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08章 叶天生父,陆振飞出现了!
    扎娜看向露娜,露娜点了点头。她不再犹豫,攥起拳头便向苏叶天打了过去,啪!只见苏叶天轻轻一抬手,便挡住了扎娜的拳头,后者神色蓦然一惊,虽然这一击她怕把苏叶天打死而未用全力,却没想到会被如此轻易便挡下。

    她终于意识到,眼前其貌不扬的少年,并非等闲之辈。

    “怎么?这种软绵绵的拳头,可打不疼人啊。”苏叶天说道。

    “让我再来一次!”

    扎娜后撤一大步,看向苏叶天的眼神已经不存在轻视,她紧紧攥起拳头,筋肉发出爆豆之音,她踏裂地面,发出全力一击。

    轰!拳头击出音爆,那迎面而来的劲风,让苏叶天眼神一亮。

    “来得好。”苏叶天伸出右手,未催动任何内劲,也没有用任何御力诀窍,他要凭纯粹的肉身之力,来感受一下扎娜的拳头。

    轰!苏叶天手掌接住扎娜的拳头,脚下后退半步,感受着其上传来的力道,他不由一惊:这是何等怪力,近乎与未催动山纹之力的我持平,真是了不得!

    嗡!

    苏叶天右臂上隐于衣袖的山纹微亮,手掌轻轻一推。

    轰得一声爆响,扎娜噔噔噔倒退出五大步才站稳身子,拳骨隐隐作痛,手臂无力垂下,她难以置信地看向苏叶天,内心惊骇:他没有用内劲,力量和强度却能完全碾压于我,且看他气定神闲的样子,根本没有动用全力,如此年轻的少年,却拥有这等实力,怪不得就连露娜少尉都对他赞不绝口!

    “你,很不错,我,很满意。”苏叶天背着手,双拳顶在一起,对着扎娜赞许一笑道。

    “不敢不敢!倒是我狂妄了!叶天先生的境界,高过我太多!”扎娜小姐上前一步,敬了个军礼。

    “那今后,家母就拜托扎娜小姐照料了!”苏叶天说道。

    “那是我的荣幸!”扎娜点头道。

    就这样,性格沉稳可靠,能力出类拔萃的扎娜,被派到三江市,并通过了苏叶的面试,成为其秘书,当然履历作了一番改动,以免有让人起疑的地方,毕竟这是叶天瞒着母上安排的嘛。

    到了晚上,苏叶结束了工作,和儿子苏叶天通了电话。

    “叶天啊,最近如何?”

    “妈,我一切顺利,对了听声音你是在开车吧,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不安全吧。”

    “嘻嘻,不用担心,妈雇了一个新秘书小姐,特别靠谱,什么都会。”苏叶笑道。

    “哦,这样啊,男的女的。”苏叶天明知故问。

    “那还用说,当然是女士,男士多不方便啊。”苏叶笑道。

    “不过啊,虽然是个女士,却看起来比男士还有安全感,是个退伍军人,身手还不错,嘻嘻嘻,妈这次是没有后顾之忧了呢。”苏叶压低声音道,语气很高兴,就如同在海滩上找到贝壳的孩子一样。

    “嗯啊,那就好。”苏叶天会心一笑,不仅仅是在暗中保护母亲,还要让母亲有切实的安全感,他做到了。

    母子二人又寒暄一番之后,才依依不舍地挂断了电话。

    又解决一桩心事,苏叶天的心情格外爽朗。

    “叶天是和叶天的妈妈通电话吗?”睡在身边的唐蛮儿问道。

    “嗯呢。”

    “那叶天的爸爸是作什么的呢?”唐蛮儿瞪着大眼睛,问道。

    “额,八成在跟哪个不三不四的女人鬼混在一起吧。”苏叶天鄙夷地说道。

    “哇,叶天的爸爸,原来是个大混蛋啊!”唐蛮儿惊奇一声。

    那语气,那表情,却是把苏叶天逗笑了。

    “没错,就是个大混蛋啊。”

    唐家三姐妹都没有母亲,而三姐妹中,唯一没有母亲,也没有父亲的人,是唐蛮儿,但她出生在一个大家族中,得到的关爱并不少。

    “嗯啊,今晚还要继续练功吗?叶天。”唐蛮儿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苏叶天。

    “今晚就算了,劳逸结合嘛,睡觉吧。”苏叶天沉吟片刻道。

    “嗯。”唐蛮儿心满意足的一笑,闭上眼睛,依偎在了苏叶天的肩膀上,睡着了。

    苏叶天望着白白的天花板。

    “对了,从时间上推算,陆振飞和马婷那对狗男女,也快搞出些动静来了吧。”他目光冰冷地呢喃道。

    陆振飞,正是苏叶天的生父,在母亲怀孕后,将她无情抛弃,和新欢马婷双宿双飞了。

    此时此刻,五湖市某出租屋中,陆振飞和马婷,结束了驰骋,然后各自干着各自的,同床异梦。

    陆振飞是个花心男,曾经身价不菲,马婷是个拜金女,曾经是个尤物,两人一个看重美色,一个看重金钱,一拍即合,结婚了。

    可惜好景不长,陆振飞这些年因赌博输光了家产,又被酒色掏空身体,没有沾花惹草的资本了,马婷现在也人老珠黄,不复年轻,没有傍大款的资本了。

    所以两个人明明早就没有感情,索性凑合着过呗,也没离婚。

    但陆振飞,最近觉得受够了,这么多年,马婷也没有为他生下一儿半女,一点没有女人应有的贤惠,家务从来不作,衣服从来不洗,就连两人行房时,马婷也跟个死尸一样一动不动,一开始还配合着他叫几声,但现在连叫都懒得叫了。

    半夜,陆振飞一回头,就看见马婷面朝墙壁,摆弄着手机,不禁心想:妈的,这个臭婊子,又背着我勾搭些小白脸,以为我不知道吗?

    陆振飞不禁想起他曾经抛弃过的苏叶,听说她现在已经成了女老板,小有身家。

    那女人当初爱我爱得死去活来,连孩子都没有打掉,按时间推算,现在也十多岁了吧,据说现在还没有结婚,是对我还有感情吗?陆振飞心中盘算着。

    “马婷,明天我出一趟远门,可能过些日子才回来。”陆振飞对身后说道。

    “哦!知道了,晚些回来也没事。”马婷窃喜道。

    呵呵,老子就没打算回来,你就和你的贱男人苟合吧!陆振飞冷笑着。

    翌日,陆振飞刮干净胡子,理好了头发,用此刻仅有的钱,买了一身白色西装,和一张去三江市的火车票,连回程的钱都没准备,因为,他有自信挽回苏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