这番话之后,这道人扑通一声昏厥在地。

    房间内登时乱成一团,陆振飞神色惊疑不定:那小子?应该不会是那小子吧。

    天域山庄,苏叶天怀中的唐蛮儿已经睡去,但他却在思考着问题。

    看样子,不是陆振飞那家伙自导自演的闹剧,以他的德性绝对请不到身怀术法之人,那些人使用的符篆,被血灵神干掉那人也曾使用过类似的,不出意外应是刘子乔派来的,明显是针对本座,也就是说,刘子乔终于发现本座不简单了吗?呵呵,还算是有脑子。

    那陆振飞被绑走,应该也是个意外,要去救他出来吗?那种家伙,管他作甚,索性就让他……

    这时,苏叶天收到一封短信,是母亲苏叶发来的。

    内容是:叶天,有件事妈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你,昨天我见到你父亲了,他很落魄,在街头乞讨,我把他带回去,他说要跟我复合,我拒绝,并给了他一万块钱把他打发走了。但那毕竟是你的生身父亲啊,妈这样做……是不是有点自私?没有考虑到你的意愿?

    母亲的字里行间,流露着纠结和愧疚。

    作为一个女人,她痛恨一度将她逼入绝路的那个混账男人。

    但作为一个母亲,她又不想让孩子,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

    此刻,她一定辗转难眠,才向自己的孩子,发了这条短信。

    多么坚强又脆弱的母亲啊,苏叶天不由地为苏叶感到心疼。

    苏叶天斟酌之后,给母亲回复了短信。

    内容是:妈,无论你做什么,儿子都无条件支持你,那种混账男人,我不承认他是我的父亲,所以,儿子认为你并没有做错。

    苏叶的回复只有两个字:谢谢。

    苏叶天看到后一笑,看向窗外,收敛了神色。

    “蛮儿抱歉,我去去就来。”

    苏叶天将手机放在床头,悄声下床,推开窗子跳了出去。

    唐蛮儿睁开双眼,看向床头的手机。

    夜色中,苏叶天疾速潜行着,之前他借助轮回天目之力强行入侵对方的视野,并将天目投影到对方眼睛上,借对方之眼,对房间中人施加了‘追魂刻印’,就算对方逃到天涯海角,苏叶天都有办法找到他们。

    “陆振飞,死是多么容易的一件事啊,但这么多年,母亲都挺过来了,并一个人把我抚养长大,她已经够不容易了,哪怕一点点,你的死会影响到母亲的心情,所以我不会让你那么容易就死的!”

    唰!

    四海市某偏僻高地,苏叶天停了下来,这里四处荒凉,廖无人迹,但追魂刻印的感应,毫无疑问是从附近传来的。

    “呵呵,障眼法吗?这地球上的修道者,怎么都爱玩这些无聊的把戏啊。”

    苏叶天无奈地摇了摇头,吧嗒打了个响指,只见眼前场景出现镜面般的裂痕,喀嚓一声后,露出本来的样子,附近是一个荒僻的坟场,林立着许多坟包,视线越过那些坟包,可见昏暗灯光下,有一座老宅。

    “咳咳!”突然,苍老的咳嗽声传来,苏叶天望去,只见一佝偻老者拄着拐杖从山路走来。

    “小伙子,这深更半夜的,你怎么到这种不干净的地方来啊,你身上阳气太重了,这里沉睡的人们,会不高兴的,快点走吧,路就在那边。”那老者用行将就木的声音,提醒着苏叶天。

    “呵,请问你是?”苏叶天问道。

    “我啊,我是这里的守墓人,就住在那个老宅里,我老伴就葬在宅门口的老槐树下,我想守着她,顺便挣点棺材钱,挣够了,我就陪她去啊。”守墓人说道。

    “哦,这样啊,谢谢你了,我这就离开。”苏叶天转身离开。

    而就在苏叶天从守墓人身边经过时,后者面色突然铁青,袖管之下一只血手,抓向苏叶天的后心。

    喀!

    但苏叶天动作更快,只见他两指飞速探出,后发先至,将沾在那守墓老者后脑勺的一张符撕下。

    喀!

    符被揭下的瞬间,老者探出的血手猛地停顿,老眼中再无任何生命色彩,扑通倒地一动不动了。

    苏叶天眉头紧紧皱起,看着手中的符。

    “操纵死人,驱尸符,那这老人……”

    是的,这老人真是这坟场守墓人,而那老宅应该真是老人的住处,此刻却被一群人占据,那老人毫无疑问,也被这伙人杀害了,尸体还被他们利用,当作试探自己的炮灰。

    苏叶天目光更加冰冷,指尖的驱尸符,燃烧成灰烬。

    “苏叶天,你自己找来,倒省了我们的功夫,留在这里吧!”

    呼!呼!

    那阴森的声音回荡天空之时,恻恻阴风刮起,那老宅的灯光突然熄灭。

    “呵呵,装神弄鬼。”苏叶天巍然不动,漠然冷笑。

    重生魔神苏叶天与本土道门高手的一战,一触即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