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10章 四海风起,三江市的来客!
    “你确定,真的要说吗?”苏叶天认真看着王姿淇的眼睛说道。

    “嗯,我就不信,你这一次还能说对。”王姿淇大眼瞪着苏叶天,不甘示弱。

    “真空。”苏叶天低了低头,然后轻轻吐出这两个字,而王姿淇面无表情。

    “下一个问题,我最喜欢的化妆品牌子是什么?”

    “没有,天然的美女,从来不需要化妆品,不过……你喜欢的护发素牌子,我倒是。”

    “最后一个问题,我乳名叫什么?”王姿淇打断苏叶天的阐述,继续发问。

    “小丫。”苏叶天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王姿淇深深地看了苏叶天一眼。

    “上车吧,我送你回学校。”

    学校门口,苏叶天下车了,但王姿淇望着他的背影,心乱如麻,她来找苏叶天就是为了问这三个看似莫名其妙,实则富有深意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王姿淇为了刁难苏叶天,刻意今天没穿底裤,但苏叶天能猜对,若他没有透视眼,说明他对自己的性格,把握地非常彻底。

    第二个问题,苏叶天知道她从来不用化妆品,却知道自己用护发素,说明他对她的生活习性特别了解。

    至于最后一个问题,她的乳名,从来没有和任何外人提及过的,苏叶天却连这个都知道。

    她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她和苏叶天是在哪里相识的,他为何对自己了如指掌,自己却对他一无所知。

    “就如同前世他与我是故人,轮回转生,却只有我被剥夺了记忆,好不公平的感觉啊。”

    “不过,总算搞清楚他不是怀着特别目的调查我的跟踪狂,了却一桩心事,回头卖力工作吧,应该不会再和那种家伙见面了吧!”王姿淇嘀咕着,就欲发动车子离去,突然看到副驾驶座上,苏叶天留下的一张纸条。

    纸条上写:警花姐姐,友情提示,以后穿裙子不穿底裤时,千万不要站在玻璃板上,连多少根毛我都看得一清二楚哦!

    王姿淇猛然想起,金门大桥的边缘,正是玻璃桥板!

    咔!!

    她直接将纸条攥成一团,脑门鼓起黑线,胸口因为薄怒而不住地起伏着。

    “呵呵,这样啊,原来是这样子的吗?有趣的小子,下次见面,你给我等好了瞧吧!”

    叱!!

    王姿淇猛踩油门,车子蹿了出去,但她嘴角却勾起一抹明媚的笑容,不知为何,今天她感觉挺开心的。

    三江市,某地下赌坊,陆振飞眼神空洞地回到街上,从苏叶那里得到的一万块钱已经输得一干二净了,他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坐在绿化带的护栏上,他抽着一根劣质烟,神色茫然地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苏叶那女人,看来已经彻底免疫我那一套了,明明那女人当初对我言听计从的,混账!混账!一副女总裁的派头,当初还不是被我上过,搞大了肚子!!混账!!”心有不甘的陆振飞,烦躁地踢着柏油马路,突然他想到了什么。

    “对了,孩子,苏叶没把那个孩子打掉,我记得那孩子叫什么来着?对,苏叶天啊!妈的,竟然跟那女人姓,明明是我陆振飞的种,要姓也该跟我姓才对啊!!呵呵,但无妨,法律上的血缘关系在那,那小子现在也就十七八岁,应该是很敏感的年纪,比苏叶那个浑身带刺的女人,要好搞定的多,可以作为一个突破口啊,要是他站在我这边,苏叶搞不好也会跟着妥协的。”

    “苏叶现在不仅仅有钱,保养得也好,妈的看起来年轻漂亮,还有当年没有的韵味,比马婷那过气的花瓶不知强了多少倍,非让你回心转意不行,我以后的美好生活,可就靠你了啊,四海市,走起!!”陆振飞得意地笑了起来。

    但这才发现,自己在赌场中输光了所有,根本连去四海市的车票都买不起!

    他绞尽脑汁,坑蒙拐骗,还是在当天夜里,坐上了去四海市的公共汽车,要去找苏叶天。

    前后相隔没多久,另一路人马也踏上旅途,是刘子乔派去的!

    从史孟菲那里,刘子乔总算是知晓了苏叶天的近况。

    知道苏叶天不仅仅是和龙三关系密切,个人也拥有极其恐怖的身手,轻易打倒数十名持械青年,甚至可以在全副武装的海盗群攻之下,保护众人不受伤害,最令刘子乔震惊的是,苏叶天竟然拥有私人武装直升机,这可不是有钱就能有的东西,而是权势!

    但以上这些,都不是刘子乔最最在意的,他最最在意的,是在暗中保护着苏叶的那位道尊级强者,极有可能和苏叶天存在关系,甚至就是他安排的也说不定,但那位道尊具体到底是什么来历,修得是哪一门的道,这将对即将赶赴三江市的刘子乔之师尊鬼头佛至关重要。

    刘子乔为了万无一失,他必须掌握到这个情报。

    他自然不觉得那个人会是苏叶天本人,地点时间都不吻合,而且苏叶天不过是个十七岁少年,就算修道,估计连入门都不到,怎么可能具备堪比‘道尊’的道行,顶多是个小成的武者吧,史孟菲头发长见识短才大惊小怪的。

    鉴于苏叶天本身小有战斗力以及有龙三庇护这一点,刘子乔派去的都是些奇人异士,又鉴于苏叶天可能和军方之间存在关系,行动的宗旨是不轻举妄动,搞清苏叶天底细,在暗中观察找寻可乘之机,待时机成熟,便将他打败,掳走,继而套出有利情报,或者干脆以他为诱饵,威胁苏叶。

    这天,苏叶天正在教室中上自习课,班主任张怀玉神色怪异地走入教室。

    “那个,苏叶天同学,你父亲,想要见你。”张怀玉说道。

    唰!

    一瞬间,全班同学都震惊了。

    他们大多都对苏叶天家里的事情有所耳闻,知道他母亲曾被抛弃,他就是由母亲拉扯大的。

    “叶天。”同桌杨自然,有些担心地看向他。

    “哦,知道了。”苏叶天淡淡地应一声,没有愤怒,也没有热情,没有任何情绪化,板着一张扑克脸起身,双手插兜走向教室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