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09章 他是一个,扶不起的男人!
    陆振飞信心满满地打算挽回苏叶,却连她的面都没见到,就被在暗中保护苏叶安全的龙七手下抓住了。

    “天哥,我们在苏叶女士公司的地下车库抓住一个鬼鬼祟祟的男人,自称苏叶女士旧爱,请问要如何处置?”龙七马上联络了苏叶天。

    “叫什么?”

    “陆振飞。”

    “呵呵,脱光了扔天桥底下!”苏叶天冷笑一声。

    就这样,三江市天桥底,陆振飞醒来时发现自己被扒得精光,钱包,银行卡,身份证,手机全部都没了,他茫然地游走着,见不远处一名乞丐正在睡觉,他悄悄拿走对方盖在身上的破旧军大衣,还有面前的破碗。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苏叶乘车回家,看见路边一名乞丐在乞讨。

    “扎娜,停车。”苏叶走下车,从钱包中拿出一张二十元的钞票放在乞丐面前的破碗里,正欲转身却愣住。

    “陆振飞,你怎么在这里要饭!”

    苏叶在三江市的家。

    陆振飞洗了个澡,换上一身干净衣物,坐在沙发上,落魄不已。

    苏叶站在桌前望着眼前这个落魄的男人。

    “陆振飞,说吧,你是怎么沦落到,在大街上当乞丐的。”苏叶站在两米开外,皱眉问道。

    “小叶,其实我这次是来找你的,想看看你过的好不好,但是却被一伙穿黑衣的男人打晕,醒来时就在天桥底下了,身上什么都没了。”陆振飞可怜兮兮道。

    “既然你什么都没了,那你那身军大衣和破碗,又是哪里来的?”苏叶冷笑。

    “我……顺走一个乞丐的,我想既然要见你,总不能,光着屁股吧。”陆振飞不知羞耻道。

    苏叶鄙夷地看着陆振飞,更感叹自己年轻时不懂事,看错了人。

    “说是来看我,其实就是想要两个钱花花吧,告诉你不可能的,明天我给你买好车票,再给你饭钱,回去和你老婆好好过日子吧,不要再渣下去了。”苏叶冷漠地说道。

    “小叶,这次你真误会了我,我不是来找你要钱的,是来和你复合的!”陆振飞迫切道。

    “哈哈,复合?”苏叶就好像听到本世纪最好笑的笑话。

    “对啊!我是真的后悔当年所作所为,让我补偿你好吗?你这么优秀的女人,要找男人很容易吧,但你却没有,难道不是放不下我吗?”陆振飞发动情感攻势。

    “那你老婆怎么办?”苏叶强忍着内心的愤怒,问道。

    “离婚呗,那个女人连你一半都比不上,背地里不知道给我戴了多少绿帽子,我早就不想和她一起过了!所以小叶,我们重新在一起吧!”陆振飞还道苏叶内心松动,遂趁势追击。

    “陆振飞,送你三个字——滚犊子!”

    苏叶忍无可忍,一指门口,下了逐客令。

    “小叶,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但女人不能没有男人,这么多年了你一定很寂寞吧,让我们回忆一下过去的甜蜜吧,小叶!!”陆振飞扑了上去,竟打算强行对苏叶动手动脚,但一只有力的手钳住他的手腕,扎娜挡在身前,冷冷看着陆振飞。

    扎娜说她没有地方住,苏叶就让她和自己住在一起了。

    “是谁,这个男人是谁,嗷嗷!放开,我的手快断了!!”陆振飞将扎娜认作了男人,后者手稍微加力,他就疼得惨叫起来。

    “陆振飞,拿着着这一万块钱,从此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咣!

    大门关闭,陆振飞被撵了出去,他爬起身来,将地上的一沓钞票捡起,揣入怀中。

    “手真tm痒痒,哪里有赌场啊,真想赌一把……”他嘀咕道。

    三江市,刘家,钱涛再一次和刘子乔见面了。

    “钱涛老弟,你怎么又落魄成这个样子?”

    “唉,出了点事,赔了很多钱,我家里很生气。”

    “哦,不知你听说了吗,那个龙三,又活了,不如说,他一开始就是假死,我们都被算计了。”刘子乔沉着脸道。

    “什么!?”钱涛登时双目圆瞪。

    刘子乔此刻内心无比凝重,接到龙三活着的消息后,他马上联络当初派去杀他的那位降头师,但后者却失联了,这是以往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可能性只有一种,那降头师,死了!

    一位飞头降修炼到第二层的降头师,是不可能被一般人干掉的,说明,对方,同样有擅长道法之人,且道行远在那降头师之上。

    “钱涛老弟,这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了,你一直想整治的那个小子,到底是什么人?”刘子乔掐灭了香烟,问道。

    “他叫苏叶天。”

    “苏叶天!?那他妈是不是叫苏叶!!”

    “你知道!?”

    刘子乔和钱涛,面面相觑,至这时方才发现,他们各自的敌人,竟是同一路人!

    “等等,针对龙三的行动失败,如果和苏叶天有关系的话,那针对苏叶的行动失败,难道也……”刘子乔突然倒吸一口凉气。

    他此刻如梦初醒,开始意识到被他一直视作无关紧要小角色的少年,也许身上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钱涛,把你了解的所有,关于苏叶天的情报,统统告诉我!”刘子乔皱眉道。

    “子乔哥,这个就让我来告诉你吧,今晚咱们深入交流一下。”史孟菲穿着超短裙走了过来,神色妩媚道。

    这天苏叶天正在学校里上课,却接到一个意想不到的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他怀着复杂的心情来到学校门口,看到停在那里的红色雪佛兰轿车。

    这是王姿淇个人的车,在她不出警时,开的便是这辆,车上的王姿淇没有穿制服,而是一身干净衬衫,配深色长裙,头发梳成单马尾,额前流海向两边梳着,干练中多了几分邻家姐姐的感觉。

    “呦,警花姐姐要见我,传唤我过去不就好了,何必亲自前来。”苏叶天打趣道。

    “少贫嘴了,上车。”王姿淇冷艳地说道。

    苏叶天上车之后,王姿淇一路西行,车子停在四海市金门大桥上,王姿淇手扶着桥栏杆,眼中映着湖水,格外安逸静好。

    “说吧王警官,在我上课的时候,把我带到这种地方来,如果不是相信你的为人,怕我真得报警,以免曝尸荒野,无人问津。”苏叶天走到王姿淇身边,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

    “我之前说过,也许会找你作调查,但那个案子已经结束了,我也没有立场用警察的身份调查你,所以我想私下问你几个问题,希望你如实回答我。”王姿淇转过身来,认真地看着苏叶天。

    “好啊,你问吧。”苏叶天说道。

    “你知不知道,今天我裙子里面,穿着什么颜色的?”王姿淇沉吟片刻后发问,脸色罕见地一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