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11章 与父相见,拳头躁痒难耐!
    “叶天,你都长这么大了,我是你的爸爸,陆振飞。”

    “哦,你可能搞错了,我只有妈,没有爸,我爸早就死了。”

    这是苏叶天与陆振飞见面时,两人各自说的第一句话,陆振飞一愣。

    “你妈是这么和你说的吗?这么多年了,她果然还是不肯原谅我啊,也是我对不起你们母子俩,叶天,我真是你爸,我来看你了,可以给我点时间,让我解释下当年的事情吗?”旋即,陆振飞面色沉痛地说道。

    呵呵,陆振飞啊陆振飞,你还真是死性不改啊,罢了,看看你要做戏做到什么程度吧。

    “好啊,我听你说。”苏叶天坐在长椅上,点燃一根香烟。

    “咕咚。”陆振飞咽了一口唾沫,强行忍住问苏叶天要一根烟的冲动,他现在连烟都买不起了。

    絮絮叨叨了将近二十分钟,陆振飞终于把话说完了。

    “呵呵,你的意思是,当年丢下我妈,是你家里给的压力太大,甚至会威胁到我妈的安全,所以你是为了保护她,才忍痛离开她,对吗?”

    “对!”

    “你还说,这些年你都是一个人过,从来没有结婚,对吗?”

    “对!”

    “你还说,这些年,你从来没有忘记我们母子,无时无刻不牵挂着我们,对吗?”

    “对!”

    苏叶天的三个问题,陆振飞都毫不犹豫地点头。

    “呵呵。”

    喀!苏叶天冷笑一声,陡然将烟头摔在地上。

    “既然你担心我妈的安全,为何当初忍心让她挺着个大肚子,在大雨中站一天,她晕倒在全是车的马路边时,你能扭头就离开!!”

    “我。”陆振飞语塞了。

    “你说你这些年都是一个人过,从来没有结婚,那那个叫马婷的贱人又是谁?你在五湖市棚户区租的房子里住的,不是人吗?”

    “你,你怎么知道的。”陆振飞慌乱了。

    “还有,你说你从来没有忘记我们母子,无时无刻不牵挂着我们,为何这些年没有支付过哪怕一块钱的赡养费!!”

    “我,我没有啊!没有怎么给!!”陆振飞辩解着。

    “所以你舔着张b脸回来了,知道我妈现在有钱了,当老板了,想回来当寄生虫,毁了她的人生,还要继续吸干她的血,被她拒绝了,你就想在我这里当突破口,欺我年少,是不是?”苏叶天停在陆振飞面前。

    陆振飞此刻是彻底凌乱了,他没想到苏叶天竟然如此敏锐!

    “叶,叶天,你听我说,你误会我了……”

    “误会你妈b!”

    苏叶天直接揪住陆振飞的领子,一拳将他夯倒在地,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之后,整理下衣领,扬长而去。

    他早就想这么做了,见到这个男人之后,狠狠地,狠狠地揍他一拳。

    不过他这一拳是用左手打的,如果用右手,陆振飞毫无疑问会被打成渣渣。

    苏叶天走后,陆振飞腮帮子已经肿成个西红柿,但他却捡起苏叶天之前丢在地上扔未熄灭的烟头,放在嘴里大口吸着。

    “妈的,这小兔崽子,竟敢打老子……真是反了天了,咳咳!这烟真好抽!”

    离开学校之后,陆振飞走在大街上,正想着如何弄点钱吃饭时,一群打扮奇异的人,突然挡在他身前。

    “各位大哥,我没有钱啊,真没有。”以为是抢劫,陆振飞慌张道。

    “你和苏叶天,是什么关系。”而他面前的一人问道。

    “什么关系都没有啊,不认识他。”怔了片刻之后,陆振飞眼珠一转,回答道。

    “呵呵,既然不认识,干嘛去学校找他,我劝你老实回答!”那人将匕首顶在陆振飞脖子上。

    “我是他爹,别杀我,别杀我!”陆振飞慌忙回答。

    “带走!”

    陆振飞被带走之后,那人打电话给刘子乔。

    “子乔先生,有意外地收获,我们在四海市抓住苏叶天的生父陆振飞!”

    “哦?可以当作威胁苏叶天的筹码,谈判一下,但先不要暴露你们的身份,明白吗?”

    “明白!”

    晚上,苏叶天收到一条照片,陆振飞被铁链捆住,遍体鳞伤,不多时一通电话打来了。

    “你应该知道,你父亲此刻在我手上,如果想让他活命,就答应我一个条件。”

    “不用了,撕票吧,杀掉后拍张照给我,谢谢啦!”

    嘟!苏叶天平静地说完,就把电话挂断,对方一脸懵逼。

    “你到底做了什么孽,让你儿子变成这样了?”打电话的男子,问陆振飞道。

    “我怎么知道那小子能那么绝啊!看到我的脸了吗?就是给那个孽种打的!你们去打他吧,不要继续打我了!算我求你们了,你们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陆振飞哀求道。

    “看来威胁是行不通了,就按照原计划,先调查他的情报吧,这个点他差不多要放学了,王道友,用你的能力追踪他!”带头男子看向不远处头带道巾,身披道袍的男子道。

    那道人将一张符篆放在桌上,那道符中央有一只眼睛图案,但那图案上的眼睛,此刻是紧闭的,只见道人咬破手指蘸取一点鲜血在上面,双手掐诀。

    喀!

    红光一闪,符篆中央那只闭阖的眼睛,突然睁开,但是道人的一只眼,却缓缓闭上!

    咻!狂风大作,符篆遁出窗外。

    “妈呀!这是什么神通,吓死我了!”陆振飞惊呼一声。

    “呵呵,茅山飞眼符,滴血开眼,可与施法者视野联共,乃侦查情报不二之选,不愧是王道友!”带头男子笑道。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又为什么要对付那个小子?”陆振飞颤声问道。

    “因为那个小子,惹了他不该惹的人!”带头男子冷笑。

    此时此刻,红旗l5轿车上,苏叶天望着窗外,沉默不语。

    “又是这副表情,遇到什么烦心事了吗?”露娜小姐问道。

    “没有,碰到一些烦人的苍蝇罢了。”苏叶天说道。

    “哦?”露娜小姐秀眉微挑,但没有继续发问。

    车子快要驶入天域山庄所辖区域了。

    “嗯?”苏叶天突然发现了什么。

    “怎么了?”

    “呵呵,停车,我们有客人到了。”苏叶天微微一笑,视线穿透车顶,锁定了在百丈上空飞行着,与夜色一体,毫不起眼的符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